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中國,如何衝擊台灣?

2003.05.01 by
數位時代
失控中國,如何衝擊台灣?
台灣怎麼管理中國的治理風險,已經成為所有台灣人當今第一件功課!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吳儀,最近有理由擔憂自己的健康。這位「中國的鐵娘子」今年6...

台灣怎麼管理中國的治理風險,已經成為所有台灣人當今第一件功課!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吳儀,最近有理由擔憂自己的健康。這位「中國的鐵娘子」今年65歲,她曾是中國政府面對外資的主要窗口,也是中國近代史上職位最高的女性首長。10天前,滿頭銀髮的吳儀被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賦予一項新任務:盡快控制中國境內迅速惡化的SARS疫情,恢復外國投資人和國際公司對中國的信心。
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機任務。最近與世界衛生組織(WHO)代表會面時,這位工程師出身的中共政治局委員坦承,中國的SARS疫情讓她「一想到就睡不著覺,每天晚上都要服用安眠藥。」
在衛生部長張文康被免職後,吳儀於4月26日接管中國衛生部,兼任「全國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揮部總指揮」。同一天,中國確認感染SARS的病患累積到2753人,總死亡人數為122人,並有1730個還在觀察中的疑似病例,這還不包含香港的1458名感染病例;從4月中旬以來,光北京一地宣布的新增感染病例,就迅速超過900名,幾乎每天都以超過100人的數字增長。
若在幾週內情況無法改善,中國大陸和香港的SARS病患數,極有可能突破1萬大關,並自大城市向貧窮省份和農村蔓延--這些地方不僅醫療水準低落,大多數居民的年收入都在4000元人民幣以下,根本無法負擔治療SARS所需的醫藥費,當SARS加上貧窮,正嚴重威脅中國經濟發展所需的社會穩定。
「非典型肺炎防治是當前工作的重中之重,」吳儀對政府工作人員疾聲呼籲:「要立即行動起來,絕不能停留在口頭上、文字上、彙報上,絕不允許做表面文章。」中國領導人現在針對SARS公開表達的憂慮和焦急,與3週前的態度宛如天壤之別。4月6日,在香港的SARS疫情震驚全球、亞洲各國也發起防疫作戰後,中國衛生部仍堅稱中國大陸僅有1268人感染病症,並認為「總體上,全國非典型肺炎發病呈緩慢下降趨勢」,在這份對外公佈的政府報告中,北京的感染病例只有19人。
「在中國工作、生活、旅遊都是安全的,WHO並不清楚中國疫情處理的情況,」衛生部長張文康在4月初透過記者會聲明,「我們已有效控制廣東和北京的疫情,沒有向社會擴散。」

**中國政府刻意隱瞞疫情

**
接下來的幾週,中國政府與國際社會展開一場迂迴角力。自3月底開始,對全球投資機構有深刻影響的《華爾街日報》每日追蹤中國的疫況,美國《商業週刊》和《遠東經濟評論》也大幅報導廣東和北京的災情;4月中,《時代》雜誌更以SARS為封面故事,披露中國政府如何利用各種手段,對外界隱瞞實際上的病患數字,包括在WHO人員前來視察時,將北京各醫院中的患者集中移往它處,以製造「中國疫情並不嚴重」的假相。代表中國官方立場的《人民日報》在4月16日的社論中宣稱,這些報導對中國並不公平,「缺乏應有的善意與專業態度,將問題泛政治化。」
但國際媒體的關注和WHO調查員的抱怨,迫使中國政府必須面對現實。再者,來自國際輿論與外商的質疑逐漸擴散,原本預定在中國舉行的會議、展覽和商務旅遊紛紛取消,世人以直接行動表達了他們的顧慮,排山倒海而來的強度,讓中國政府無法忽視。「這是人命關天,所以中國根本壓不住,」來自北京的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王軍濤觀察,中國政府始終都只擔憂同一件事,就是疫情是否會嚇跑外資,打擊中國經濟的成長,「不是中國老百姓的命讓政府轉向,是外國老百姓的命,讓他們不得不開始說些真話。」
SARS對中國政府的「治理」(governance)能力構成嚴峻壓力。來自政府內部的消息透露,幾個月來官僚系統上報的數字看來都很安全,但許多跡象表明,實際感染SARS的人數比官方估計的還要嚴重,疫情不但壓不住,還有益發失控嫌疑。這讓剛接班的新一代中國領導人驚覺,官僚體系無法控制惡化的疫情,對外界公佈的數字不準確,讓政府陷入自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前所未有過的國內與國際信任危機。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因應對策;在4月20日,中共宣佈撤銷衛生部長張文康與北京市長孟學農的黨職,並在3天後正式摘掉兩人的烏紗帽。藉由撤換幹部,中國政府企圖傳達破釜沉舟的決心,「這代表領導人高度重視,老百姓都很肯定,」一位在北京任職的外商經理人讚許。
但觀察家提醒,這可能只是典型的中國官場模式:把集體官僚系統的弊病(匿情不報、訊息不透明),歸咎於少數人的失職;用嚴懲頂頭上司的方式,向廣大幹部傳遞中央政府的決心;將政府治理技術上的缺失,化為個別黨員和幹部的道德問題。SARS的延續,已使許多外商對中國政府的信心開始動搖。

