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晶科技眼中的2003數位相機產業

2003.02.15 by
數位時代
華晶科技眼中的2003數位相機產業
Q:你怎麼看今年的數位相機市場發展? A:去年全世界數位相機出貨2千5百萬台,今年預計會成長30%,到3千2百萬台。去年台灣這邊出貨的數位...

Q:你怎麼看今年的數位相機市場發展?
A:去年全世界數位相機出貨2千5百萬台,今年預計會成長30%,到3千2百萬台。去年台灣這邊出貨的數位相機有5百萬台,佔全球的2成,今年這個比例應該還會增加。華晶去年的出貨量佔全球的8%,今年預計會佔到10%。

Q:繼去年底Konica和Minolta合併後,你預期今年還會有其他合併案嗎?
A:應該還會有。數位相機產業已經發生大者恆大的現象,前七名瓜分了9成市場,排在後面的公司愈來愈難競爭,一定要走上合併一途才有機會。這也會使得自有品牌間的競爭更激烈,要推出新的品牌搶攻市場很困難。曾經有人建議過華晶推自有品牌,但目前華晶還是以接單代工為主。

Q:大者恆大的現象形成,通常代表產業秩序逐漸成形,這是否會促成更多訂單釋出到台灣來?
A:所謂釋出訂單不純然是代工的概念,而是合作的概念。像新力和佳能兩家在競爭,產品週期已縮短為六到九個月,逐漸走向資訊產業那種快速汰換的特性,在開發過程就很辛苦,每家公司都覺得自己的資源不夠,都想找別人合作,比方自己做高階產品,把毛利較少的中低階產品交出去,想辦法把產品線拉寬,開發速度加快。
但是數位相機的品質要求很高,所以找代工廠的條件就很嚴格。一線大廠其實在台灣都已經調查很久了,但台灣目前能做出這樣品質的很少,目前大部份都是二線業者來台灣下單,主要是中低階產品。
台灣廠商目前有兩個策略,一個是走較低階產品的ODM(設計生產),另一個是純粹走OEM代工。以華晶來講,我們比較不做OEM,而是自己設計相機,從技術角度切入,希望能打入和一線業者合作,即使在他的產品組合裡,我們做的是低階的產品。

Q:你提到台灣廠商還無法達到一線業者的要求,究竟困難的地方在那裡?
A:最主要的顏色調不出來。數位相機牽涉到很多色彩的問題,比方黑白對比和對色準不準,而這些又牽涉相機裡頭用的晶片組和軟體等,要做很多的調整和修改,非常麻煩,不是像PC那樣有標準規格,把硬體做好、軟體灌進去就好了,每一家數位相機公司的產品都不太一樣,你幫這家做的很難用在另外一家。

Q:華晶是怎麼克服這些困難的?
A:我們是被逼的。一開始,華晶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知道,只不過比別人早進來做,也是跌跌撞撞學來的。台灣的光學相機工業在台中,光學技術人才集中在那裡,你要把他們搬到新竹來,人家也不願意,後來又要整合無線通訊技術,東西愈來愈多。我以前在全友做掃瞄器,有資訊業和光學技術的背景,台灣目前也有很多資訊業者進來做數位相機,但其實沒那麼容易。舉例來說,PC裡面用到的繪圖卡,也是在處理畫質和影像,但那和相機是不能比的。
華晶比其他同業早進來這個市場,我們在做1百萬畫素的相機時,別人還在做30萬相素,華晶等於比較早被客戶要求。另一方面,華晶不是只做組裝,還有自己的研發部門,自己設計晶片,自己寫軟體,慢慢把能力培養起來。這當中最難做的還是在最後調整色彩這個部份,要調出對的顏色,需要很多因素配合,鏡頭要對、色彩要好才能調出來,這中間有很多know-how,要自己下來摸索才能學會。
像我們的軟體部門和色彩部門是分開的,每一個客戶對色彩的要求不太一樣,柯達有他們的堅持,Olympus又有另外一套標準,新力和Nikon也都不一樣。去了解不同的需求,並且接觸數位相機的每一個細節,非常重要,很多技術就在這裡頭,做了以後就知道了。很多同業是買現成的晶片回來用,要做調整就很難,因為對方不會把晶片裡頭的程式告訴你,這可是他自己累積學來的,所以單純做代工會很辛苦,因為數位相機的很多零組件沒有標準化。你今天去買一顆晶片回來,沒有人真地可以幫你調好,一旦客戶不幫你忙,不告訴你問題在那裡,你根本永遠調不出來。
資訊業是高度標準化的產業,但數位相機不是,很多人來問我,為什麼你們華晶可以賺錢,而其他人不行,其實差別就在這裡。

