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韓國人,在台灣!

2003.03.01 by
數位時代
新韓國人,在台灣!
過去的韓國人,除了美國道奇職棒投手朴贊浩,很難登上國際舞台。即使是大鎔爐紐約的韓國移民,總是聚集在一起,靠著開餐館或洗衣店過活,有些甚至住了...

過去的韓國人,除了美國道奇職棒投手朴贊浩,很難登上國際舞台。即使是大鎔爐紐約的韓國移民,總是聚集在一起,靠著開餐館或洗衣店過活,有些甚至住了大半輩子,還不會說幾句英文。但是,如果你曾經接觸過台北新一代的韓國人,從他們臉上,你會看見完全不一樣的野心和自信。
在許多外商又愛又怕的中國市場,三星手機最晚進入市場,卻以黑馬之姿掀起震盪,連諾基亞、摩托羅拉都不得不嚴陣以待。藉著最新的電子產品,韓國重新再出發,將他們的人才輸出到全世界,帶來一番新的氣象。
事實上,韓國人才的換血激烈而徹底,由總統到世界盃足球隊員;由韓劇明星到電玩程式高手,五年一輪,讓韓國的形象與國力煥然一新。
去年年底,打著「新舊交替」口號的民主黨候選人盧武鉉,當選新一任總統,宣告著舊政權體制與特權政治時代的結束。儘管盧武鉉本身已經56歲,他的內閣首長也已65歲,但他的擁護者大多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形成政治改革的推力。
從各方面看來,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非但沒有擊垮韓國,反而讓他們誕生一股新的力量,而主導這股力量的,正是韓國所謂的──「386世代」。

**終身雇傭制度鬆動

**
「386世代」是最早開始接觸電腦的世代,他們的外文能力好,看到的新事物也多,泛指「30歲或40出頭、在80年代讀大學、1960年代出生」的社會中間分子。他們曾經走過激情的年代,在大學時期,積極參與學生運動,現在他們成為推動改革的力量,他們不再把自己侷限在韓國本土,他們的舞台是全世界。
現年35歲的擎亞國際專業企劃經理李 橐,就是個典型「386世代」代表。他到台灣工作兩年多,回想起亞洲金融風暴爆發的那段日子,李 橐說:「突然之間,你就長大了,經歷過之後,再遇到其他挫折,就不覺得那是什麼讓人難過的事了。」當時在三星電子工作的李正 橐,在亞洲金融風暴的時候,受到的影響非常直接。
在1997年到1998年間,韓國有160萬人失去工作,本來和日本相近的終身雇傭制,也無法再給工作者任何保障。金融風暴打破了韓國幾十年來「員工不換工作,公司不fire人」的觀念,就連大財閥都不得不瘦身自保。
李 橐指出,企業最基層的員工被裁掉了,有能力的就離開公司,自行創業,被留下來的中間階層,則面臨企業文化的改變,工作者面對的是競爭更激烈的組織環境。2000年,李 橐先是與朋友創業,後來又換了工作,負責對日、對台事務,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了在台灣創業的擎亞國際董事長李熙俊(也是韓國人),於是在2001年決定來台灣工作,一邊學中文。
金融風暴對李正橐最大的改變是,隨時要想著增加自己的附加價值。在台灣,他可以學習中文,了解中國文化,藉著工作獲得半導體的相關經驗。李 橐認為,台灣半導體業分工細,有專門的IC設計公司、晶圓廠和供應鏈,與韓國企業一家就囊括所有業務的做法不同。或許哪一天,順應著潮流趨勢到中國工作,在台灣累積的經驗就能派上用場。
26歲的申淏京,因為父親是韓國外交官,分別在台灣、北京、韓國完成她的中學、大學學業。
畢業後,通過高考在韓國農水產公社(類似台灣的農委會)工作。進公社才一年多的她,因為會說中文,專門負責對中國和台灣的農產品推廣。去年,在台北和上海的食品展,申淏京除了是韓國參展代表,也特地到台灣南北貨集散地饒河街去勘查,研究如何推銷韓國人蔘到華人市場。

