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文化的威力

2003.11.01 by
數位時代
酷文化的威力
上回筆者在數位雜誌專欄上討論台灣的「酷核心」後,馬上,在9月29日(2003年)的時代雜誌上,就登出一篇西方世界如何追逐「酷核心」的文章(T...

上回筆者在數位雜誌專欄上討論台灣的「酷核心」後,馬上,在9月29日(2003年)的時代雜誌上,就登出一篇西方世界如何追逐「酷核心」的文章(The Quest for Cool)。文章中提到「酷」是一件「令人難以追摸」(elusive)的事。如果「酷」這麼容易捉摸,現在在美國就不會衍生出一個特殊的新興行業:「酷探」。

**脫衣舞文化主流化

**
這篇文章中提到,美國現在各地充斥了所謂的「酷探」,超過一打的公司,例如Radar Communications、Teenage Research Limited及Teen People雜誌,都廣布觸角,雇用時髦的青少年,不時供給他們「酷」情報。Zandl Group是其中一個總部在紐約的公司,他們旗下有超過3000位年紀8歲至24歲的「探子」。這些探子週而復始地提供Zandl Group最新酷訊息,他們將這些訊息消化分析後,每二個月出版一份所謂Hot Sheet的報告,可口可樂,通用汽車等公司是他們的訂戶,每年訂閱金是15000美金。
時代雜誌記者問Zandl未來重要的酷趨勢為何?Zandl的回答是,「脫衣舞」,他預估脫衣舞文化在不久後,將會成為通俗文化的主流,他們不懷疑五年後,大家會在ESPN上看到脫衣舞秀。
奧美集團在紐約及倫敦也有這樣「酷探」公司。這個公司叫Crystal,他們旨在挖掘全球最前端(Lending edge)的品味、意見及行為。同時進一步將他們的發現提供給品牌,藉由其對酷文化的了解,來幫助這些品牌維持,或創造這些品牌在青少年或年輕文化上的領導地位,Crystal每年會出版一本所謂的Crystal趨勢年報,發表一年來的全球發現。

**同性戀文化主流化

**
Crystal在2003年的其中一個發現,是所謂的「同性戀文化主流化」。同性戀文化的主流化,非常象徵性地反映了主流思想的改變。這個所謂的「同性戀文化」,已不只是著墨於同性的戀愛關係,最重要的是,它伴隨而來的,讓整個社會都能認同的正面價值,例如modern clubbing(現代群聚現象)及對美的讚禮。在西方世界裡,已有主流品牌,(例如西門子、Versace等等),利用同性戀文化,建立文化前導地位,並得到消費者的擁護。
同性戀文化的主流化這個說法,在2001年12 月21日的經濟學人周刊中,一篇名為「Bridget Jones Economies」文章中,得到具体的證據。這篇文章提到「單身者」如Bridget Jones等人,其最大的影響力,在於塑造21世紀的城市文化和樣貌。有趣的是,比單身者更甚,同性戀者正以更有影響力的方式,塑造21世紀大城市文化,城市計劃者有趣地發現,一個城市同性戀者的比例,和此城市藝術化、多樣化、生動化,最有正面的相互關係。
到底什麼是「酷」? 在21世紀年輕人當道的今天,已經是一個「百萬問題」(one million dollar question),不只如此,它也正以驚人的速度發展成為一個「百萬行業」(one-million dollar industry)。酷文化之威力,不可小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