Q:這個行業的標準化大概還要多久才會發生?
A:非常難說。以CCD和液晶螢幕來說,每一家的規格都不同,而且沒有一家計畫在兩年內形成標準,有時候連同一家公司的系列產品,規格都不同,零件也無法共用。
我覺得這跟國家有關係。在數位相機產業,除了柯達和惠普,其他都是日本公司。資訊產業裡頭多半是美國公司在主導,從PC到週邊都是,美國人喜歡標準。你看那些筆記型電腦公司,CPU不是它的,但它去下訂單,訂好了之後,台灣廠商幫你做,做好再幫你裝CPU上去,關鍵零組件由它來控制,然後它一台賣1500美金,台灣辛苦代工賺60塊美金。美國喜歡做這種生意,但日本就不是。
日本公司的特性,你出一個memory stick,我一定要搞一個不一樣的,造成在日本光是記憶卡就有3種標準,到今天都還沒有看到整合的跡象。

Q:不管在資訊、通訊或家電產業,韓國業者一向非常積極,但是目前在數位相機市場為什麼沒有看到韓國的動作?
A:三星有做傳統相機,在數位相機也有一些機型,但是量還很小。韓國和台灣比起好,好像更會做標準產品,你看他們做DRAM、顯示器和手機都是,一旦量大的產品他們都很厲害,但如果是非標準產品,對韓國就比較困難。
照這樣看,數位相機應該就是台灣和日本的天下,最近中國也很積極在投入,但技術還落後台灣蠻大一段距離。

Q:你前面提到軟體是很重要的一部份,台灣目前發展的如何?
A:一般來說還不錯。台灣發展資訊業很多年了,培養出不少寫軟體的優秀人才,反應很快很靈活,寫起程式不輸給日本的工程師。在數位相機的硬體上,台灣輸給日本,但軟體方面不會比日本差。
傳統光學相機裡頭沒有軟體,所以我們和日本很難比,他們一台賣100塊美金,台灣賣8塊,差距很大,因為它的技術比你好,你追不上它。到了數位相機,這個差距會慢慢縮小,因為數位相機有很大的價值來自軟體,這是台灣可以發揮的地方。
光學相機有70%的價值來自硬體,數位相機則是70%的價值來自軟體,剩下的30%才是精密光學、精密機械和機構設計這些台灣比較弱的地方,所以我覺得台灣在數位相機產業的角色,會比過去在光學相機中吃重許多。現在雖然台灣的業者主攻低階數位相機市場,但隨著台灣在軟體方面以及相關電子零組件的進步,品質會愈來愈好。

Q:意思是說新竹這邊會取代台中,成為台灣新的相機工業中心?
A:台中沒有數位相機啊。現在台灣搞數位相機的公司,都是在台北到新竹這一帶投資設廠,結合這附近原本就有的資訊硬體工業和軟體人才。台中在做光學方面的人才很多,但是要找有資訊和數位背景的很難,還是要到北部來才有。

Q:華晶在美國、台灣和大陸都有投資,這三地怎麼分工?
A:我們一開始是在洛杉磯成立,設計也是在那邊做的,後來再移到台灣,因為相機牽涉許多電子和光學的技術,台灣這邊還蠻強的。我們原本也要把設計晶片的工作放在台灣,但是碰到一個問題,來面試的IC設計工程師,都向聯發科看齊,開口就至少要100張股票,還要保証他3年可以賺到5千萬,每一個來都是這樣,我都傻眼了。在知道我們提供的條件後,他們都說:「那我去聯發科好了。」後來華晶還是把晶片設計部門留在美國,在台灣是做系統部份。至於大陸崑山那邊,目前是工廠。
在洛杉磯、新竹和昆山三地之間的聯繫方面,我們目前有兩組團隊,一組是產品工程師,一組是生產工程,合計有50人,他們的工作就是跑新竹和昆山兩地,負責讓設計完成的產品可以順利量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