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中國華為的神祕面紗

2003.02.15 by
數位時代
揭開中國華為的神祕面紗
他們通常把它和做電信交換機的「巨龍」、3G無線通訊標準的「大唐」、基地台設備的「中興」,並稱為「巨大中華」中國科技四巨頭。在那個通訊狂潮席捲...

他們通常把它和做電信交換機的「巨龍」、3G無線通訊標準的「大唐」、基地台設備的「中興」,並稱為「巨大中華」中國科技四巨頭。在那個通訊狂潮席捲全球的時代裡,這4家公司被中國視為超英趕美競爭力的代表。
4年下來,隨著世界科技市場的消沉,再也沒有「巨大中華」了,巨龍瀕臨瓦解,大唐因為世界3G手機不順而失去光彩,中興經營中規中矩,但顯然成長力道不若以往。
真正強悍的,只剩下華為(這5年營收平均每年成長6成);偏偏,它是這4家公司中最神祕的一員。它的核心產品——網路交換器和路由器,和美國Cisco正於世界市場面對面交鋒;去年營收規模將近1000億台幣,僱用了2.2萬員工,85%以上大學畢業,其中超過1000人擁有博士學位。走進深圳高速公路旁的華為總部,多部起重吊車仍為擴廠而大興土木,矽谷式樣的玻璃大樓和廣袤的草地、花園、水池,上千人用餐的各個美式buffet餐廳,再加上來自中國各地、印度、歐美的少年科技人才,組合成比新竹還美國的摩登風貌。但除此之外,華為人避談策略,CEO任正非更叮嚀同仁不要接近媒體,以免「害了公司」。

**中國與台灣的鮮明對比

**
就在中國農曆年前,美國Cisco一狀告上了華為,因為華為的產品和Cisco的產品幾無軒輊,但價格卻低上一大截。在中國IT記者的眼中,這樁侵權官司並沒有帶來多大痛楚感,他們普遍認為:華為的技術實力,終於威脅到美國科技巨人。
華為到底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為何一位失業軍官的任正非,能凝聚全中國最優秀的科技人才,並且在沒有現代化管理經驗的中國,架構起類似Intel般的「處處危機感」型卓越企業?
今年一月,《數位時代雙週》總主筆王志仁隻身拜訪華為,訪談多位華為高階同仁、在偌大的華為園區搜尋華為的成功軌跡,作出了台灣媒體第一次的華為研究報導。
海峽兩岸的科技競爭,目前已經明顯地分出兩道軸線,中國挾其市場和基礎科技人才優勢,走的是和美、日、歐正面對決的民族主義路線,而台灣則是活用商業思維和彈性管理,走的是和美、日、歐大廠合作的供應鏈同盟路線。位於深圳市高速公路兩邊、遙對而立的中國華為和台灣鴻海,恰是代表雙方、對比鮮明的兩家企業。
經歷過去3年世界PC產業的跨國殺戮,台灣代工廠已被證明是全世界製造組裝業的首選,而在1999年啟動的產官學合作「A、B」計畫,無疑是大功臣。在這場總和企業e化、組織再造和台美策略結盟的戰役中,台灣不僅逐退了美國著名的EMS專業代工廠,也全面提昇了電子業進行世界性掠奪的競爭體質。《數位時代雙週》軟體記者李欣岳投入3個月時間,完整記錄了台灣「A、B、C、D、E」五項台灣企業e化大專案的來龍去脈;和中國華為比起來,我們也許少了份民族工業的優越感,但貨真價實的賺錢本事,台灣並不落後。
兩岸科技產業的發展,中國仍是單點突破,台灣已成區域聯防;即使雙方未來狹路相逢,也絕對是精采萬分的賽事,這期《數位時代雙週》,不妨看做是賽前的球探分析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