**積極融入亞洲市場

**
與台灣一樣缺乏天然資源的韓國,在金融風暴後,更加依賴出口。以LG為例,原本營收80%來自內需市場,20%依賴出口貿易,但金融風暴發生,讓韓國內部經濟大為衰退,企業只好提高出口比例。台灣樂金董事長朴洙欽說:「LG是金融風暴後,少數往上跳的公司。」產品品質好,但價格低廉,讓LG的出口比例從20%提高到80%,LG因此更加重視出口。
代理韓劇周邊產品的北極星公司總經理黃賢杰指出,以國際貿易為重心,讓韓國人更重視外語能力。1988年漢城奧運,在韓國當地掀起一股學英文的熱潮,除了出國留學,不少人會在大學時休學一年,到美國、澳洲等地去學英文和外國文化。如今,這股英文學習潮,隨著中國市場的興起稍稍消退,學中文成為新的熱門。「韓國政府也鼓勵企業積極進入中國,不讓韓國被分割在中國市場之外,」黃賢杰表示。
在遊戲橘子負責和韓國方面聯繫的尹永恩,因為喜歡港劇,和朋友開始學中文。5年前,25歲的尹永恩決定到台灣來,父母的反對以及對環境的適應問題,曾讓她考慮了半年之久。隨著在台灣找到工作,韓國發生金融風暴,尹永恩的父母反而希望她留在台灣繼續工作。「我爸媽覺得我在這邊很好,叫我不要回去,因為在韓國很多人找不到工作,」尹永恩說。已經習慣一個人在台灣生活的她,看電視上播的韓劇,到超市買食材回家做韓國料理,是她一解鄉愁的方式。
而韓國企業的代表三星、LG,則是在台灣透過各種行銷活動,表現出他們在各市場拿第一的野心。台灣三星電子總經理高裕燦,在韓國總公司一向負責美國和歐洲市場,沒想到第一次外派就是到馬來西亞。面對一個陌生的市場,高裕燦說:「最好的方式就是大膽的冒險。」儘管高裕燦坦白指出,沒想過有一天會到台灣來工作,所以沒學過中文。但就在他手底下,在短短3年的時間內,台灣從10人的辦事處,升格為50人規模的分公司,今年的目標是在手機市場的銷售金額要達到20%佔有率,在公司的總體營業額上,則要比去年再成長一倍。
隨著高裕燦中文愈來愈好,三星也愈融入台灣人的生活。今年春節期間,韓國三星在淡水捷運站舉辦韓國文化節,元宵節時贊助平溪放天燈的活動,大愛電視台正在籌拍的偶像劇中,還能看到三星手機的身影。「贊助在地活動,是外國品牌表現親切感的一種方式,」元宵節也去放天燈的高裕燦,問起他寫在天燈上的願望,卻只是笑而不答。

**成為第一的企圖心

**
去年燦坤3C推出LG電漿電視的價格破壞,讓朴洙欽感到十分無奈,和通路之間的互動,成為台灣樂金一個重要課題,但他還是覺得台灣是個充滿挑戰的市場。從開始不到80人,現在已經有200個員工,在台灣各地設有營業所,負責當地經銷商的管理和服務。面對眾品牌的競爭,LG除了引進旗艦產品,如對開式網路冰箱等來提升品牌形象,去年年底,LG更展示決心:「要在2005年做到台灣家電市場的第一大」。
這些離鄉背景的工作者,不再是單身上任,他們舉家搬到台灣居住。高裕燦和朴洙欽的小孩,目前都在台灣的美國學校就讀。而問起有沒有回韓國的打算,高裕燦想了想,搖搖頭說:「還不是時候,他們(兩個小孩)沒在韓國念過書。」暫時不想回國,一部份是身上尚有開拓市場的使命,一部份是為了小孩的教育。
李 橐的老婆和2歲的小女兒也一起到了台灣,老婆目前在師大語言中心學中文,曾在韓國三星電子做到經理職位的她,準備在台灣找通訊的相關工作。另一個考量則是教育環境,由於韓國私立學校收費高昂,在台灣,每個月至少可以省下一半的教育費。李 橐認為,女兒在台灣長大,可以自然學會中文和台灣文化,自己在家又能跟她說韓國和英文,「我在1988年念大學的時候,努力學英文,現在又要從頭學中文,很辛苦的,好的教育是我唯一能給她的,」李 橐說。
亞洲金融風暴像是揮向韓國的一只大拳,雖然曾經讓它重重倒下,但盤整之後,呈現在世人眼前的,卻是浴火重生後的新韓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