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設計的最高境界

2002.12.01 by
數位時代
簡單,設計的最高境界
1918年,出身大阪的松下幸之助,帶著100日圓及4個助理創辦了松下電器(Panasonic),從早年的插座、腳踏車燈,到映像管、真空管、電...

1918年,出身大阪的松下幸之助,帶著100日圓及4個助理創辦了松下電器(Panasonic),從早年的插座、腳踏車燈,到映像管、真空管、電視、家電,及至今日跨足電腦、資訊科技,松下電器在全球42個國家,建立了183家公司,發展為500多億美元的全球企業,松下幸之助也因為企業的成功,被喻為日本經營之神。
然而,隨著日本經濟衰退、全球產業結構變遷,松下電器也面臨經營上的挑戰,產品利潤下滑、品牌形象不夠顯明統一,於是松下電器自去年開始推動「創生21」的計畫,目標是重返世界前10大品牌企業的舞台,其中一項就是將原來分散的設計團隊整合成立新公司,重塑松下電器的形象。
1976年進入松下電器,曾參與設計微波爐、影音產品,擔任過《松下電器雜誌》總編輯,且管理過松下電器OEM事業的水間健介,正是松下電器重新出發的關鍵人物。今年4月接任松下電器設計公司總經理的他,在短暫的訪台行程中,接受《數位時代雙週》的專訪,分享松下電器面對數位時代時的思考與轉變…… 。

Q:日本過去就很著重工業設計產品,這次松下設計團隊改組,考量的是什麼?
A:日本在1989、1990年間,泡沫經濟的榮景到達頂峰,東西非常好賣,做什麼都賣得好,所以大家想的是怎麼樣趕快把東西做出來,大量生產的結果,是消費者的選擇性變多,買東西就不單從功能來考慮,比如買一台電視,考慮的一定不是能不能「看」,而是這台電視能不能搭配家裡的裝璜。這對生產者來說,就是一個挑戰,現在又碰上經濟衰退,無法再靠大量生產降價競爭,所以松下電器才會有改組的想法。

Q:改組前後最大的差別是什麼?
A:原本松下電器的設計部門歸屬在各產品事業群底下,做電視的有做電視的team,做冰箱的有設計冰箱的人。可是我們發現,在資訊產業的帶動下,家電已經加入了連結的概念,各種產品必須擺在一起思考,但是過去的組織架構很難做到這一點,常出現不同部門重複做相同的事,不僅浪費公司有限的資源,各部門獨立發展的產品,也很難給消費者一個整體性的印象。
另外,過去日本企業習慣什麼事都自己來,但外界的變化已經太複雜,不是一家公司可以掌握,所以我們也開始嘗試委外合作,跟歐美優秀的專業設計公司結盟,共同發展產品。
雖然大家對Panasonic並不陌生,但距離所謂「好的品牌」,我們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我們的目標是希望松下可以走入全球前10名,消費者一進到店裡面,就馬上浮現我們的名字。

Q:組織上有什麼改變?
A:過去,日本企業是終身雇用制,所以多半是由行政職的觀點來設計人事制度,所以一個好的設計人員,會被升為管理職,可是這對公司不一定最有利,應該要把人用在對的地方。特別是像我們這種設計公司,設計能力的好的人,不一定等同於行政能力好,因為設計講求專業,所以我們在原來的行政職之外,另設一個類似美國專業職的制度,透過一套不同於單純業務考績的觀點,對設計人員進行評價。

Q:在實務管理上,怎麼做評價?
A:松下設計公司成立還不到一年,說實在的,我們也還不是很有經驗,很多想法都還在討論嘗試中。不過我們有幾個基本原則,第一個當然是能不能掌握消費者的喜好;第二,我們很重視設計人員能不能在公司發展的步調下工作,有些人的創意很好,卻不一定適合松下電器的風格;第三,我們強調設計人員要能針對公司品牌形象進行提案,這就不只是設計,還要具備統籌能力。並不是指設計人員真的要做成本計算,而是可以從量產、成本、行銷的觀點,說服其他部門的人採用提案,比如說產品可以賣到那裡?產品的市場有哪些特性?如果連內部都無法溝通說服,也很難在市場上說服消費者。

Q:你剛才提到家電必須有連結的概念,這次來台,你也針對「實現普及網路社會」議題發表專題演講,做為一個專業設計師,你對這個議題的關注點是什麼?
A:數位化時代最大的問題是,東西變得很複雜,人很難去使用它。我舉一個猴子拿木棒打香蕉的例子來說好了,木棒的結構很簡單,卻是猴子最好的工具,不需要經過特別的學習就會用。但是現在的新產品,幾乎都要看說明書,而且還常常看不懂,像有Fuzzy或微調功能的洗衣機,效果很好卻不方便使用。以前只考慮「產品vs.產品」,但在所謂的網路社會裡,整個邏輯應該是「產品vs.社會」,所以使用者介面設計會是一個重要的議題。這不只是畫出容易理解的圖示,或做出好看的外觀,而是怎麼樣從「系統」的概念來思考。

Q:這一兩年韓國工業設計的腳步很快,台灣業者也開始注意到設計的重要性,你怎麼看這二國在工業設計的發展?
A:多數企業在思考「發展」這件事的時候,都很直覺地從技術投資的角度出發,可是現在科技一日千里,技術投資往往是一場豪賭;設計,相對地投資金額少,但效果卻很大。韓國的做法很聰明,我們也清楚看到他們的進步,對我們來說,韓國的確是可敬的對手,不過,如果仔細看韓國的產品,其實,獨創的性格還是不夠。
台灣也有這樣的問題,我這次受邀擔任「台灣優良產品設計」的評審,我覺得產品雖然不錯,但很多產品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台灣的製造基礎不錯,但必須投入更多資金及人才,要提升設計在企業內部的地位,不一定要改變內部結構,委外合作也是不錯的方法,這樣才有機會在這條路上走得更穩。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