**威脅供應鏈的順暢運作

**
「中國的高層常給外界有魄力的印象,尤其被台商拿來和台灣政府比較,覺得他們較有效率,」中研院社會所助理研究員陳志柔剖析,然而中國領導人的高執行力是有侷限的,在集中少數資源全力吸引外資的時候,人治很有效,「但要處理像SARS這樣複雜的社會問題,中國就缺乏現代化政府必須具備的統合能力。」
除了生命的損失,SARS對全球的立刻威脅,是阻絕中國這座世界第四大工廠的順暢運作。在資訊電子、通訊、家電、製鞋和紡織成衣產品上,中國已是全球最大的製造基地,從個人電腦到腳踏車,供應全世界源源不絕的出口貨品。到目前為止,中國尚未傳出有任何一家工廠感染SARS而被迫停工,但就在這幾週,許多企業已在為最壞的狀況預作準備:進行廠房消毒,強化衛生檢查,增加庫存水位,聯絡海外代工對象,並放慢把「新雞蛋」丟進中國這個大籃子的速度。「因為太多不確定,沒有人喜歡不確定,」中信銀總經理陳聖德評估,SARS的威力比美伊戰爭還大,「戰爭一下就打完了,該影響的也影響過了。SARS不一樣,我們不知道何時會結束。」,
台灣資訊電子業者有一半的產能倚靠設在中國的工廠,但SARS卻威脅供應鏈的順暢運作:沒有人能確定,明天工廠或辦公室是否會關閉,或者供應商和客戶會停止商務活動。大多數在中國設廠的台灣企業多半低調謹慎,「就算工廠有人發生事情,也不一定有人承認,這等於要拉下鐵門,」經常往返兩岸的中華知識經濟協會理事長陳明璋教授觀察,SARS疫情擴大後,台商做了許多防護工作,盡量讓人員待在廠區和宿舍,「台商做得還不錯,但大陸本地企業就不一定了,這樣大家都有風險,」一旦供應鏈端的連鎖反應出現,商品的製造與運輸將出現劇烈動盪。

**台灣資訊業者另尋出路

**
台灣資訊業者已在另謀對策,但在中國生產製造比重越高的企業,面臨的風險越大。以筆記型電腦為例,台灣業者今年原本預計會有70%以上的產能要倚賴中國;金寶集團旗下的仁寶2003年筆記型電腦出貨量預計有600萬台,主要競爭者廣達的預計出貨量為900萬台,SARS疫情將危及兩大業者,今年能否達成原本在中國共1000萬台的出貨目標。為了加強客戶信心,業者也考慮委外代工,而在台灣和其他國家還保留產能的廠商,成為各家公司爭取合作的對象,「除了自己的海外廠,我們會找其他代工來源,」金寶集團董事長許勝雄強調,大陸地區的訂單尚未受到影響,「除非是疫情惡化到無法生產,客戶才會要求我們在其他地方出貨。」
其他大廠也都有各自的應變措施。年營業額高達1000億台幣的光寶集團,在疫情衝擊擴大下已主動聯絡泰國、馬來西亞、墨西哥與捷克等地15座工廠,希望能迅速加入量產行列,「我們已做好應變計畫,啟動全球運籌支援體系,」光寶集團董事長宋恭源表示。但業者也承認,即使短期內可以在其他地區找到支援,全世界也很難有國家像中國一樣,提供廠商廉價的土地、勞動力與完整的上下游支援體系,「要找到能替代大陸的second source(第二供應來源)並不容易,」明基電通財務長游克用認為,SARS的影響仍屬短暫風波,「長期來看,在中國生產的競爭優勢很難替代。」

