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免洗筷」軟體工程文化

2020.10.08 by
蕭瑟寡人
蕭瑟寡人 查看更多文章

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台灣的「免洗筷」軟體工程文化
shutterstock
IT、RD兩者在組織內和專案上扮演的角色截然不同,自然工作思維也不同,不該作為「都是弄電腦的」混為一談。

讓我們聊聊軟體工程團隊內的專業分工。在台灣,軟體工程師最常被稱為RD(Research & Development)或是IT(Information Technology)。工程師的團隊,在公司內常被稱為「技術部」或「工程部」,由公司其他團隊拋出需求給工程師處理。另外,跟大家討論需求,然後幫工程師排工作、追進度的,統稱「PM」(專案經理)。

很多的上市公司、中小企業和新創公司,組織編制都差不多,故此,在台灣的職場拋出「RD」或「PM」的職缺,各會有同質性相當高的人選們來應徵。

進一步而言,這種軟體工程編制算是相當陽春且專業度低,長久下來多會對組織造成負面影響,問題出在這種編制下「組織角色」很模糊。

RD跟IT在同一家公司內的作用是完全不同的,若隨便把RD當作解決方案工程師用、或是RD當IT用的作法,是有失專業的做法。
shutterstock

職務都叫「工程師」,角色卻差很多

如果今天公司內的工程團隊都是RD與PM的編制,那今天客戶碰到問題,PM整理問題和要做的事情給RD做;公司內部要開發新的功能(feature),也是PM整理給RD去做。如此一來,大家要不是沒有想清楚,就是認為「RD不就是寫Code嗎?其他的事情都是PM的事」。

推薦閱讀:工程師與專案經理的摩擦

這當然就是問題所在,大家職務可能都是工程師,但是在專案中的角色不可能只有一種。正常來說,一個人的「角色」,是相對於情境和面對的對象。同一職務的人,在任何專案中,都很有可能扮演多個不同的角色。

聽「RD」的中文就是「研發」,排除純學術性的研究工作後,大部分公司內的RD工程師,負責的業務很多都與產品管理相關。當產品程式碼紊亂,需要整理或是改寫(清理技術債,repaying tech debt),或是產品運作速度太慢需要調校(最佳化,optimization),在這種情況下,專案的需求方就是PM或是其工程管理者。

RD工程團隊主要是以軟體開發為主,一般來說更講究工程流程管理、技能培訓、品質控管以及發布管理。這些工程管理的面向,在台灣科技公司中很少落實,但這已經超出這次的討論篇幅。

說到IT部門,在很多公司內也稱MIS(管理資訊系統)部門。不管是在做IT還是做MIS,這部門的工程師目標不是軟體開發,而是在做採購評估和系統整合。

打個比方,幫公司採購辦公軟體、設置帳戶、串接ERP(企業資源規畫系統)、設定VPN(虛擬私人網路)等,都是落在IT部門內。

IT部門正常而言,需求方是公司的其他部門,意思是IT部門作為公司其他部門資訊服務的提供者。通常IT部門沒有什麼PM,因為流程上比較線性,可以直接用很簡單的Issue Tracker(事務追蹤系統)來向公司其他部門「接案」,組織管理簡單許多。

由此可見,RD跟IT在同一家公司內的作用是完全不同的。很多RD這輩子根本沒碰過ERP,不會幫你設定網路;同時,很多IT寫的Code重點在於快速整合而非新功能,不應該被抓來當自家產品開發工程師。

況且,IT部門使用的工具如FileMaker、MS Access去做的整合工作,根本都是一般RD工程師不會去接觸的工具。

IT、RD大不同,混為一談有失專業

很多RD工程師的開發工作都是以自身系統的特性和限制為考量,打個比方,RD工程師可能會開發自然語言套件,但通常是解決方案工程師才會去了解Slack、臉書、LINE的Chatbot API如何去整合串接。當然,有些人會認為叫RD工程師去了解這些外部需求無傷大雅,但是這其實就在慢慢侵蝕一位工程師在組織角色的專業度。

這些不同部門的工程師,不單對應的需求方不同,團隊編制也大相逕庭: RD部門通常都會由工程管理體系來領導,解決方案通常是由業務體系來領導,而IT部門則是由公司的營運體系來領導,不可以混為一談。

在新創團隊中,由於人手少、組織扁平,「一人身兼多職」沒什麼好奇怪的。

但是,已經籌了募資A輪的新創,或是更成熟的中小企業和上市公司,如果還是用RD vs. PM這種陽春的管理方式在管理工程師,那組織的營運效率,就差其他組織規畫更成熟的公司一大截了。

很多台灣老闆看待工程師的方式,就好像在看待「免洗筷」一樣:他們多半認為反正都是工程師,研發工程師會突然被老闆挖去見客戶、幫客戶解決問題,或是莫名其妙地被要求去開發一套內部的CRM(顧客關係管理系統)。

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當一個組織的規模發展到一定程度,應在適當情況下用合宜的人才解決問題。

為什麼拿「免洗筷」做為台灣工程文化的比喻?因為免洗筷可以夾、可以戳、可以剪,在老闆眼裡「什麼都能加減做」,事實上什麼也沒做得特別好。重點是免洗筷成本極低,且一雙筷子兩支長得差不多,不用計較那麼多,反正免洗筷隨時可以換。

這種文化可謂掩耳盜鈴。因為出了國際,若隨便把RD當作解決方案工程師用、或是RD當IT用的作法,是很不專業的。

責任編輯:陳建鈞

(本文內容同步刊載於《數位時代》第317期,2020年10月號雜誌)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