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之後,戰役才剛要開始……

2003.05.01 by
數位時代
SARS之後,戰役才剛要開始……
為了瞭解中國,他深入學習毛澤東理論,也在中國四處旅行,從南到北走透透。這次他特地接受《數位時代雙週》邀請撰稿,提供他對「中國流行病危機」的獨...

為了瞭解中國,他深入學習毛澤東理論,也在中國四處旅行,從南到北走透透。這次他特地接受《數位時代雙週》邀請撰稿,提供他對「中國流行病危機」的獨到看法。
中國不能再假裝自己仍是一個封閉的社會,以為農人、工人和軍人,都只和他們隸屬的生產大隊和工作團隊有關。中國已經全球化,民眾在國內享有前所未見的遷徙自由,成長中的經濟也越來越仰賴外資與全球市場。但1979年以來,中國公共衛生體系的狀況逐漸走下坡,各種傳染病已對中國的經濟與社會造成重大衝擊,影響範圍遠超出其疆界。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只是這些傳染病之中最新且最戲劇化的例子,在中國發展成形後傳向其他國家。
SARS已經做到過去30年來愛滋病、結核病與肝炎都做不到的事,不但驚動中國高層領導,也讓公共衛生部門以及其他政府單位一起動員,讓防疫成為優先要務。據估計,中國有超過100萬人感染愛滋病毒,2億人感染B型或C型肝炎,使得肝癌成為主要死因。4億人帶有結核菌,500萬人發病,每年造成25萬人喪生。即使如此,世界衛生組織(WHO)仍指責中國缺乏撲滅傳染病的「政治決心」。中國政府高層忽視、甚至否認這些疾病的疫情,直到SARS爆發,才迫使國家主席胡錦濤、總理溫家寶和副總理吳儀提高警覺,動員防疫。

**醫療體系無力防止疾病傳佈

**
4月20日衛生部長張文康與北京市長孟學農遭到撤換,用意在「殺雞儆猴」,而且的確達到預期效果。兩人丟官前,只有29個省分向北京當局通報該省是否有SARS病例,衛生部甚至無法向WHO與國務院通報每日新增病例,因為省級單位不願充分配合。張、孟兩人下台後,隔天全國31個省分全部乖乖通報病例,衛生部與新華社也從4月20號後每天公布各省病例統計。中國經費不足的公共衛生部門所面臨的嚴苛問題,不能全怪張文康,他已經非常努力向國際間募款,以加強中國醫療能力。很不幸的,他無法說服最高領導人重視愛滋病之類的傳染病快速蔓延問題,及其對經濟造成的損害。這波SARS疫情顯示中國所面臨的高度傳染病風險,並證實中國的醫療體系無力防止疾病向境內各個地區傳佈。
SARS已經散佈到中國各個角落,對於缺乏醫療資源和醫師的鄉村地區,將帶來重大衝擊。在鄉村地區醫院,醫師缺乏足夠的手套、口罩和醫師袍,讓他們每次診斷一個病人後能夠更換——這是防止醫院內感染的唯一方法。許多鄉村地區的醫院和診所不當地重複使用針筒、導管與其他材料,助長愛滋病與肝炎盛行,如今也可能成為SARS傳染的溫床。SARS已出現在中國一些其他傳染病盛行的地區,例如河南省,當地許多鄉村已經有不少農民帶有愛滋病毒。感染了愛滋病、結核病或肝炎的人如果染上SARS,死亡率將超過目前估計的6%,勢必重創缺乏衛生資源的鄉村地區。

**取消長假緊急停課

**
基本上,北京當局取消勞動節7天長假期是個明智的作法,但對於防止疫情在境內擴散,效果可能有限。中共當局決定關閉學校、隔離醫院以及衛生部長和北京市長下台後疫情統計數字迅速攀升,讓許多民眾決定逃離北京,結果是數以萬計的民眾搭乘火車前往各地躲避北京疫情。然而,如此一來SARS不但可能從北京散佈到各省,鐵軌沿線也會遭殃。中國的火車並沒有排泄物儲存槽,車上的廁所只是地板上的一個洞,排泄物都直接掉在鐵軌上。乘客又經常將垃圾往窗外丟,窮苦的鄉村居民經常前往鐵軌附近撿拾這些垃圾變賣,一不小心就會接觸到帶菌的排泄物。這些排泄物可能帶有造成SARS的冠狀病毒,在香港的淘大花園社區,破損的污水排水管就被認為是造成居民集體感染的元兇。另外,冠狀病毒也會感染犬類,造成下痢症狀,其他接觸到帶病毒排泄物的狗也會被傳染。只要火車繼續奔馳,SARS就有廣為散播的交通工具。
中國的SARS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將使台灣將感受到來自社會與經濟的雙重衝擊。去年前往大陸的台灣民眾超過300萬人次,居住在大陸的台灣人估計有100萬人,兩岸往來的密切使台灣強烈感受到大陸疫情的影響。住在大陸的台灣人多半是白領經理人、台商及其家人,屬於年輕且具有生產力的族群,大陸疫情的影響透過這群人傳回台灣,效應會更加強烈。
SARS疫情已經對整個區域經濟帶來負面效應。服務業和旅遊業首當其衝,電子業和紡織業也開始受到影響。由於許多中國和台灣製造的電子零件是由代工廠商以空運方式出貨給組裝廠,區域空中航班減班直接造成貨運空間減少與費用增加。亞洲航線的乘客銳減,航空公司會將營運成本轉嫁到貨運費用上。紡織業和其他輕工業也將受影響,因為美國和歐洲的工程師擔心染病不願意前往生產線,可能使這些產業延遲出貨或遭到買家退貨。

**公共衛生問題隨著浮上檯面

**台灣已採取許多中國和香港並未採行的措施,應該可將SARS影響降到最低。台灣在機場和港口對旅客進行篩檢,隔離來自病例集中區的疑似病患以及曾經和病患接觸的人,這些措施可望減少本土的傳染。對疑似和可能病患的有效監控,加上密切追蹤與患者接觸過的人,可以防止SARS在台灣蔓延。
在中國爆發的SARS陸續傳往其他地區,凸顯出中國的公共衛生對全世界的重要性。愛滋病、結核病與肝炎對中國的影響,其他地區也能充分感受,特別是與中國經濟社會關係密切的地區,這次SARS疫情也是一樣。北京當局已成立專責單位投入數十億人民幣防堵SARS,台灣應該關切的是中國尚未積極面對的其他傳染病,它們帶來的衝擊不會輸給SARS。隨著中國逐漸與國際接軌,其經濟與醫療衛生事務對世界也更形重要。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