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簡單,就可以擊敗貪婪!

2003.02.15 by
數位時代
執著簡單,就可以擊敗貪婪!
去年是台灣股票市場的大轉折年,電子股退位,傳統產業股發燒;連帶也使得國內共同基金績效排名大風吹。往年可以輕易擊敗大盤加權指數的各家基金,去年...

去年是台灣股票市場的大轉折年,電子股退位,傳統產業股發燒;連帶也使得國內共同基金績效排名大風吹。往年可以輕易擊敗大盤加權指數的各家基金,去年卻大爆冷門,只有1/7的基金跑贏指數(-19.7%報酬率),大部份投信公司與受益人都苦嘗變盤冷暖。
在這場近似典範轉移的投資競賽裡,來自新光投信的新光競臻笠基金,以12.71%的一年投資報酬率,拿下350支基金的冠軍,這樣的成績得來大為不易,因為在去年一年中,競臻笠績效可說一路領先到底,除了全年排名冠軍,它也在1、3、6個月週期的績效拿下第一,即便是2年、3年、5年長期競賽中,它也取得全部共同基金的第2、16和第4名。

**邏輯簡單化而且真誠相信

**
「我們操作策略就是把邏輯簡單化,而且真誠相信它,」新光投信投研部副總經理黃植原笑著解釋:去年第一季,電子股演出大反彈,但新光研究部發現這僅是美國科技大廠921事件後搶補庫存的短暫行情,市場裡的企業資本支出仍然持續衰退,因此決定將持股轉進本益比超低的汽車、橡膠和鋼鐵股,「我們率先買中華和裕隆、正新和建大,那時市場沒有人預測會漲,」黃植原分析:「我們也不保證會漲,但這些公司有貨真價實股利,起碼風險有限,結果是大漲。」
操作策略的單純和執著,說來簡單,但落實並不容易。兩年前,黃植原由大眾投信移師新光,修改組織制度和決策程序,逐步把投資團隊調成高度共識的組合,是成功關鍵。舉例而言,他要求旗下研究員既要跑電子業,也要跑傳統產業,同時把自己推薦的持股設定成標竿,設立內部自我競賽系統,這樣才使研究員不會流入本位主義,產生盲點,也同時兼顧績效,不會與基金經理人各唱各的調;而為了給基金經理人揮灑空間,因此在會議討論出的「主流持股」外,留有20%左右操作空間,由經理人自主操作;但是他也同時要求操作紀律,那就是不背離投研部大家共同認定的政策,「我們去年認為電子股只是假性復甦,既然大家相信,沒有景氣訊號出現,即使市場中只有電子股漲,我們也忍耐不去追,」黃植原指出:這種政策每兩週便反芻市場來制定一次,但如果沒有轉折信號出現,公司8名經理人的持股政策便不更動。由去年4月起,新光投信旗下基金便抱住中華、裕隆等核心持股,一直到今年出都沒有換股,和其他基金的追高殺低,恰成鮮明對比。
要耐住市場中「隨機漫步」的漲跌誘惑,黃植原採取的策略是「更用力地相信」,他坦承要是在三、五年前,電子股身處大多頭行情,這套「追求價值底限」的策略就未必有績效,但是「任何一個老資歷的投資者都知道環境變了,」他指出:未來三、五年他將只看3個投資標的選項:過去獲利、財務結構、當下本益比,「過去一年賺70%到80%的年代,最好忘掉,」他再度笑著說:當今一年要獲利20%,就是頂尖了。
回顧今年傳統產業股的狂漲行情,黃植原指出:「這又是一個小泡沫!」相對於科技股的下滑,新光投信已緩步加碼電子股,「看來很白痴,但我們得用力相信,」他笑笑說。可別小看新光投信,它旗下另一支基金「台灣富貴」,可是這5、3、2、1年的第一、二、一、三名,比競臻笠更威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