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卡熱賣,燒出EPS10元的快閃新星

2002.12.01 by
數位時代
記憶卡熱賣,燒出EPS10元的快閃新星
竹北的台元科技園區大樓,鑫創的辦公室裡還存留著簇新的氣息,「這是我們第三次搬家了,」鑫創行銷部協理蘇立群笑著說,「我們也沒想到公司會成長得這...

竹北的台元科技園區大樓,鑫創的辦公室裡還存留著簇新的氣息,「這是我們第三次搬家了,」鑫創行銷部協理蘇立群笑著說,「我們也沒想到公司會成長得這麼快。」
1998年剛成立時,鑫創不過還是窩在工研院育成中心的小公司,不過3年多的時間,鑫創不僅換了百坪的辦公室,所設計的Flash控制晶片,在全球市佔率已近3成,擠身全球前三大,今年EPS更預估可超過10元。
鑫創的成功,除了本身的實力,站在對的趨勢上,更是鑫創一飛沖天的關鍵。
根據Dataquest預估,在PDA、數位相機等應用的帶動下,Flash將進入另一波成長高峰,2002年至2004年市場規模分別約為60億、85億、110億美元。
僅次於DRAM,Flash是市場規模第二大的記憶體市場,與DRAM最大的不同,則是它在斷電下仍能保存檔案的「非揮發性」特質,由於不怕摔、不怕震,儲存方式較有效率,又具有低耗電的特性,雖然技術門檻高,價格較貴,但在數位相機、PDA等隨身電子產品日漸普及下,需要隨身快速儲存大量的檔案,Flash還是成了主流應用。
「在Flash的應用下,控制晶片扮演著畫龍點睛的角色,」鑫創科技總經理林俊宏說道。 Flash強調的最大特色,就在檔案存取的速度,而控制晶片的重要性,就好比光碟機上的讀取頭,牽涉到檔案存取的穩定和速度,以數位相機CF卡為例,使用者拍照後,控制晶片要負責將相片檔案分配到最適合的記憶空間,當用讀卡機讀取檔案時,控制晶片則要將Flash中的檔案傳到讀卡機,「中間最重要的就是檔案的完整及運作穩定,照片檔案在相機關機時能完整保存,檔案也不會在多次轉換間失真,」林俊宏拿著鑫創的卡片解釋。

**產品的靈魂

**
從整個成本分析,控制晶片遠不如Flash來得值錢,以100元為計算準則,控制晶片大約2元,其他的都是Flash的成本,但如果沒有它,所有資料的傳輸,都會出現大問題,技術門檻卻更高。因此,並不適合重視產能利用率的IDM廠商發展,比較適合沒有晶圓廠,但有技術優勢的IC設計廠商。
早在1994年,林俊宏就開始與工研院合作,開發Flash控制晶片,創業團隊是台灣最早在這塊領域耕耘的一群人,也因此,1998年成立的鑫創,在系統架構上累積出足夠的know-how。
林俊宏回憶,2000年5月做出第一顆晶片時,採用的是英特爾早期的CPU架構,授權費用約數千美元,但後進的競爭對手,由於沒有在系統技術上充分了解,為了趕推出的速度,採用ARM的新產品架構,效能更強、功能更完備,但授權費用高達30萬美元,企圖以晶片的硬體規格優勢,彌補在系統上的軟體不足,「鑫創等於用國產的引擎,做出法拉利級的跑車,」他驕傲的說道,因為技術的優勢,使得鑫創可免於價格之爭,保持一定的毛利。
「IC設計的發展真諦,是絕不做me too的產品,」林俊宏指出。
林俊宏的果決,可從鑫創對USB讀卡機市場的判斷中看出。林俊宏說,2000年時,USB讀卡機市場開始起飛,但業界已經開始出現殺價的情況,「產品才開發出來,我就下令停掉。」在嘗試新市場的同時,林俊宏也遭遇過措折,他記得2000年時,音樂唱片市場被MP3打得無招架之力,他覺得這是個市場的好機會,與股東錸德集團籌組了一個大中華音樂加密的聯盟,希望能夠以新的儲存形式,來扼阻MP3,林俊宏找過滾石、水晶等大小唱片公司,概念雖佳,卻未能成功,「因為我們忽略了產業生態鏈的關係。」這樣讓鑫創體會到,產業生態對一家公司的重要。

**產業生態鏈完整

**
「為什麼台灣IC公司近來很多好機會,就是因為產業生態鏈完整,」林俊宏舉例,由於系統大廠都在台灣,鑫創可以更快速提供客戶解決方案,與客戶共同成長,「客戶只要有問題,我們處理的時間不會超過72小時。」
由於CF卡牽涉到與相機的搭配,實際的效能必須要視所搭配的相機,CF卡廠商往往要針對市面上的主流相機做修正,修正過程涵蓋控制晶片,一來一往間非常浪費時間,為了爭取時效,鑫創甚至自己設計出量產CF卡的機器給重要客戶,協助客戶自己測試與修改,客戶也因此能即時推出效能更好的產品。今年10月,日本《數位相機》雜誌針對市面上最新推出容量在512MB以上的CF卡測試,前5名的廠商,有4家是採用鑫創的產品。
隨著CF卡的普及,為了避免與競爭者的殺價競爭,鑫創已逐漸發展出CF卡之外規格的產品,比如SONY力推的Memory Stick,同時也轉往毛利更高的工業用電腦、電腦售票機領域發展。
由於獲利表現亮眼,許多券商及創投,都積極與鑫創接觸,希望能夠參與增資或是爭取承銷機會,但鑫創對此則保持低調,「我們希望可以按照既定的步調走,不要一下子長得太快,」林俊宏說,最快也要等2004年,才有上市櫃的打算,至於增資,「重點不在金額大小,而是能不能幫助鑫創取得更多外部合作的機會。」
雖然自稱創業完全是一種意外,但鑫創的成績,卻不是能用「意外」形容,因為他們清楚知道自己該走的路。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