Lifestyle Economy——生活風格經濟體

2004.01.01 by
數位時代
Lifestyle Economy——生活風格經濟體
為了買公司耶誕party的禮物,跑了Ikea、玩具反斗城和Fnac,還看了各種線上商店的網站,無非是想湊出一些與眾不同的靈感,讓禮物能符合我...

為了買公司耶誕party的禮物,跑了Ikea、玩具反斗城和Fnac,還看了各種線上商店的網站,無非是想湊出一些與眾不同的靈感,讓禮物能符合我們同事的生活型態。有趣的是:這些地方滿滿地都是像是我這樣心情的人,而四、五年前卻並非如此。
我們的社會有了什麼變化嗎?
網頁永遠瀏覽不完、e-mail和簡訊也收不完,雖然有人抱怨資訊爆炸,但不可否認,數位時代是一個「人人都能見多識廣」的時代。照理說:「知識就是力量」,因此「生產力大幅成長」應該是數位時代的普遍特色,但事實不然,OECD統計,工業化國家的單位生產力每年平均只增加3個百分點左右,學者指出:生產力的成長除了仰賴知識,更仰賴各種社會關係的鑲嵌,一個知識豐富的老闆,沒有一群死心蹋地的主管、員工來合作,表現就不會比一個五專畢業、但魅力非凡的老闆好(譬如郭台銘)。

花錢圓滿你的生活風格

但「見多識廣」卻有一個意外的、集體性的副作用——它未必會帶來工作者「工作能力」的突飛猛進,卻幾乎保證工作者「消費意願」的日新月異。或許這樣說更精確:當我們見多識廣,我們就愈融入一個全球動員、每天動員的「生活風格經濟體」(lifestyle economy)中,由網頁、電影、MTV、MP3、廣告、新聞……這些全球流竄的訊息裡,我們固然攫取到一些有用於工作的訊息,但我們也更深層地(也更願意)浸淫到千百種「全球化中產階級」的生活圖像裡(由Tom Cruise到Peter Drucker都是),在這些圖像中,我們辨識、分類、認同於和自己習性(habitus)相近的世界性生活風格,並且通過不斷的消費來「完成」這種風格,以彰顯出自己在當下社會裡的「秀異」地位和身分。耶誕節前的商店賣場裡,那些幫你set好的禮物組,其實是很精巧地,鋪陳出給不同「生活圈」(milieu)買家的生活提案。禮物表徵著我們「同屬共同美感品味」的一群,也同時區隔出和自己不同品味的人。
當然,在數位時代之前,社會同樣也有生活風格,但卻受限於地域的創造力和所得,更新的速度慢而且規模小,那是一個消費少、儲蓄多的社會,但到了數位時代,我們可以想見當全球的創意商人分分秒秒、集體地來創作各種生活樣式,並且透過各種數位媒介來傳送給你,你「見多識廣」之餘,其實「入不敷出」的宿命鐘聲已經悄悄響起——我們並不只是在耶誕節前shopping,我們其實天天都在心目中和訊息裡的那個世界性生活圖像比對,隨時準備shopping,來逼近、圓滿化那個lifestyle。
所以,當George & Mary現金卡大風行,《慾望城市》影集裡凱莉的Manolo Blahnik高跟鞋全球賣到不行,貝克漢的髮型鼓舞了「愛美男人」新種族的出現,這些現象都是大啟示:如果沒有「生活風格」的塑造力,當代商業人可是很難在全球化消費社會立足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