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vs.漢城

2003.04.15 by
數位時代
台北vs.漢城
突如其來的SARS風暴,強烈襲擊東亞地區,中國和香港首當其衝,台灣次之,即使沒有疫情傳出的日本和韓國,也是嚴陣以待。全球有6成半導體晶片、8...

突如其來的SARS風暴,強烈襲擊東亞地區,中國和香港首當其衝,台灣次之,即使沒有疫情傳出的日本和韓國,也是嚴陣以待。全球有6成半導體晶片、8成個人電腦和將近百分之百的液晶面板,產自東亞地區,這裡一出事,全球科技業供應鏈就有中斷之虞。
不過,SARS的影響,恐怕只是短期,在東亞地區的中長期影響,將來自北京與漢城,這兩個各自在今年2月和3月換上新國家領導人的政府。去年,東亞經濟成長率最高的,就是中國(8%)和韓國(6%)。北京的中南海與漢城的青瓦台新領導人,上任後最重要的任務,是繼續拼經濟。雖然台北的總統府和東京的小泉首相團隊,也宣誓以拼經濟為目標,但成效顯然不如。
以人口規模和所得水準比較,在這四個國家裡,中國13億人口和1000美元國民所得、日本1.2億人口和3.3萬美元國民所得,都與台灣相距太大,而韓國4600萬人口和1萬美元國民所得的條件,與台灣最接近。
巧合的是,台灣與韓國過去百年的遭遇也類似:被日本統治(台灣自1896至1945年,韓國自1905至1945年)、二次大戰後推行憲政、與中國交戰(台灣有八二三砲戰、韓國有韓戰)、從強人政治轉為民主政治。近年來,台灣努力佈署成為亞太營運中心,卻因為三通問題未解而懸宕,韓國則是積極爭取成為東北亞經濟樞杻,要善用中國經濟上升的動能拉抬自己。
在韓國總統盧武鉉的藍圖中,以漢城為中心點,用半徑1200公里畫一個圓,將涵蓋日本、台灣和中國東半部,合計7億人口,比美國加歐盟還大,是全世界最具潛力的新興工作族群和消費市場、從高科技零組件到超低價民生用品的最大宗產地、以及吸收最多外資的地區。
中國和日本,是歷史上帶給韓國最多苦痛的國家,如今卻是盧武鉉積極拉攏的貿易夥伴;即便同屬高麗文化的漢城和平壤間仍存在衝突,南韓卻大力協調擘畫貫穿朝鮮半島的鐵路,上通北韓,一路經由中國、西伯利亞、再接上歐洲,把亞歐兩洲串連起來,「而那個起點,將會是南韓,」盧武鉉期待。
忘掉仇恨、化解對立,凝聚共識,拼經濟才會有著力點。如果台北能從漢城那裡借鏡什麼,並不是韓劇、網咖或TFT-LCD,而是讓自己跳脫與北京之間無進展的僵局,放棄零和遊戲營造雙贏空間。

**同樣在區域中找尋新位置

**
韓國科學政策研究所研究員權龍水分析,韓國從近年來發展科技業的過程學到經驗,關在國內閉門造車沒有用,必須融入全球化趨勢,從外在變動中找到位置,才有機會。「就像三星大筆投資研發和品牌,把視野從韓國拉向世界,以國際級企業為標竿,終而成為國際級企業,韓國政府也在擬類似策略,」權龍水說。
台北與漢城,在北京與東京當主角的東亞舞台上,一直扮演配角,但是當這個舞台因為區域內正發生的變動而重搭時,配角如果找對位置,很有機會擔綱更吃重的角色,這是眼下台北和漢城所共同分享的既焦慮又興奮心情。

**雙城之間,有沒有更多交集?

**
從台北到漢城,飛行時間3小時15分鐘,比起到東京、北京、曼谷或新加坡都快,但是從台北到漢城的旅客數目,卻遠低於到上述其他亞洲城市。「台北到漢城距離不遠,但是心靈距離很遠,」來自台北、在漢城定居逾10年的建國大學中文系教授曾素秋感嘆。
在台灣退出聯合國的黯淡1970和80年代,漢城曾經是最挺台北的少數國際夥伴,一直到兩國斷交後,漢城向北京靠攏,才與台北漸行漸遠。進入1990年代,台北與漢城再次交鋒,是在半導體和個人電腦等科技產品市場,雙方互有勝負,戰局一路延燒到2000年後的光碟機和TFT-LCD產業。不同的是,雙方從欲除對方而後快的毀滅式競爭,開始出現合作。
台灣詠嘆韓國大企業有世界級實力,韓國也羨慕台灣中小企業活力生猛,一如台北年輕人迷上《冬季戀歌》,韓國年輕人也喜歡《流行花園》,台北的手機普及率全世界居冠,漢城鋪的寬頻網路密度全世界拔尖,兩邊個性有別,卻可以互相接受欣賞。
東亞新雙城記的戲碼,由台北和漢城揭開序幕。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