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MBA,更要當個變形蟲!

2003.06.01 by
數位時代
拿到MBA,更要當個變形蟲!
和別人比,她的選擇可是令人大吃一驚。 1991年,帶著美國MBA學位回台的王伯莉考上花旗銀行MA(儲備幹部),一頭栽進三個月的紮實訓練,同...

和別人比,她的選擇可是令人大吃一驚。
1991年,帶著美國MBA學位回台的王伯莉考上花旗銀行MA(儲備幹部),一頭栽進三個月的紮實訓練,同年財政部核准萬通等16家新商業銀行設立,台灣金融業自此打開自由之門。十年下來,台灣金融業在自由化政策下百花齊放,一個外商銀行的職缺總能吸引數以千名的MBA爭相競逐,但也就在此時,王伯莉卻揮手告別光鮮亮麗的10年外商銀行資歷,轉換跑道到成立僅3年,只有數十名員工的法商佳迪福保險公司,去賣財政部才剛剛通過的投資型保險。
她為什麼要放棄人人看好的職場生涯?
「跳脫窠臼、要求突破再突破,」是她的答案,而且10年經驗也讓她看出「金飯碗也有變成玻璃碗的一天」,趁自己仍然年輕,她決定給自己一次再學習的機會。王伯莉分析,過去具有財經科系學歷的人才,一直是搶奪金飯碗的利器,但是隨著強調「跨業整合、交叉銷售」的金控公司相繼成立,金融業在招募人才時,「學歷」已從過關斬將的主角變成配角,而能創新思考、人格特質靈活有彈性的人,反而逐漸是徵才時的主要考量。她離開舊跑道,就是讓自己多元起來的策略。

**不看薪水頭銜,只管能不能學到東西

**
雖然金融業受法令限制多,企業文化嚴謹,但當年花旗銀行鼓勵員工保有創新精神,仍讓王伯莉覺得受用至今。因此每次換新工作前,她總會提醒自己:「在工作上的學習曲線,是持續陡峭?還是漸趨平緩?」,而在有新機會出現時,她也說服自己「不是看薪水與頭銜誘不誘人」,而是會先試想:「兩年後再回頭看,能夠學得到什麼」。
1997年,王伯莉揮別待了6年的花旗,跳槽到當時剛成立的荷蘭銀行消費金融部,負責存款及投資業務的(現在的財富管理)行銷企劃,一切從零開始,充滿挑戰。但是,一年半前,在消費金融領域待了10年的她,漸漸有感於「消費金融還能做些什麼?」再度興起了轉換跑道念頭。

**累積10年的經驗充分發揮

**
當時台灣剛通過開放投資型保單,保險商品將與債券、基金連結,保守的保險市場將邁向另一個里程碑,而對王伯莉而言,能將過去基金、債券行銷經驗充分發揮,又可藉此增進保險專業知識,讓個人學習曲線將往上躍升,因此決定加入專營銀行保險的法商佳迪福保險台灣分公司,負責投資型保單事業處,工作範圍涵蓋新商品規劃設計、與精算部門搭配商品送審、內部系統協調、以及新通路推展。
王伯莉帶領的投資型保單事業處,是個僅有四名成員,卻各有所長的互補型團隊,四個人中沒有人是傳統保險業出身,而是各具銀行法人金融、證券等背景,「我們可以談同樣的語言,更容易掌握銀行對產品的需求與喜好」,再加上過去在銀行界的人脈也有助於王伯莉容易找到和銀行提案的管道,讓累積十年的經驗充分發揮,是她認為現在工作帶來最大的成就感。
由當年的單打獨鬥到領導小組織工作,進入佳迪福已經快兩年的王伯莉,回頭看兩年前的自己,覺得已經大不同。初期,王伯莉為了加速了解保險專業與新金融商品,請公司安排相關課程,但後來她已經能主動找到新商品提供者與可能的對象,業務因此倍速成長。一直待在外商公司,王伯莉習慣重視績效、嚴謹的組織文化,但是進入佳迪福後發現,「法國公司比較重視人,連業績目標都可以彈性調整」,尤其是業務問題發生時,法國人是站在「支援者」的角度去尋求解決方法,而不是站在「管理者」的角度一味要求結果,王伯莉每天有1/3的時間都是直接與總公司溝通,再加上法商佳迪福公司隸屬於法國巴黎銀行集團,因此有關於產品、精算、系統、投資連結標的物的專業知識,她都可直接從總公司得到第一手資訊。

**轉業後舞台更寬廣

**
每月一次全球視訊會議,王伯莉除了報告台灣的市場狀況,更重要的是,可以直接向發展投資型商品已有20年歷史的歐洲各分公司取經,聽聽他們對商品推展的建議,吸收不一樣的經驗。「學習空間大增,意外發展出對商品開發的興趣,」王伯莉笑著表示,這場轉業,讓她反而有了更積極衝刺金融業的動力。
金融業跨業跳槽與高薪挖角的風氣盛行,但是王伯莉認為,如果真有心要在重信用、重口碑金融圈深耕發展,要真誠相信「走過的路必會留下痕跡,但『跳過去』的話,就沒有痕跡會留下來了」。因此需不斷保有敏銳的觀察力,瞭解自身處動態的市場,「就算是MBA,也要向變形蟲學習,」她說。
面對企業和組織愈來愈多的要求,許多工作者都焦慮要如何才能獲得「整合式」的技能?由王伯莉的經驗看出:似乎只有不斷地把自己歸零,才能把一片片原本不相干的知識,累積到生命中……。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