**中國熱暫時退燒

**
但短期來看,台灣業者對中國的信心已降到10年來的新低,更有將近三成七的資訊廠商,打算重新考量在中國的新投資。根據台北市電腦公會最近所做的調查,有17.88%的廠商將因中國政府對SARS疫情的隱瞞而暫停投資,希望減少投資的廠商也有18.87%;還有39.07%的廠商決定保持觀望,不會那麼快決定。中國的SARS疫情已讓台灣資訊業者在中國的商務活動力逼近冰點,有64%的廠商停止赴中國參加展覽和研討活動,有53.64%的廠商不願意去對岸拜訪客戶,願意照原定計畫赴約、參展、舉辦活動的廠商,不到5%。「從4月中算起的一個月是重要觀察期,」優派國際亞太區行銷副總監汪志謙無奈又焦急:「如果我們有工廠停止運作,辦公室被迫關閉,公司必然會重新考慮中國在全球佈局中的地位。」
即使廠商對中國的投資會暫時退燒,但台灣不該因此感到樂觀。台商的減少投資可能是一時的,也不見得會回流台灣,更有可能轉往其他地區;另一方面,投資降低也代表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可能趨緩,兩岸的經貿往來太過密切,以台灣的GDP規模來看,將面臨不小的衝擊。
2002年,台灣的對外出口貿易為1303.7億美金,其中有380.6億的出口是到中國,佔台灣整體對外貿易額度的29.2%,中國已成為台灣最大的出口國;台灣有將近26%的對外投資在中國(這是官方數字,還要再加計檯面下的投資額),每年自中國獲得的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金。中國如果打噴嚏,台灣可能會重感冒,「我們無法置身事外,政府和民間都要有心理準備,」專研兩岸經貿的政大國關中心副研究員童振源警告。

**中國政府系統須加速改革

**
在經濟活動上,台灣無法和中國隔離,全世界也一樣。現在,各國都在注意中國的動向,希望疫情早日獲得控制。如果蔓延程度擴大,以中國和外界互動的頻繁度,中國可能成為全球的「超級傳染源」,「SARS的傳染已顯示,中國的保健問題和全世界息息相關,」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吉爾(Bates Gill)博士總結數月來疫情的發展,「香港、東亞各國和全世界,如今都在為中國未開化的公共衛生系統,付出慘痛代價。」
沒有人希望這個「積極發展經濟、每年吸引全球500億美元外資」的國家,繼續變成致命病毒的培養皿。外商在中國投資的企業產值,目前佔了全中國工業產值的25%;外商企業是中國經濟的火車頭,為中國帶來新的技術、制度、管理實務和國際視野。中國少不了外商,但全世界同樣也少不了中國,「SARS風波可能會過去,但中國的最大敵人還是自己,尤其是政府系統必須加速改革,」摩根士丹利亞洲經濟學家謝國忠建議,中國必須盡快改善官僚的應變機制,他知道這並不容易,但真正的關鍵是中國人民,「中國政府必須重新認識到,賦予人民力量,才是打造一個真正偉大國家的唯一途徑。」

**經濟體質也需提高免疫力

**而從長遠來看,台灣的確必須改變經濟上過度依賴中國的風險,而SARS疫情的影響已大幅提高廠商的警覺性;對廠商而言,近日來實質的損失和不便,比台灣政府苦口婆心的「戒急用忍」政策更具說服力。但經濟活動的調整需要時間,如果SARS在亞洲的肆虐超過6個月,在台灣業者重新完成生產與投資佈局之前,台灣經濟將面臨險峻的冰風暴。台灣想要從這種調整中獲利,還得要配合最關鍵的條件:台灣的SARS疫情,在近期內獲得控制,並有效監控自境外移入的可能帶原者──特別是現在停留在中國大陸和香港的50萬名台灣人。
如果台灣打贏了SARS戰爭,而中國大陸沒有,那至少台灣短期將出現新的商機:大批原本在中國境內的台灣人將回來居住、消費、活動,甚至轉而在台灣執行工作,這將帶動內需產業。
外國企業也可能將台灣視為安全的地點,透過加碼台灣來利用中國以及其他亞太國家,甚至將香港原本的功能轉移至台灣。這完全取決於台灣政府和民間,在對抗SARS上所作的努力。
面對SARS,提高免疫力變成重要關鍵,對經濟體質來說也一樣適用。仔細思索以下的情境:在中國肆虐的SARS若無法消彌,可能會影響在中國生產的維他命C能否順利出口—中國這項產品的年產量佔全球的50%,攸關重大。如此一來,台灣的藥房也可能會缺貨。
但如果想補充維他命C,好提升面對SARS時的抵抗力,或許可以到台灣街角到處都有的便利超商逛逛,消費者可以輕易買到五種品牌以上的蕃茄汁,及透過宅急便就能品嘗的新鮮水果—或許不該忘記,在中國製造的浪潮之外,台灣仍具備產品和服務創新的獨到優勢。
而贏家永遠屬於善於面對變化的人,不管中國發生什麼風暴、也不管中國會如何改變,只有持續的創新力加上沉著的應變力,才是台灣面對危機時的最佳解藥。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