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二回合

2002.11.15 by
數位時代
中國第二回合
通用汽車在中國生產的引擎,預計2004年回銷到加拿大組裝成車。摩托羅拉在北京、天津設立全球手機研發、製造中心。中國本土基因體研究的成果,驚動...

通用汽車在中國生產的引擎,預計2004年回銷到加拿大組裝成車。摩托羅拉在北京、天津設立全球手機研發、製造中心。中國本土基因體研究的成果,驚動全球生技界。
全世界的資金、技術一起到位,江澤民發下豪語,到2020年,中國的GDP將達4兆美金,等於目前日本規模。進入下一個經改十年的中國,將走出什麼樣的路?
10月29日上午9點,北京市區往東北角國展中心的路上,車子塞得厲害,收音機裡一直提醒駕駛人繞道避開。「又在辦展(覽),最好到城外遠一點地方去修一個(展覽中心),別老在城裡辦,路都沒法走了,」50多歲的出租車師傅卡在車陣中進退不得,不禁發起牢騷。
國展中心好比台北的世貿展覽館,只是更大,有8個場館,是北京舉辦展覽的熱門地點。這一天,是「2002中國國際通信設備技術展覽會」開展首日,人潮和車潮讓附近交通大亂,車程比平常多花兩倍時間。
展場展示的,是電信公司和企業所使用的通訊設備,像固網的路由器和交換機,和無線通訊的基地台等,和一般民眾關連極低。外地人很難理解這種展覽為何會造成塞車,如果是電腦、傢俱、珠寶或汽車展,和生活的關連性還高一些。

**全世界都想進入中國

**
「想做中國的電信生意,一定得來參加展覽,」Foundry Networks亞太區總經理韋嘉說明,「認識客戶,讓他知道你在這裡,才有機會。」
包含Foundry在內,各國知名通訊設備業者,從摩托羅拉(美國)、思科(美國)、易利信(瑞典)、西門子(德國)、NEC(日本)、三星(南韓)到阿爾卡特(法國),都盛大參加,即使近況不佳、股價徘徊1美元的北電網絡(加拿大)和朗訊(美國),也大手筆租下攤位,8個展館幾近爆滿。
中國國內的電信業者,從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網通、中國聯通到中國鐵通,以及設備業者如華為、中興、大唐和普天等,全部到齊。來自深圳的華為,在現場還展示號稱全球最小的WCDMA(一種第三代行動通訊標準,屬於歐洲規格)基地台設備,頻頻引起媒體和客戶詢問。
以通訊設備銷售而言,中國和巴西是去年全球唯二成長的市場,今年年度尚未結束,但中國肯定是唯一成長的地區。「規模雖然無法和美歐日相比,但全球只有它成長,所以資源會往這裡移動,」會場中一位高通(Qualcomm,開發CDMA無線通訊技術,總部在美國聖地牙哥)的主管指出。他是專程從聖地牙哥飛來北京參展。
中國的GDP在2000年突破1兆美金,今年預估達1.2兆,雖不及美國(10兆)、歐盟(8兆)和日本(4兆),但以金額排名,也算是第4大經濟體。過去10年,外資投資中國累計達5千5百億美金,每一年又有新的5百億加入。這些投資植基於一個假設:中國可以長期維持高成長率,遲早追上日本、歐盟甚至美國水準。「中國成長動能太強,大家都想參與,」前英國首相梅傑(John Major)指出。
10天後,同樣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裡舉行的中共十六大會議上,國家主席江澤民發下豪語,到2020年,中國的GDP將增長為2000年的4倍(也就是4兆美金,等於目前日本規模)。

