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生技團隊抗SARS大作戰,最新進度

2003.06.01 by
數位時代
全球生技團隊抗SARS大作戰,最新進度
全台SARS疫情逐漸降溫,街頭稍回復昔日的人潮,而電視新聞也由四處追逐醫院院內感染、死亡病例的聳動獨家,轉為報導果子狸(中國政府指為SARS...

全台SARS疫情逐漸降溫,街頭稍回復昔日的人潮,而電視新聞也由四處追逐醫院院內感染、死亡病例的聳動獨家,轉為報導果子狸(中國政府指為SARS帶原元凶)出沒民宅引起恐懼的花邊消息,看來,人們終於漸漸習慣和SARS共存。但,全球醫學研究人員沒打算和SARS病毒就這麼算了。
就在五月中旬,德國Luebeck大學的研究團隊,在美國知名期刊《科學》(Science)發表令人興奮地研究成果——找到SARS病毒的致命傷。他們發現SARS病毒中的蛋白脢(protease)是控制病毒複製的成分,只要能讓藥物集中攻擊蛋白脢,減低其活性,SARS病毒的複製能力就會大幅減弱,這個發現大大指引了SARS藥物的研發,尤其先前美國軍方也投入SARS研究,正從40萬種未上市新藥原料資料庫裡,努力對比出治療SARS的藥物配方,SARS病毒的蛋白脢弱點讓這項大海撈針的壯舉有了一盞明燈。

**發現SARS致病元凶

**
雖然,就從治療方式來看,SARS目前尚未出現一種真正有效療法,但各國正在累積經驗。血清療法是把從SARS痊癒者分離出含有抗體的血清注入病患,SARS病毒會減緩增生速度,這個最新方法還在實驗研究。而台灣,以台大醫院為首的治療方式是在先期病發時以抗病毒藥雷巴威林(Ribavirin)抑制SARS病毒,後期則設法控制病人已經失調、過度反應的免疫系統,比如以類固醇、免疫球蛋白等藥物。香港主要醫療方式與台灣類似,也是以抗病毒藥為主。世界各國的研究團隊都還在找尋SARS的有效治療方式,雖然美國、加拿大、新加坡認為抗病毒藥並不能有效控制SARS病毒,且有強烈副作用,不過專家們也承認,暫時找不其他更好替代品。
是不是真的只能再等下去?答案似乎是,但好消息應該不遠了,這不是安慰而是由推論得來。
回頭來看,從3月初逐漸爆發疫情以來,生技醫療專家的努力其實已經讓SARS對人類的危害減輕許多,第一個關鍵動作是終於找到SARS元凶,《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在4月上旬公布兩個SARS研究團隊找到一隻全新的冠狀病毒,認為極可能就是SARS疾病的主嫌,隨後另個研究團隊將病毒打入猴子身上,猴子果真出現SARS病症,證實這個陌生新病毒就是SARS的元凶。自此,這隻全球首見的新冠狀病毒不但被揪出,還迅速將病毒基因解碼的重要基礎工作完成。快速檢測技術是第二個關鍵動作,各種SARS快速檢測試劑(如瑞士羅氏藥廠宣稱1小時內可知結果)已經紛紛出現,包括各大藥廠、生物晶片業者、各國研究單位都傳來不同快速檢測的技術,不需要再花上兩週隔離觀察,能夠把握早期的治療時機。
最後的關鍵動作,當然是要找到SARS治療藥物,在發現SARS病毒蛋白脢將是治煞關鍵後,現在的情形像是已經找到鑰匙孔了,只是地上還有成千上萬把鑰匙,等著篩選,不過,相信就快找到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