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技術移轉到生態鏈的合作

2002.12.15 by
數位時代
從技術移轉到生態鏈的合作
我要先澄清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技術移轉並不是件壞事,不要覺得技術移轉很沒面子,其實可以不必這樣想,我們應該是說,首先要承認,我們在5、6年前,...

我要先澄清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技術移轉並不是件壞事,不要覺得技術移轉很沒面子,其實可以不必這樣想,我們應該是說,首先要承認,我們在5、6年前,台灣TFT-LCD的技術的確是落後於日本跟韓國,但在那時候,台灣資訊產業像CRT顯示器或是筆記型電腦,在全球的佔有率已經非常得高,都是50%以上,可是TFT-LCD卻是受制於日本韓國,台灣沒辦法自己提供,所以在當時我們在思考,有什麼方法可以很迅速地在短時間內,建立台灣在這方面的基礎。

**站在巨人肩膀上

**我常常在講,達到這樣的目標,就必須踩著巨人的肩膀去跳,這樣才會跳得高,就像我們小時候爬牆,底下必須要墊個東西,才翻得過去,所以技術移轉很重要的目的就是,用錢來換取時間,在很短的時間內把必要的基本功夫練好學會。
在這幾年裡,其實可以很清楚看到這個策略的效果,以今年來看,台灣TFT-LCD產業,在全球的佔有率已經超過了1/3,在5、6年前,我們是什麼都沒有,一切都是零,有了基礎之後,要再發展自主技術,就相對地容易一些。
不過在尋求技術的自主的同時,不一定要和原來的技術母廠切斷關係,而是說如何透過合作,達到一個比較平等的地位,來做共同研發的工作,以充分利用雙方的資源。我們在談技術的時候,談的不光是技術的移轉,它有可能是更多的策略上的合作與支援。
很多人會關心企業如何拿捏移轉與自主技術的比例,從技術移轉的角度,友達跟IBM或是日本松下的合作,是採取一次性的轉移,之後友達就開始做獨立的研發,所以在我們接IBM技術的第二年,我就跟研發的同仁說,「我們要斷奶了!」,當然同仁一定會擔心,但經營企業在某些時候就必須展現決心,我記得1999年7月,我們第一個廠蓋好開始量產,8月的時候就決定蓋四代廠,真的是一年就自己來了,有人問我,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決心?因為只有這樣,公司同仁才會相信公司是玩真的,而不是說說就好,也才知道接下來的方向。整個說起來,過去3年多來,包括我們第四代、第五代的廠,都是友達自己建立起來的,這證明當初的技術移轉接得還不錯。
接下來是說,有很多的關鍵技術,還有產品應用的發展上,我們也在思考可行的方向,以及小規模的技術合作,這就不是移轉,而是採取合作開發的模式。
舉例來說,TFT-LCD的應用,最早只在所謂的IT領域,但現在應用的範圍是愈來愈大,已經延伸到消費性電子產品,相對地所需要的技術範圍就很廣泛,電視就是一個明顯的應用,所以像是廣視角、畫面表現流暢的處理技術,還有影響畫面訊號呈現快慢的應答等等,怎麼樣做到跟目前CRT一樣的品質,都是需要突破的地方。

**互利共生的合作模式

**
至於怎麼樣提升合作的層級,這當然會跟公司的體質、規模等議題有關,像中華映管所採取的方式是跟日本三菱擴大專利技術的範圍,坦白講,這種模式還是偏向傳統的技術移轉,但對友達來說,我們現在最急迫的工作,還是怎樣趕快建立起標準化的技術平台,將良率、品質各方面,提升到一定的水準,形成一個有紀律及執行力的團隊,把自主技術的基礎打得更深更好,然後再以選擇性的方式,進行合作研發。
TFT-LCD產業一直是個資本密集與技術密集的產業,最近外界也一直很關切五代廠的議題,從資金面來看,友達已經在紐約上市,資金都已經到位,所以在財務面上算是滿穩當的,在技術面,我們在1997年就開始研發,已經有第四代的經驗,所以我們可以很快地進入第五代,從第四代到第五代,基本的工夫不會差太多,只是當玻璃基板的尺寸變大後,製程方面當然要隨之調整,不過對友達來說,並不是太陌生的工作,3年前我們就成立了製程技術開發小組,很典型的例子就是ODF的液晶注入技術,如果說現在才開始研發,那就來不及了,在建立自主技術的過程中,大家對於研發的重要性,都有一定的體認,最困難的地方還是在於如何找到最好的人才,這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研發這件事,是沒有辦法有捷徑的,一定要找到最好的人才,然後從最根本做起,才會產生出想要的結果。
除了找到對的人才外,面對各種不斷推陳出新的新技術,怎麼樣用系統化的方式去管理、評估也是在建立自主技術過程中的重要環節,在組織上,只要發現有潛力的技術,我們就會獨立出一個技術小組,跟現有組織分開,讓他們全力地投入,比如說我們在3年前從電漿顯示(PDP)小組,獨立出OLED的團隊,同時也把一代廠空出來,提供研發人員進行相關的實驗工作。
我們有個技術總監的職位,配合10多位相關主管所組成的技術委員會,以及半年前的成立的策略規劃室,3個單位從資源的取得、市場變化等方面進行整合,友達現在是一個有規模的公司,時常會有新技術來跟我們接觸,但公司資源有限,總是要經過嚴謹的評估,特別是策略規劃室,我們希望這個單位能從一個更全面的觀察,決定公司下一步的動作。
最近我們新成立「友達科技中心」也是基於相同的思考,只有透過更積極的方式,企業的體質才能改變,說實在的,如果只是比產能,在3~5年間台灣業超越韓國很不容易,與其強攻對手的強項,不如從技術的角度切入,開一條新的路徑,把戰線拉長拉深,而且相對於產能的投資,技術的風險雖然也不小,但總是會累積出成果。
台灣、日本以及韓國在TFT-LCD這個產業裡競爭很激烈,但現在產業也講求互利共生,所以我們相當樂見與日本間有更多的合作機會,特別是日本對於應用面的掌握,還有整個產業生態鏈的完整性,都是台灣目前能力還不及的地方,所以未來雙方的合作,也許可以從過去單一企業間的技術移轉及聯盟,擴展到整個生態鏈的合作,是接下來可以再思考的方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