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小工廠從黑手到高科技——上福的變身歷程

2003.06.15 by
數位時代
台中小工廠從黑手到高科技——上福的變身歷程
那一年王瑞麒剛過32歲,一個人在上福工業位於台中的廠房外獨自踱步,抬頭望著家族胼手胝足經營的小塑膠工廠,內心有兩種聲音交戰不已。那時候,彰化...

那一年王瑞麒剛過32歲,一個人在上福工業位於台中的廠房外獨自踱步,抬頭望著家族胼手胝足經營的小塑膠工廠,內心有兩種聲音交戰不已。那時候,彰化平原上雲集的鞋廠大舉遷徙至中國,上福正是利用塑膠射出技術生產鞋底、鞋跟,提供大鞋廠零件的眾多小廠之一,「當鞋廠都移去大陸發展,我們很痛苦地問自己,一定要跟著去嗎?」

**不做鞋子,那就做些新的吧!

**
15年後的今天,上福不但在台中屹立不移,更躍上國際舞台;靠著生產碳粉匣(數位與雷射印表機,以及影印機專用的產品)和感光鼓齒輪(OPC,影印機和印表機的關鍵精密零組件),上福成為事務機器耗材售後市場(After Market)的世界大廠。在HP、EPSON、CANON等大廠的耀眼光芒之外,上福利用自有品牌「GPI」銷售耗材產品;以影印機碳粉匣來說,2001年上福的全球市佔率超過6%,如果放在非原廠補充耗材售後市場來看,全球市佔率更高達58%,「我們一直在追趕日本、美國和德國大廠,」上福全球科技總經理王瑞麒不再是當年徬徨的歸國學人,對得來不易的成果感到光榮,「經營企業就是逆水行舟,如果不想進步,最好趕快結束。」
上福的轉型,正是許多台中區域中小型製造業者的縮影。
1980年代後期的中台灣,運動鞋、雨傘、腳踏車、玩具、成衣,這些曾站在世界之頂的傳統產業,紛紛外移至勞力成本更低的中國和東南亞。中台灣曾有250萬製鞋產業人口,巔峰時生產線高達1100條,卻在短短5年內全數外移。支援主力鞋廠的上福,正是一家規模不大的典型協力廠,「我們手上只有兩種資源,一個是塑膠射出技術,」氣質和其他工廠老闆濃厚「黑手味」不同的王瑞麒,不但是交大控制工程系的高材生,還在美國拿到電腦工程碩士,「另一個是旺盛的企圖心:不能再做鞋子,那就做些新的吧!」
1989年,上福開始第一波痛苦的轉型,最初機緣來自正在美國研究碳粉的哥哥引薦,王瑞麒說服家族成員嘗試當時台灣還沒有人介入的碳粉匣,「那時候看得很簡單,反正碳粉匣和鞋底差不多,都是用塑膠射出,」回想起當時的大膽轉彎,王瑞麒笑稱「真是太天真了」,「光是碳粉匣封口的一片薄薄膠膜,就讓我們吃盡苦頭!」

**技術層次不斷突破,毛利高達60%以上

**
為了轉型做精密塑膠產品,上福把塑膠射出設備全面更新;但這批從西德進口的頂尖機器,並未附贈轉型所需的關鍵技術。王瑞麒從一片最簡單的封口膠膜開始摸索起,因為碳粉匣的塑膠膜有四層,拉力、緊度要足夠,又不能一撕之後剝離不完整,導致碳粉匣阻塞;如此精細的產品,讓做慣塑膠鞋底粗工的上福當場傻眼,「請專門廠商來幫忙試做,一次要150萬元,對方還一直抱怨很為難;更慘的是花了這些錢,最後東西還是不合用。」
但上福沒有灰心。在剛轉型的前幾年,上福專心在技術上求進步,在1994年成立模具部門,自行開發精密模具,生產更複雜的塑膠製品,建立起產品組合的深度和廣度。印表機與影印機耗材售後市場的特性,就是產品量少、樣多,每一家原廠還有林林總總的產品規格;上福靠的正是看似不起眼的精密模具功夫,進而能夠快速開發設計,累積出1000種以上的產品類型,隨時滿足客戶的刁鑽需求。上福的自創品牌碳粉匣逐漸攻入歐美的回收與副牌市場,1998年更打開ODM市場;這成為上福重要的現金來源(Cash Cow),相關營收佔總收入6成以上,也讓公司獲得下一階段轉型的財力和技術。
1998年,上福成功開發感光鼓精密齒輪,硬是讓公司的產品深度更上一層樓。雷射印表機、影印機的感光鼓零件屬於光學類精密齒輪,技術層次高、毛利高達60%以上(比碳粉匣40%到50%的毛利更高,更讓許多竹科資訊業者低於15%的毛利汗顏),這是上福另一次重要轉型。位於上福工廠15分鐘車程內的30多家衛星廠,同步積極和上福一起開發關鍵零組件,讓這家轉型為高科技精密產業的公司,不需自己扛下所有庫存。

**埋頭傻傻研發,抬頭佔領全球

**
在台中市區方圓50公里內,像上福這樣變身成功的傳統業者,或者利用當地精密機械產業聚落發展的公司,其實還有很多。不論是開發數位相機光學元件的亞洲光學、大立光學,或者製造汽車電子零組件、氣動工具的車王電、鑽全,以及生產手機受話器、麥克風的美律,這些在各自產業裡發光發熱的台中公司,背後都有類似的轉型傳奇,「我們就傻傻地一直研發,等抬頭一看時,我們已經站在全世界前面,」王瑞麒淡淡地說。
回想起當年的大膽決定,王瑞麒慶幸走對了路,「那些外移到大陸的公司根本沒有餘力創新,疲於應付低單價的訂單都來不及,」這位讓家族黑手企業一路向光學精密機械之路邁進的CEO感嘆「很多公司去深圳,後來太貴轉去東莞,再來又要去湖南;這是『游牧民族』,一直在馬背上跑,你沒有自己的根,怎麼創新?」
堅持產業轉型無法速成的王瑞麒,說每家公司都會找出自己的出路,他無法提供制式答案。
但就像數十年來留在中台灣默默打拚的許多公司,上福在這裡繼續生根茁壯;這家一年EPS達到4塊多的「高科技傳統產業」,和台中產業環境之間的互動,正像許多顆不停轉動的精密齒輪一般,已經彼此緊緊密合在一起。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