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戰爭,短空長多?

2003.02.15 by
數位時代
美伊戰爭,短空長多?
美國國務卿鮑爾(Colin Powell)2月5日在聯合國安理會報告時的一句「根據我們手中的情報,伊拉克在欺暪聯合國武檢人員,」再度引發美國...

美國國務卿鮑爾(Colin Powell)2月5日在聯合國安理會報告時的一句「根據我們手中的情報,伊拉克在欺暪聯合國武檢人員,」再度引發美國準備對伊拉克開戰疑慮。Nasdaq、S&P500與道瓊三大指數應聲下挫,當天平均跌了將近1%,連1月份美國失業率從8年來最高點6%降至4個月來低點5.7%的報告也拉抬不了行情。
一向與美國經濟聲氣相通的台灣也不好過,春節過後,應該三「羊」開泰的股匯市,第一天就大跌181.58點,再度跌破5000點關卡。喜沖得再多,終究還是沖不過美伊戰爭箭在弦上所形成的預期心理。
尚未開戰,已經如此,一旦開戰,好不容易才露出一線曙光,準備復甦的全球經濟,勢必更多受到影響與衝擊。不過,鑑往知來,若以1990至1991年間老布希(George H. Bush)與海珊(Saddam Hussein)交手的波灣戰爭來看,理應是短空長多。

**美國能否速戰速決?

**
當年,油價在開戰前一度自二次大戰後的平均每桶19至20美元大漲到每桶30美元,在開戰後迅速回跌,戰事底定時回到每桶19.45美元的價位。
當時的股價也有類似反應。正式開打前,Nasdaq與道瓊因預期心理而各有11.36%與14.41%的跌幅,開打後到結束時反而回漲24.04%與15.72%,甚至在結束後1年間,還各漲了33.27%與12.26%。
油價與股價會有這樣的變動,是因為在戰爭即將開打的前置期,不確定感充斥;但一旦開打,反而因為「利空出盡」以及美國迅雷不及掩耳的必勝態勢,使不確定感消失所致。
現在,類似戲碼在新世紀裡再度上演,只是以正義之名揮軍者由老布希變小布希(George W. Bush),對手是上回的手下敗將海珊。場地一樣,玩家雷同,這是否又是一次短空長多?
最大關鍵,在於美國能否和上次一樣「速戰速決」。

**開戰的短空長多效應

**
如果美伊戰爭能盡快展開,盡快結束(當然是要美國贏),一掃不確定感,這段期間的「短空」很有機會就地轉化為「長多」。
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分析指出,自去年初小布希發表「邪惡軸心」說,把伊拉克列為頭號成員以來,一年多(2002.1.29-2003.2.11)的時間裏,道瓊指數下跌了20%、Nasdaq指數下跌了32%,油價由每桶19美元上漲77%到33.5美元,金價也由每盎斯281美元上漲32%到370美元,再加上美元自當時起不斷走貶,小布希一人的言論已經對全球經濟與股市造成比911事件還大的影響。現在若能開戰推翻海珊,反而會是一種解脫,否則再「歹戲拖棚」下去,不會是件好事。
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對於美伊之戰也有類似看法。主席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2月11日在國會報告時指出,美伊戰爭打與不打所造成的不確定感,已成為經濟發展的最大障礙,讓企業不願投資。葛林斯班認為應盡快排除伊拉克的干擾因素,「戰事若能在近期內底定,企業會大舉增加支出,協助經濟成長。」
再者,戰後的復原需求以及戰時的物資消耗,也能創造一部份的有效需求,化解美國目前的通貨緊縮現象。
在眾所擔心的油價方面,伊拉克雖因聯合國禁運與經濟制裁,產量由1990年入侵科威特時的每日350萬桶驟降至目前的180萬桶,卻仍然是全球第10大產油國、第7大輸出國,一旦開戰,其產油缺口仍會讓油價居高不下,甚至因海珊玉石俱焚自燒油田(或是也燒到鄰國沙烏地阿拉伯的)而演變為第3次能源危機。
不過,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有所謂的「穩定油價方案」,設定一籃原油(含7種主要原油)的正常油價區間(每桶22-28美元),逾上限則增產,低於下限則減產。由於近日來油價漲破30美元,OPEC已決定聯合增產。
若再加上總產量是OPEC兩倍的其他產油國(OPEC目前只佔全球產油量1/3),即使中東地區因戰事波及影響產油量,各國仍可向蘇俄、挪威等不屬OPEC的產油國購買原油,除非這些地區也遭戰事蔓延或設備遭破壞,否則油價影響應不如想像中大。
行政院副院長林信義日前也表示,我國目前已有120天安全儲油量,且已將油源分散,12%來自伊拉克,70%來自沙烏地阿拉伯,所以短期內在油價方面不會有太大影響。

**不是完全沒問題

**
認為「速戰速決為宜」的聲音固然不少,耶魯大學知名經濟學家諾得豪斯(William Nordhaus)卻抱持不同的看法,「向伊拉克開戰,會讓人民在未來9年內負擔990億至1.9兆美元的成本。」美國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學者貝克(Dean Baker)則認為,因而產生的恐怖攻擊威脅,每年可能要花掉1000億美元的安全成本。
美國對伊拉克開戰,是否真有一絲「順便刺激國內景氣」的考量,不得而知。但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分析,對伊開戰的大部份軍事費用,只會花在運輸部隊與維持供給,而不會用在訂購大量飛機、船艦等軍備,對相關製造商的訂單貢獻有限。
再者,即便戰事能激起些微的經濟成長,若無法「速戰速決」,不確定感未消,仍會讓企業延後資本投資、股市投資人不願進場,更讓擔心工作不保的消費者花錢更趨保守,甚至形成衰退,影響全球景氣復甦。美國是靠消費支撐經濟的國家,消費一旦不振,台灣、韓國等仰賴美國出口市場維生的地區可能都會遭殃。
2月11日,美國研究機構「藍籌經濟指標」(Blue Chip Economic Indicators)調查53位經濟學家的意見就顯示,原本預期今年將會因產量增加與企業投資加碼而可望有2.8%成長率的美國經濟,可能因美伊戰爭開打、北韓的攪局以及恐怖分子趁機蠢動而降至2.7%。主因就在於企業擔心消費者需求走弱而減少應有的存貨重置與預定投資。
原本呈成長走勢的東亞地區也一樣,亞洲開發銀行在2月初預估,如果美伊戰爭爆發,東亞地區今年的GDP成長率,可能會從去年的6.1%降到5.6%。
如果聯合國安理會轉而支持英美兩國對伊動武,而且能在4到6週內結束,如果原油產量適時由其他產油國補上,如果恐怖分子並未趁機攻擊得逞……第二次波灣戰爭應該也會是「短空長多」。但如果小布希對以上問題沒有足夠的把握,那還是別逞強,透過和平方式以武檢迫使伊拉克就範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