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比學歷更有魅力

2003.06.01 by
數位時代
經歷,比學歷更有魅力
在蓬勃的企業e化商場上,各式來自國內外名校的資訊碩士,多如過江之鯽,負責幫客戶架構起各式資訊架構大工程,也幫自己公司賺進大筆收入。然而在這樣...

在蓬勃的企業e化商場上,各式來自國內外名校的資訊碩士,多如過江之鯽,負責幫客戶架構起各式資訊架構大工程,也幫自己公司賺進大筆收入。然而在這樣的職場環境中,中菲電腦系統分析師黃艾農的身分,卻顯得格外與眾不同。
黃艾農,1970年次、女性的身分,在以男性為主的資訊產業中已不多見,而畢業於中國工商資料處理科,僅有二專的學歷,恐怕是她投身資訊業12年來,在一群「名校畢業」的同事中,最引人驚異之處。
在企業導入e化專案的過程中,系統分析師是銜接客戶需要以及程式設計的關鍵。由於買方的客戶往往不了解資訊技術,而賣方的程式工程師也不清楚商業邏輯,如何整合科技與商業雙方的需要,就成了e化專案能否順利導入的重點。通常是系統分析師走在第一線,與客戶溝通資訊技術可行性的程度,並與客戶討論營運模式該如何改變,達到藉由e化提昇效率的目的,另一方面,則把客戶需要畫成「程式架構」(Spec.),讓程式人員能按圖寫出客戶所需的程式,「系統分析師還要有商業談判的技巧,不然會跟客戶簽下『喪權辱國』的賠本合約,」黃艾農開玩笑說。

**以戰養戰累積自我價值

**
「現在企業e化的市場中,最缺乏的就是整合商業流程及程式技術的人才,」台灣IBM總經理許朱勝指出,能力是考量系統分析師的主要指標,學歷在職場上一點也沒用,「有沒有料,企業客戶大概在三個問題之內就可以知道。」
沒有顯赫的學歷,黃艾農靠著比別人多用一點心,多讀一點書的態度,完全以實力勝任工作。
目前,主要以開發人力資源管理及薪資給付流程e化的她,二專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國防部資訊部門擔任雇員,剛開始只是做一些電腦文書的工作,在1997年國軍精實案規劃下,被迫離開待了6年的國防部,轉往業界發展。

**不斷反問附加價值在哪

**
剛開始的2家公司,她都只是擔任資訊管理專員,負責公司內部的資訊維修,但她卻不以此為終身目標。「難道我的價值就只有這樣嗎?」那幾年不斷質問自己,憑著樂觀不服輸的個性,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加入了王安電腦在台轉投資的安源資訊,擔任系統分析師,跟著資深同事學習,開始參與資訊專案導入,並因此跨入了人力資源領域,「以戰養戰,累積出自己的價值,」她一語道破多年來的工作心得。
但要開發人資、薪資系統,對於沒有修過企管、會計、財務相關課程的黃艾農,入行門檻簡直高不可攀,她則用努力充實自己彌補。儘管工作再累,她仍定期報名一些企管顧問公司的相關課程,要求自己每天、每週、每月都要能更了解客戶需要,「我只不斷問自己的『附加價值』在哪?」她回憶起那段辛苦的過程,「雖然經常興起乾脆放棄、不如去開咖啡店的念頭,但儘管如此,」她打趣說:「我第一個想到的,還是系統分析師那種結構式的思考邏輯:店要開在哪?坪效如何規劃?動線怎麼安排?那時我就知道--系統分析師還是最適合我的工作。」
儘管是月薪在4萬到7萬間的高所得,台灣的系統分析師仍是個極缺人才的業種。前進國際人力資源服務部經理陳昭霖指出,原因在於資訊技術與商業模式的變化都很快,各自領域的人才都不容易尋找,更何況要整合兩者的人才,以e化主流的Java程式設計為例,發展至今才5年,實在很難找到相關專案經驗豐富的人才。

**找個良師益友隨時解決問題

**
針對變化快速的現實環境,黃艾農則以累積「人脈存摺」面對。她舉例,企業客戶往往對資訊技術抱有恐懼,擔心把系統弄壞,因此經常是資訊同仁說什麼才敢做什麼,對於客戶這樣的情況,黃艾農往往站在朋友的角色盡量幫忙,甚至幫客戶稍微修改程式,變為更容易使用的介面,卻不收任何費用,「就好像買菜要送蔥,重點是讓人覺得你很窩心,很夠朋友,」她指出。同樣的,針對客戶臨時改變想法而造成程式人員額外的負擔,黃艾農也往往自己跳下來一起寫程式。也因此,無論在商業或是技術方面,她都擁有一通電話就能幫助解決問題的朋友,「問題自己解決可能要2個小時,但打個電話給了解的朋友,只要15分鐘,」這是她快速累積專業能力的小秘訣。
為了更加充實自己,離開校園已超過10年的她,在去年報考元智大學資管所在職專班,目前就讀碩士一年級。「既然身處資訊業,變化快速已是不可避免,唯有提昇自己的附加價值,以符合產業需要,」不斷強調自己附加價值的黃艾農,不靠顯赫的學歷,在職場領域,走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