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不需要龍頭,但要拳頭!」

2003.04.15 by
數位時代
「台北不需要龍頭,但要拳頭!」
韓國人給我的感覺,像日本人與美國人的混合。他們的公司文化像日本,生活習慣也是;但韓國人卻比日本人開放,也比日本人更美式。我自己看,應該是韓戰...

韓國人給我的感覺,像日本人與美國人的混合。他們的公司文化像日本,生活習慣也是;但韓國人卻比日本人開放,也比日本人更美式。我自己看,應該是韓戰後美軍駐守的影響很大,在美國留學的韓國人也多,造就了現代韓國人的特性。
最近大家看韓國某些新興產業起來了,像電影、線上遊戲,好像很意外;但是別忘了,在這些產業興盛前,韓國人對美感就很重視。我遇到投資銀行界的朋友,大家都說亞洲各分公司中,最懂打扮的女生不在東京、也不是香港,而是在漢城。從十幾年前就是這樣,韓國的社會文化很重外表,也愛面子,不管男女都會花心思打扮。台灣人對衣著外表就很隨便,因為重視美,大家會爭奇鬥豔,一些東西花樣就多,在推波助瀾的效應下,內需型的文化產業也發達起來。
除了愛面子,韓國人還很好強。韓國人投入一個產業,都想把它做到第一。韓國的科技領導公司規模都很超級,都屬於「財閥」,一方面有能力在技術密集與資本密集行業上作長期投資,也有實力和野心到國際上打自有品牌。韓國政府過去一直很支持財閥,用很多政策工具鼓勵財閥進行長期投資;以前是鋼鐵、造船、家電、汽車,也有半導體,現在是通訊、TFT-LCD。
不像台灣有很多中小型公司,韓國即使有,背後都有財閥的影子;等長大到一個程度,通常就會併入財閥裡,變成大公司的部門。
韓國人做全球品牌的經營,已經有二、三十年了,在家電產品上他們有豐富的經驗。長期以來韓國的品牌定位在中低階產品,大家對韓國有廉價品的既成印象;想改變產品定位的劣勢,關鍵是靠國家定位的提升,讓韓國從一個形象不太好的窮國,變成一個高品質的先進國家,自然會帶動韓國品牌的升級。
韓國政府在國際事務的參與上很積極,像1988年的奧運、2002年的世界盃足球賽,都對全世界做有力的行銷,帶動Korea品牌,也讓韓國企業獲益。台灣在這方面是永遠的殘缺(handicapped),沒有國際地位,很難辦什麼世界級的大活動,要辦一個球賽免費貼補找人家來,人家還不一定甩你。
在過去的低價位產品時代,韓國企業在許多開發中國家有很高的滲透力,現在這些國家慢慢富裕了,也想要中高階的產品,韓國也有科技實力做這些,用新的品牌定位配上新的產品,爆發力就很強。現在來看,韓國一方面掌握關鍵零組件(半導體、TFT-LCD),一方面進行國際品牌行銷,利用超大型的企業打入全球市場,這個力量很可怕。
公司大沒有不好。過去台灣一直都把大公司當成是反面教材,像日本的「商閥」(Keiratsu),很多地方沒有效率。過去10年,日本企業的品牌定位沒有什麼增長,很多甚至是滑落的,給後進者製造了機會。其實很多日本公司的品牌形象不壞,只是這些年來他們氣數太弱;多數日本大商社的營業額一半要靠國內市場,國內的消費力不振,對企業打擊嚴重。但在空檔期,韓國企業起來了,在金融風暴後又絕處逢生。
從前韓國企業也大,但是資源運用沒有效率,現在比較有焦點,改變很大。規模大過去是缺點,他們改革後,優點就出來了。我們該尊敬韓國人的改變,像LG、現代我都聊過,要放棄半導體事業,他們也是覺得很可惜啊!他們是拿得起也放得下,比起日本來改變的速度夠快,這不容易。
台灣很可惜,政府和資本市場,都不鼓勵超大規模的企業,在中國大陸,這叫「拳頭企業」。
為什麼叫拳頭?因為有力量。只有拳頭型的企業,才有足夠的規模經濟和資源,培養夠多高素質的人才,也才能做品牌,產品才有競爭力。一家拳頭企業的能見度,遠勝幾百家中小企業,這就跟金字塔一樣,一個小的金字塔,不管怎麼樣用力,高度永遠不會勝過一個比較大的金字塔。台灣不一定要搶當龍頭企業,但一定要有拳頭企業。
從前的台灣政府,很怕出現拳頭企業,當企業變大,政府會希望它最好分成幾塊,政策上不支持也不鼓勵。投資機構也一樣,投資銀行對大型企業的評價向來不好,他們喜歡業務單純的,分析師比較容易理解,所以給的評價(valuation)就高,不喜歡包山包海規模又超大,所以前幾年他們很喜歡台灣,台灣公司就是夠扁平、夠分散嘛!很多投資銀行都來找我談,他們想把明基拆開來,一個事業部門獨立成一家公司,說這樣valuation比較高,我不同意。
其他公司也是,像華碩進軍主機板外的領域,投資評比就被降下來。我認為對投資銀行來說有利,不一定對企業有利,對整個社會更不必然都是好的。
台灣與日本、韓國、中國大陸的關係會是什麼?有人說台灣可以作為日本進軍大陸的跳板,扮演協助他們的角色,我不認為如此,你的競爭力依賴在別人的需要上,這是什麼道理?日本人可以自己做,他們不會需要台灣;而且我看日本企業在大陸,普遍都沒有韓國企業積極,韓國懂得用許多講韓語的大陸經理人,本土化的速度比日本快。台灣與日本,在技術上我看是可以合作,但台灣不該只把自己定位在為人作嫁,沒有志氣。
台灣電子業的未來,是不是只能靠聯發科這種「一代拳王」,和台積電、聯電這種代工業?未來企業賴以維生的創新規模,小公司真的能作得到嗎?如果不長大,能夠作國際級的行銷嗎?
要成為世界級企業,必須有足夠的資本力和組織力,這都是台灣過去忽略的關鍵。韓國可以培養規模超級又很靈活的產業巨獸,我覺得台灣必須要反省。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