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投資銀行的神祕面紗

2003.09.01 by
數位時代
揭開投資銀行的神祕面紗
金融的核心業務就是投資銀行業務,台灣若能發展投資銀行業務,便能提高競爭力,」這是新上任的財政部政務次長楊子江,面對新職最大的願景。 放眼台...

金融的核心業務就是投資銀行業務,台灣若能發展投資銀行業務,便能提高競爭力,」這是新上任的財政部政務次長楊子江,面對新職最大的願景。
放眼台北街頭,商業銀行林立,三、五步距離就有一家券商,而專做一般消費者「零售生意」的金融機構,營業額以及獲利能力,往往遠不及隱身於帷幕高樓裡,行事神秘低調的投資銀行。
國際投資銀行為知名企業赴海外籌資發行DR(Depositary Receipts,海外存託憑證),或是為跨國企業收購其他公司所經手的資金規模,單一個案便高達數億美元,這些在金融圈總被冠上「教父」或「金童」級的投資銀行家,個個身價非凡。

**超級任務1
獵錢~為客戶募集龐大資金

**
究竟投資銀行是做什麼樣的「生意」?賣什麼樣的「商品」?才能夠從中創造高額獲利?起源於美國的「投資銀行」,過去寬鬆的定義是指在傳統商業銀行業務中,兼營股票買賣和承銷業務;在歐洲的投資銀行,則被稱為「商人銀行」(Merchant Bank),初期以專業化方式經營匯票承兌業務,進而衍生至證券承銷與一般業務。
隨著金融環境快速改變,現代投資銀行業務更加多元化,除了推出新金融商品,也從事購併、創業投資、資產證券化等業務,成為金融創新重要的推手。
投資銀行在資本市場中扮演著資金中介角色,做為投資人和發行公司資金的橋樑。簡單來說,就是在客戶需要資金的時候,提供客戶「獵錢」服務。
許多龍頭科技公司至海外建廠、拓展版圖,走向全球化布局的投資生產過程中,屬於資本密集的科技公司,需有龐大資金,除了向本土銀行爭取聯合貸款外,有愈來愈多的公司嘗試到海外資本市場募集資金,例如透過發行海外存託憑證(DR)、可轉換公司債(CB),甚至直接到美國股市掛牌上市等模式;而科技公司赴及海外募資成功的案例,鼓舞了其他產業如遠東紡織、中鋼以及第一金控公司等中大型公司跟進。
國內企業大費周章委託在海外市場發行有價證券,其實功能有二,一是希望透過好價格與募集規模,取得更多資本;其二則是將自己的公司推上國際舞台,以取得國際投資人的認同,提昇公司價值。而居中扮演承銷角色的投資銀行,必須精準掌握市場對承銷證券的需求,找到充足的客源來配售,以及訂定市場能接受的承銷價格。

**超級任務2
招親~為客戶安排購併事宜

**
除了「獵錢」,為企業「招親」進行購併(M&A),也是投資銀行近年來的重要業務內容。對於主動想要購併的企業,投資銀行會提供事前諮詢,瞭解企業希望透過購併達成的效益;再針對企業開出的「招親條件」到市場上去「狩獵」,篩選購併目標,探詢對方意願,以進行媒合工作。
在購併過程中,當雙方對於購併契約中的條件有疑慮,例如是收購資產還是收購股權、或採取增資換股還是直接合併、甚至收購價格的多寡,都是由投資銀行代表買方居中談判。此外,若企業在購併過程中,遭遇資金不足或是需要融資,此時投資銀行擅長的承銷業務,便可以「順帶」協助企業籌資。
在全球購併風潮下,嗅到商機的投資銀行,早已長期投入研究購併的潛在機會,除了接受企業委託外,更多時候投資銀行家會像個「獵鷹」,在商場上蟄伏盤旋、冷靜觀察,找到合適的機會就主動出手,並向公司提議融資收購。不論是證券承銷或是購併,其實投資銀行做的都是「無本生意」,而「服務與人脈」則是投資銀行能在市場上奪得先機的關鍵。
各家投資銀行背後都有堅強的研究團隊做為後盾,可以完整掌握市場脈動,因為市場若有些許風吹草動,都會影響每個交易案成敗,以及交易價格的高低,若價格不理想,也將直接影響投資銀行可收取的佣金與承辦費用。
因此投資銀行是個「結果論成敗」的行業,不論撮合的過程有多辛苦,研究人員如何的不眠不休,一旦有任何閃失,所有的努力都會化為烏有,「只有成功的案子才能吸引企業與投資人青睞」。

**超級任務3
卡位~重兵集結亞洲地區

**
過去一年,愈來愈多的投資銀行家往亞洲集中。JP摩根日前發布的調查顯示,受到大環境復甦不確定的影響,今年上半年全球企業購併案件與金額相較去年同期衰退;但亞洲地區的企業購併案件,不論在交易金額與件數上則雙雙創新紀錄,成交金額佔全球總成交金額20%。
在成交筆數上,根據Thomson Financial的統計,今年上半年亞洲地區佔全球的比率從去年30%躍升為40%;至於承銷業務,國內券商預估,今年企業赴海外的籌資計畫,總金額至少100億美元。面對龐大商機,除了大家熟知的美系投資銀行之外,更多目前位居二線的歐洲投資銀行,也重兵集結在香港或新加坡,準備好來台爭取客戶。
出身工業銀行的楊子江,也看到了國際投資銀行正在爭食這塊大餅,許下發展投資銀行的宏願。事實上,不少台灣金融機構,也曾夢想要做「中國人的投資銀行」,但是卻遲遲未見表現。
原因何在?「過去太過保護本土券商,而現在又過度發展消費金融,早就喪失了機會」,一位曾在外商投資銀行服務的資深金融工作者指出,「最根本的原因是,本土金融機構中沒有人才可以做跨國性交易。」而人才正是投資銀行的命脈,縱有美好願景,但是面對外資派遣精兵入侵,或許財政部應該更貼近市場,關心真正的結構失調問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