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振榮,退休在ACER歷史的最高點!

2003.12.15 by
數位時代
施振榮,退休在ACER歷史的最高點!
舞台上,以數位家電為概念的產品一字排開,一男一女在演著產品行動劇,但神情略顯緊張。 「這是我們同仁第一次粉墨登台演戲,台下都是媒體,燈光又...

舞台上,以數位家電為概念的產品一字排開,一男一女在演著產品行動劇,但神情略顯緊張。
「這是我們同仁第一次粉墨登台演戲,台下都是媒體,燈光又很熱,難免會緊張,表現不好請大家多包涵,當然這個導演也會回去檢討一下。」宏碁董事長施振榮向台下來自全球各地的媒體,一面解說宏碁接下來產品的規劃,一面也不忘為員工加油打氣。

理直氣壯 證明品牌價值

這一天,施振榮笑了,而且是打從心裡地笑了。「今天我們總算可以理直氣壯地向大家證明宏碁品牌的價值。」
11月24日,宏碁舉辦了公司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的全球記者會,參加人數超過百人,類似的大場面對施振榮而言並不陌生,然而,這次的活動卻格外有意義。
「這是我明年退休前的力作。」活動中,施振榮不只發表演講,對於每個行程細節,仍不忘一再提醒叮嚀,連一整本的新聞稿,都是施振榮親自校對。「施先生跟我們說,任何文稿一弄好,不管多晚,都要馬上通知我。」宏碁品牌推廣部鄭雅齡直說,施振榮的活力,讓他們這些年輕後輩都自嘆不如。
孔子曾說:「30而立、40不惑、50知天命、60耳順。」放在施振榮的身上,竟有幾分貼切。
32歲那年,施振榮與包括太太葉紫華等四人,以2萬5000美元創辦了宏碁,自許要成為「微處理器的園丁」,積極推廣中文電腦。倉頡輸入法發明人朱邦復在他《智慧之旅》一書中便提到,如果不是施振榮的支持,與宏碁全體動員的協助,絕不可能把一個中文電腦「小教授」產品變成人盡皆知的大震撼。宏碁雖然不是第一個台灣投入科技界的人,卻是台灣科技業發展的重要起點,由宏碁開枝散葉的徒子徒孫不計其數。

一路走來 甘苦相隨

接下來的10年,宏碁公司正式由「Multitech」換成「Acer」,確立自創品牌的經營方向,不論是前進美國、贊助各類大型運動賽事,開發出令資訊業界驚豔的「渴望(Aspire)第一代」家用桌上型電腦,施振榮越來越清楚,自己的角色責任不是做出電腦而已,而是要把中國人帶上國際的舞台。
時常把「Me-too is not my style(跟隨從來就不是我的風格)」掛在嘴邊的施振榮,喜歡開創嘗試不一樣的事物。開創,就有未知的風險,也因此,宏碁一路走來,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邁入50歲的施振榮,不論事業、或是家庭都遇上了眾多的考驗。
1996年,美國市場失利,施振榮帶著大家「再造宏碁」,希望將追求擴張市場版圖,而忽略獲利的作法調整過來,1998年,施振榮又喊出「再再造宏碁」,拆分出五個次集團,放手讓林憲銘、李焜耀、王振堂、黃少華獨當一面管理,他自己則跳開來看,為接班布局、鋪路。
2000年年底,施振榮承認並行已久的製造代工模式的失敗,決心將兩大事業切割獨立運作,也放手讓明基創立自己的品牌。面對這樣的大轉變,施振榮難免有些不捨,但他也說,「讓大家各自努力,也許可以創出不一樣的一片天,台灣不是只有宏碁一個品牌好就好。」
而從小與施振榮相依為命的母親,在2001年9月過世,加上他自己近來也有心血管方面的毛病,更讓施振榮的生命多了分豁達,「該有的都有了,我現在所想的,就是怎麼樣把我的經驗,分享給更多人。」

勇於認錯 行事變幽默了

27年的資歷,讓他成為全球科技業在位最久的CEO,從一開始的電腦製造,到近來強調的品牌服務,施振榮本身的行事風格,一如他所提出的微笑理論,嘴角的神經放鬆了,人也變得更幽默了。
「德國有雙B,台灣有A(Acer)、B(Benq)。」近在多次公開場合的演講中,施振榮談著他對台灣品牌的期許,許多人乍然聽到這樣的形容,都不免莞爾。
「領這個獎是很高興,又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可能是宏碁過去一直沒把事情做好,所以讓台灣人談到品牌都感到害怕。」施振榮在今年10月從總統陳水扁手上接下「台灣品牌特殊貢獻獎」時,自己打趣地說道。
「2000年的時候,我們的確是頭昏了,事情沒有想得很清楚,就跟著潮流一起瘋網路,所以我們繳了很多學費,也嘗到教訓,這種事以後不敢做了。」11月24日的全球記者會上,大方的調侃自己的判斷有問題。
「做錯了,就要認輸。」施振榮坦然地表示。

退休之後 最想當講師

兩鬢已白的施振榮,不只是企業家。他更期許自己是一個台灣科技業的推手,施振榮從不吝於分享他對經營企業的心得、世界的觀察,對於後進更是大力提攜。
在業界流傳著這麼一個小故事。當年,原是宏碁員工的童子賢、徐世昌、謝偉琦、廖敏雄,向施振榮表達要外出創業的意念,施振榮心裏雖有些失落感,但他沒有開口挽留,也沒有說什麼讓離職員工擔心、害怕的話,只是中肯地告訴這四個年輕人:「腦袋裏的東西是你們的,我留不住,就儘管帶走吧,但要小心處理公司機密文件以及相關資料,以免日後產生知識產權上的糾紛。」1990年愚人節的第二天這四人正式成立了華碩,發展到今天,華碩不僅成為一流的科技公司,在品牌的表現上,更是與宏碁互有千秋。
惠普科技台灣分公司董事長何薇玲,近期在一場公開演講中也對施振榮崇敬有加。「11年前我初入業界,當時只知道兩個人,其中一人就是施先生,他當時抽空接見了我,這對我有很大的鼓勵作用。」
「我現在有閒有錢,我可以做很多別人做不到的事。」施振榮談著他明年退休後的計劃,「最想做的就是到外貿協會當講師!」
多年來,在媒體強烈的鎂光燈下,施振榮的形象鮮明,成功時,大家傾聽他成功之道;有困難時,大家也想看他如何安度難關。
這個勇於創新、也勇於認輸的企業家,就算明年退休在即,他的身影,不僅不會從台灣的科技界消失,甚至我們會看到一個老來俏的科技頑童,為社會撒下更多的創意種子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