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帳單上的道德紅利

2004.01.01 by
數位時代
消費帳單上的道德紅利
根據調查,願意贊助慈善機構或加入公益活動的絕大多數是女性。 為什麼女性願意為不認識的陌生人,甚至陌生的他國民眾付出善意與善款?除了以慈善為...

根據調查,願意贊助慈善機構或加入公益活動的絕大多數是女性。
為什麼女性願意為不認識的陌生人,甚至陌生的他國民眾付出善意與善款?除了以慈善為名,以回饋為念,或者為了積陰德,怕下地獄之外,還有什麼原因嗎?應該有吧?!
幾個未婚的女性好友在聚會時聊起個人的消費生活與經濟活動時,最讓彼此感到詫異的,是竟然不約而同的包括捐款、義工、認養國際貧童。而且,幾乎每個人都認養了至少兩個國際貧童(大家笑說這是兩個孩子恰恰好的世代餘毒),而且國家越偏遠越好,越名不見經傳越佳。
更有趣的是,竟有人堅持認養男孩子(重男輕女的觀念竟在慈善行為中復活?)。

慈善背後的秘密

為什麼這群崇尚自由與個人享受的未婚女子會認養「別人」的孩子?為什麼卻不想要有自己的孩子?或為什麼乾脆根本不要認養任何孩子?這群經濟獨立、生活自主的女性在想什麼? 怕麻煩?怕認真?
認養遙遠國度的陌生小孩,對於女性在心理層面的不生育愧疚有某種程度的自療意味,而又不需有具體的扶養照顧行為;而且對於體內「應該」仍保有奉獻無私的女性獨有母愛天份,恰好是完美的不負責舉証;加入慈善行為所提供的「好的虛榮」也是事業心。競爭性過度的表象平衡;更「實用」的是名不見經傳的國度,可以提供社交與談判時的過渡話題,甚至成為焦點(不是受捐助國家,而是發言的女子)。
這麼分析一件善行實在太過嚴苛,因為,事實上,的確有人獲得幫助。再說,有些人連幫助人的念頭都沒有,才應該被分析哪!

新的消費文化?

所以,焦點應該放在這些在當代消費世界中,當權的獨立自主女性在某些共同的私人「獨立」行為上所暗示的背後意義。
也就是說,「慈善」極可能成為打動這群被分類為某年齡層以上女性的新消費文化或產品訴求?「慈善」可能是這群女性每月消費帳單上不可或缺的道德紅利?「慈善」可能是對陌生的人、狗、貓,以及各種基金會、機構、聯盟,或以此為名的任何團體,所產生的某種隱性金融的連結核心?
非常有可能。
值得注意。
最後,對於為什麼不肯認養自己同胞小孩的原因,有此一說:就台灣目前的發展來看,這是政府該做有能力做卻不做的,人民做了就是掩護政府無能。再說,我們已經納了萬萬稅當作善款了,還要怎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