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款遊戲只有「文字」,卻獲多項大獎!解密新手團隊Team9從零開始的冒險故事

2020.12.16 by
陳君毅
整款遊戲只有「文字」,卻獲多項大獎!解密新手團隊Team9從零開始的冒險故事
蔡仁譯攝;場地提供:日星鑄字行
只有文字的遊戲是什麼?這款《文字遊戲》讓玩家透過重組、排列,體驗不同的精彩故事,背後開發團隊是由各路好手組隊的Team 9,他們的冒險也才剛開始。

《文字遊戲》是一個只有文字的遊戲,更精確來說,這是由文字建構出來的角色扮演解謎遊戲。

顧名思義,《文字遊戲》所有的關卡,一草一木、所有的房屋、吊橋或監獄皆是由文字組成,甚至玩家扮演的勇者——「我」,也僅是一個文字。在遊戲過程中,玩家可以透過重組、刪字、推字、併字來改變句意推進遊戲進度。

《文字遊戲》
玩家可以透過刪字、重組、併字,去推進遊戲、改變遊戲的走向。
《文字遊戲》嘖嘖募資頁面

現在遊戲市場上不乏故事格局龐大、畫面華麗炫目的大作,但開發出《文字遊戲》的團隊Team9僅靠著試玩版,就一舉獲得了2020巴哈姆特ACG創作大賽遊戲組與最佳創意組金賞,並入圍台北國際電玩展的Indie Game Award最佳遊戲設計、最佳遊戲創新。

更驚人的是,團隊中沒有人做過遊戲。

從筆記上的一句話,開始組隊做遊戲

玩家在《文字遊戲》中扮演的勇者,也只是一個「我」字。
蔡仁譯攝;場地提供:日星鑄字行

Team9實際上看起來也不像是做遊戲的團隊,從談吐、風格、氣質,甚至是工作方法來看,更像是一組藝術團隊。

時間拉回2014年,《文字遊戲》總製作人張文韋(首圖中)在筆記上記下了一句話:「A拿刀子殺了B」,開啟了《文字遊戲》的想像,「調換句子裡的名詞,整個句子的意思都會不一樣,就好像在玩文字遊戲。而且不論是《薩爾達》、《神奇寶貝》都是在格子上移動,如果世界上所有的文字也都在格子上移動,應該會很有趣。」

但這只是筆記本上的一句話,並不會自己變成遊戲,張文韋也還有其他事情要做,一拖就拖了2年的時間。到了2016年他才有空重拾這句話,用現成的遊戲開發工具做了demo版本,但又拖到了2018年,因緣際會把demo給好友、貝殼放大的共同創辦人黃威愷(首圖左)看,黃威愷馬上看見了這個遊戲的潛力,「概念性很強,在市場端絕對沒有問題,玩家可以很快速理解。」

不管是《瞞天過海》或是《全面啟動》,主角一一按照技能找尋所需的人才,最後一起幹了一番大事,一直都是這類型電影好看的地方。Team9的故事也一樣,張文韋與黃威愷開始了「組隊」的過程。

組隊冒險:文字、程式、配樂、美術一一到位

除了負責遊戲企劃的總製作人張文韋,以及懂行銷企劃的黃威愷之外,第一個加入團隊的是文字編劇陳育律(首圖右二),《文字遊戲》作為一個以文字為主題的遊戲,沒有比文字本身更重要的角色。

陳育律是文字自由工作者,曾獲得多次文學獎獎項,作品橫跨小說、新詩、散文,「看到demo就決定加入了。從我的角度來說,文學一直是單向的創作,讀者自我進行詮釋。但如果在這個遊戲裡,文字是一種互動,讀者不只詮釋,還能參與、改寫。」

要做遊戲,想當然爾需要程式設計師,「但那時候滿天真的覺得,現在這麼多遊戲開發的工具,程式就自己寫好了。」黃威愷笑著說,他那段時間便嘗試自己寫程式,結果以失敗收場,「但後來發現,原來工程師就在身邊啊。」

黃威愷指的是臨時加入的張文瀚(首圖右),其實他就是張文韋的弟弟,「那時候覺得看起來很簡單.......他們就要我做一個demo,我剛好也想說可以當個side project。」張文瀚說道。因此他成為團隊內唯一的工程師,一肩扛起整個遊戲開發的程式工作,在此之前,他是接案工程師,同時也是清華大學藝術學院的兼任講師。

而雖然《文字遊戲》僅靠文字組成,在聲音方面並沒有妥協,反而需要更注重聲音的細節,讓玩家能有更多的帶入感,找來了2020年金鐘獎最佳聲音設計得主團隊中的配樂師黃鎮洋,過去的作品包含《罪夢者》、《怪胎》。

ASCII風格,同樣由文字組成的圖案,也是《文字遊戲》中的重要表現手法。
《文字遊戲》

最後則是負責動畫與美術設計的邱梁鈞(首圖左二),《文字遊戲》有許多由文字組成的動畫,像是過往ASCII風格的設計,皆是由他所製作。

到這邊,Team9的組隊算是告一段落,這支團隊有一個共通點,所有人都有豐富的接案經驗,各自的作品也絕對不算少,但對於遊戲開發還是會害怕。花了一些時間製作了第二版的demo後,團隊帶著作品去參加了簡稱為「增肥聚」的「不正經獨立遊戲冒險者增肥聚會」,給「真正的」遊戲開發者玩過之後,獲得很多好評,才真正讓團隊下定決心全心投入開發。

打破第四面牆的後設設定,玩家可以期待遊戲最終的大翻轉

Team9的冒險故事現在也只能講到這裡。

因為《文字遊戲》仍在開發中,在2020年11月於募資平台嘖嘖上展開募資,截至目前的募資金額為新台幣150萬元,完整遊戲預計於2021年5月登場。

試玩版下載請點我

試玩版也釋出給玩家體驗,從中可以發現,遊戲帶有後設成分存在。後設即為所謂「打破第四面牆」設計,最直觀易懂的例子就是經典電影《楚門的世界》,觀眾最後才會發現劇中劇的安排。

《Undertale》是一款能讓玩家重新思考RPG本質的遊戲,會隨著玩家每一個選擇有不同的進展與結局。
Reddit/BlueMobius

Team9團隊熱愛這個概念,喜歡劇情在最後神來一筆大翻轉的驚喜感,如《Undertale》、《時空輪迴》這類型的遊戲都是他們共同的熱愛,而《To the Moon》、《Papers, Please》、《史丹利的寓言》則是給予團隊靈感的代表性遊戲。

《文字遊戲》預計將於遊戲平台Steam上架,也有中國代理商有意代理至中國,「一開始設定的目標就是整個華文市場,部分華人看繁體的確比較吃力,我們也預計有簡繁互轉的功能,如果他們看不懂也能轉換。」張文韋說。

雖然遊戲還沒製作出來,一群各自擁有不同技能的人湊在一起總是有些火花,他們已經想得相當遠。對這個非典型遊戲製作團隊來說,遊戲更像是發揮創意的載體,如果有其他的載體,他們也相當願意嘗試,「像是密室逃脫、實境或展場體驗,有機會的話也都會嘗試看看。」張文韋說。

勇者與志同道合的隊友向共同的目標發起挑戰,永遠都是最熱血的劇情。《文字遊戲》製作團隊Team9現在也走在王道的劇情當中,冒險才剛剛開始。

責任編輯:錢玉紘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