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得住AIDS,為何壓不住SARS?

2003.05.01 by
數位時代
壓得住AIDS,為何壓不住SARS?
我一點都不訝異中國政府隱瞞真相,」中研院社會所助理研究員陳志柔語重心長地表示:「台灣更該思考的是,為什麼這次會壓不住?」 專研中國經濟發展...

我一點都不訝異中國政府隱瞞真相,」中研院社會所助理研究員陳志柔語重心長地表示:「台灣更該思考的是,為什麼這次會壓不住?」
專研中國經濟發展與農村問題,也曾深入內地考察的陳志柔指出,中國有超過100萬名愛滋病患者,有數十萬名法輪功信徒,還有上千萬下崗的失業工人,政府在過去都可以壓住問題,「要不用武力,或者發錢,再不然封鎖新聞,基本上都能穩住局面,」但這次SARS一來,卻讓中共無法招架。
陳志柔分析,一場SARS正凸顯了中共的「統治盲點」,「這是他們沒碰過的『非典型』症狀,所有過去有效的招數,這次都不管用。」
為什麼?因為SARS關係到全民健康,無法將其定位為「政治」或「階級」問題(用武力壓制就缺乏正當性);也不能像愛滋病問題,讓外界眼不見為淨就沒事(SARS帶原者會迅速傳播病毒,威脅其他國家公民)。一開始,中國政府也循往例封鎖消息、謊報數字,以為事情會逐漸淡化,但透過普及的行動電話和網路,民間四處謠傳怪病流言,外商遵照WHO指示制定因應對策,讓中國政府對內對外都陷入「信心危機」。
「要不是真的壓不住了,中國政府還會繼續瞞下去,」陳志柔觀察,香港疫情使SARS變成國際焦點,外商發出強烈不滿,至此紙再也包不住火了。

**缺乏「主動講真話」的制度性誘因

**
中國地方諸侯在引進投資等「興利」業務上很積極,甚至連「幫外商端洗腳水」都沒問題;但一旦牽涉到「除弊」事務,地方官員就缺乏「主動講真話」的制度性誘因。「地方官員遮掩事實,因為他們沒有能力和資源解決問題,卻要承擔責任,誰把事情抖出來誰倒楣,」旅美民運人士王軍濤補充,過去面對法輪功時,中共「對外儘管說謊,對內可明白得很,哪些地方有多少法輪功信徒,全都一清二楚,」但這次SARS問題不同,政府內部情報混亂,基層和中階官員相互遮掩,一怕中央會怪罪地方,二怕引發外商撤資風潮。
去年底爆發廣東疫情,正值中共政權交接期(11月的十六大),接著又有重大政治議程(2月的『兩會』),為貫徹「穩定壓倒一切」,各地醫療系統對SARS疫情的匯報,大多被黨政系統壓住不上呈,最後連北京中央也被弄糊塗了,「4月17日中央政治局開會是真慌了,各種材料顯示,自己人報的數字全不能當真,」到了這個時候,也只有拔除衛生部長和北京市長,才能收拾殘局。
不像黃河淹大水,也不像東北工人抗議,SARS疫情沒有邊界,讓中共難以界定範圍,各級政府單位也缺乏主動合作解決問題的能力,加上決策和資訊不透明,媒體無法發揮監督功能,導致疫情難以控制。SARS考驗了中國政府的「治理能力」,但是否會變成「中國的車諾比事件」(前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爆炸,官僚隱瞞真相,使戈巴契夫鐵腕進行政治改革),還有待世人觀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