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新世界級企業的培養皿

2003.07.01 by
數位時代
中國是新世界級企業的培養皿
中國的科技產業還相當混沌不明,給外界很不穩定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數位時代雙週》每年的中國科技100強,排名變動很大,永遠會有新的公司莫名其...

中國的科技產業還相當混沌不明,給外界很不穩定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數位時代雙週》每年的中國科技100強,排名變動很大,永遠會有新的公司莫名其妙進榜,舊的公司一聲不響出局。這就是中國,在一波波的發展中,總是不斷有泡沫,許多公司有短期爆發力,但持續力不夠;然而透過泡沫的沖刷,會有體質較好的公司留下,營收和盈餘會比較健康,絕對不能小看。
中國的市場規模巨大,複雜度又高,非常不容易經營,是台灣市場難度的好幾倍。但也正因為它的規模,自然而然會產生世界級公司。你看中國移動,手機用戶就有1億2000萬人,雖然它的ARPU(用戶平均收入)還是很低,但是乘上這麼多人,足夠讓它變成國際級的電信業者。
中國地域廣大,很多天然阻隔,通路就是一個大問題,效率很差。今年中國100強排名前面的,很多都跟行動電話有關;中國本地的手機品牌,因為掌握通路,所以產品賣得出去。這些公司的主要利潤來源,通常都在二、三級城市,這些地方國際大廠貨鋪不進去,像諾基亞、摩托羅拉,只能在一級城市賣,但這些地方競爭激烈,毛利率降得很低。中國本土品牌在一級城市以外,毛利率都拉得很高,有20%的穩定獲利,自然就養大一批衝得很快的手機品牌。
到現在,中國的科技業者都還是服膺傳統「貿、工、技」的路線,先求掌握市場通路,最後才考慮技術研發。這個策略非常成功,比如聯想就是這樣,它通路掌控的很好,到頭來把單子下給台灣廠商幫它製造,完全沒有不適應;聯想希望學Dell,它只要做好供應鏈管理和配銷工作,利潤很穩定,可以靠中國的規模變成世界級的公司。
不過WTO的遊戲規則,也會漸漸改變一些不合理的現象。例如神州數碼經營通路,現在中國的IT外商都要找它合作,這種趨勢如果擴散,將對中國本地業者造成衝擊,原來一些靠關係坐大的、體質差的公司會經營不下去。這也不是壞事。像今年的中國手機庫存,對一些公司就是很大的壓力;但度過這一波,存活下來的手機業者,實力會變成超強。
台商在中國培養的本地經理人,5至10年內會成熟,到時很有可能自己創業,回頭搶台灣公司生意。我覺得台灣公司近年來的轉型,似乎都陷入「鴻海迷思」當中,拚命追求營收成長,到頭來都被買方輪流殺價,卻沒想到或許有別的可能性,可以追求毛利率的提升、專精某個技術領域,或者發展品牌。中國的市場和崛起的競爭者,也提供台灣公司反省的機會,或許在這些刺激下,台灣電子業者有機會選擇新的成長模式,走出一條不同的路。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