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與跳蚤

2003.06.01 by
數位時代
SARS與跳蚤
還記得在1999年網路股最熱的時候,曾有公司舉辦過「網路生存者大賽」活動,測試究竟網路環境是否已經成熟。參賽者依規定待在個別房間內,不能外出...

還記得在1999年網路股最熱的時候,曾有公司舉辦過「網路生存者大賽」活動,測試究竟網路環境是否已經成熟。參賽者依規定待在個別房間內,不能外出,不能用電話、手機和傳真,唯一連外工具是接上網路的電腦。他們身上沒有錢,只能透過網路去找消費者,提供自己的勞務(寫文章、作曲……)換取酬勞,再用酬勞到網站上訂食物,並經由外送服務而吃到東西。
不意外地,這些參賽者幾乎一路餓肚子到比賽結束,因為這過程中有太多的困難待克服。比賽的創意很好,但主辦單位的目的並不在此,而是為了製造話題,等到隔年網路股崩盤後,這項比賽就沒再辦過第二屆。
但是,過去一個月內,在台灣因SARS而居家隔離的4萬多人,以及因為公司政策而暫時在家工作的另外幾萬人(我也是其中之一),其中有不少都被迫參加第二屆「網路生存者大賽」,過程驚險萬分。
回家工作前4天,我就先透過網站申請中華電信128K的ADSL寬頻,因為家裡撥接的56K數據機,肯定是無法應付全天候工作的。寬頻在兩天後就安裝完成,測試後上線速度的確快許多,正鬆了一口氣,以為書房將像辦公室一樣方便時,真正的問題才剛要開始。

**在家工作問題一籮筐

**
首先,我在入口網站Yahoo!的郵件信箱不夠了。大多數人除了公司帳號之外,都會申請幾個入口網站的帳號,以方便在辦公室之外收信。我為了貪圖方便,回家工作之前乾脆把公司郵件轉到Yahoo!帳號上,集中收信。但是,只過了一天,Yahoo!免費提供的6M空間就用完,我用信號卡付了19.95美金,把空間增加為25M,但是三天後又不夠用。
正依照指示要繼續付錢,再把郵件空間增加為100M時,螢幕突然跳出一個問題:「你最喜歡的城市是那一個?」(說實在的,我真不記得之前有填過這項資料),我呆了一下,答案一路從台北、上海、東京、雪梨、舊金山、紐約寫到赫爾辛基,結果連續答錯7次(要發生這種事也真不容易),然後畫面顯示我已被強迫登出這個帳號,之後一直無法再登錄進去,連郵件都沒辦法收,直到兩天後才恢復。我試著想e-mail給Yahoo!的客服人員,但找不到,上面只留下美東和美西的電話號碼(還不是080免付費那一種),要我在他們上班時間撥過去(等於台灣時間半夜爬起來,好像小時候看少棒)。
沮喪之餘,我只好把郵件轉回微軟的outlook,用辦公室的方式收信。
接下來,要列印文件時,常卡紙的老印表機連紙都不卡了,根本就故障不動。我急需這份文件,所以上網去找有做宅配服務的資訊通路業者,打算買一台新的印表機,但找了幾家還是放棄。他們的網頁資訊都太複雜,商品訊息卻不明顯,甚至看不出有提供送貨到家服務(或許有,但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把這種訊息放在最明顯的位置嗎?)。於是我心一橫,戴了口罩出門搭計程車,直接到店面去搬了一台有列印、掃瞄、傳真和影印的多功能事務機回家。
再來也是最困難的,就是怎麼和同事聯絡,讓彼此的訊息可以流通,而且該開的會和該做的決定照常進行,就像在辦公室裡一群人碰面討論一樣。實際上非常困難,我只能個別和同事通電話和寫e-mail,再怎麼樣都無法形成集體討論的感覺,最後有人提議還是找一個戶外空間大家戴口罩碰面。我想這一陣子有許多人都有類似經驗。

**脫離組織而生存的跳蚤們

**
長期觀察組織與工作者互動關係的英國學者韓第(Charles Handy),在《大象與跳蚤》(The Elephants and the Flea)一書中預言,未來的組織會愈來愈少,但愈來愈大(稱為大象),伴隨而來的,是許許多多以個人型態為主的工作者(稱為跳蚤)。跳蚤的速度快、彈性高、具備專業且取得資訊管道方便,所以可以脫離組織而生存下來。
這一陣子在家工作的人,不管原先就是SOHO族還是暫時被迫,都符合韓第對跳蚤的描述,一群脫離大象(不進辦公室、不見面開會、不打球吃飯,把組織例行活動都暫停)而獨立工作的專業人士。只不過,這當中大多數是還來不及準備就要面對,因而問題不斷。
整個社會的措手不及,凸顯過去看網路發展的角度要調整,它並不是單純地「過度投資」,而是我們「使用不足」,上網人口普及率雖高(根據資策會5月份公布最新資料,台灣上網人口超過870萬,寬頻使用戶數超過230萬),但網路對大多數組織和工作者而言,多只是原有方式以外的一種選擇;因此,對應網路環境的新工作方式就難以成熟。
就連一向不碰科技股的投資大師巴菲特(Warren Buffet),最近都忍不住跳出來說科技業目前是投資不足,在應用方面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他接下來也要介入科技股(他去年即已投資一家叫level 3的公司,以出租販售頻寬為主)。

**個人工作者時代來臨

**
整個社會必須下定決心,把多數人在家工作的方式視為常態的一種(即使只是短期,但發生的頻率可能會升高,地震、颱風和水災等也會造成類似結果),而非例外,並規畫對應的工作環境和工作方式,而且動作要快。美國流行病專家日前預言,SARS極可能在今年秋冬再爆發大流行,過去一個月的情況很可能再重演。
有趣的是,韓第筆下的跳蚤,並不是用來對抗SARS,而是他觀察到工作者和組織的變動所提出,只是碰巧與企業和政府用來對付流行病採取的措施吻合,呼應他對於個人工作者時代來臨的看法。
實際上,不少企業從先前就在投資,抓緊這股潮流帶來的機會,像便利商店提供收發傳真服務,去網咖可以查資料並收發郵件,許多飯店現在可以做視訊會議,這些都讓個人工作者(或在家工作者)享有如同依附在大象身上的便利。
不過,這些只是讓工作者能做原先在辦公室做的事,下一步,是在沒有組織束縛下,大幅提升工作者的生產力,成為真正的跳蚤,這將是最大的挑戰。韓第有一個知名公式:未來工作者=1/223,代表未來工作人數只需要目前的一半,薪資會增為兩倍,但工作量增為3倍。
實際情況或許不如韓第設想的殘酷,但如果沒辦法先過由SARS引起的這場「網路生存者大賽」,要成為留下來的那一半恐怕是不樂觀。
我自己也得好好加油。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