**中國第二回合的策略

**
這恐怕是1992年1月鄧小平南巡確定改革開放後,經過10年又10個月,外資和中國企業聽到最振奮的消息,特別是中國加入WTO將屆一周年。這代表中國政府將規畫對應的配套政策,推動經濟持續高成長。從十六大之前的連串查緝走私和抓逃漏稅,已透露端倪,而伴隨十六大權力移轉接棒的技術官僚,更被寄予厚望。「這批新上來的副部長和副市長,多在40歲左右,學歷很好,甚至有國外博士學位,走向年輕化和專業化,」經常往來中國的德州儀器亞洲區總裁程天縱觀察。
這群年輕官員要從二把手變成一把手當家做主,還需時間磨練,但他們見過世面,有豐富涉外經驗,懂得折衝談判,了解中國要什麼,以及怎麼拿到。目前招商成績優異的上海市長陳良與和天津市長李盛霖,就是他們5到10年後可能變成的典型。
拔擢這批技術官僚的背後,反應中國發展策略的調整。過去10年,以國內市場換取國外資金,是中國的發展基調,全球各地製造業,從石化原料、塑膠皮、紡織、成衣、球鞋、電腦、晶片到汽車零組件,都往中國集中,為中國創造龐大就業機會,贏得「世界工廠」封號。
以汽車業為例,動作快的通用汽車,已在中國設廠生產引擎,預計2004年回銷到加拿大組裝成車;起步稍慢的福特汽車,也於今年在長安合資成立長安車廠,初期生產入門的嘉年華車型,「滿載年產能是15萬輛,預計明年第一季推出,」福特汽車中國區董事長程美瑋指出。
但是,單純的投資設廠,已無法滿足中國,在改革開放進入下一個10年的當口,引進更多世界級技術,甚至參與制定新規格,是中國的第二回合策略。

**資金、技術,外商不斷加碼

**
連結北京、天津和塘沽的京津塘高速公路,是1976年文化大革命結束、1978年中國恢復運作後,向世界銀行貸的第一筆款所修築。每一天,不計其數的貨車在上頭奔馳,經由北京開到天津港送貨裝船,或是從天津開發區開到北京首都機場運貨登機。
摩托羅拉就是善用京津塘公路的企業之一。它的手機組裝廠在天津開發區,位於天津港旁邊,出貨方便,至於走空運的產品,超過9成送到北京機場,因為飛航班次比天津機場密集許多。在天津市政府承諾全力配合和稅賦減免下,10年來,摩托羅拉累計投資34億美金,在天津從手機組裝廠一路蓋到8吋晶圓廠,並在北京成立研發中心,開發與國外同步的無線通訊軟體和硬體。
對業者而言,既然中國機會多,除了設廠,自然是把研發資源一起帶入。事實上,摩托羅拉在1992年大筆加碼中國前,評估地點有天津和廈門,兩個城市都有港口、製造業基礎和龐大勞動力,內部委員投票時7:7平手,難分軒輊,最後是董事長嘉文(Bob Galvin)投下關鍵票選擇天津,主要考量是天津有28所大學院校和140個科研機構,勝過廈門。
摩托羅拉後來雖然跳過天津,把研發中心設在有70多所大學院校的北京,但是透過京津塘公路兩小時車程(大約台北到台中),研發人員和工廠間互動相當頻繁。「天津是製造中心,北京是研發中心,我們善用兩地特色,」摩托羅拉中國天津廠個人通訊事業部總經理倪銘聲強調。
一旦開了先例,其他同業勢必跟進,否則很難競爭。諾基亞、阿爾卡特、易利信和北電網絡,都在最近兩年成立中國研發中心。
更何況有些技術根本是針對中國量身訂做。IBM在北京西北角上的信息產業基地的中國研究中心,是IBM全球8大研究單位之一,1995年成立,目前有120位碩博士研究員,代表作品是中文語音輸入技術。研究人員開口說話,經過系統辨識,螢幕上自動出現文字,還根據前後文更正同音字並且斷句,對不習慣鍵盤輸入、且尚未使用電腦的廣大中國民眾來說,這極可能是推動電腦普及的「殺手應用」。中國的電腦普及率還不到4%。

**微軟投資中國是投資台灣的100倍

**
在「棒子與胡蘿蔔」策略交相運用下,配合意願高的業者給予優惠,姿態高的業者則予以掣肘,迫其就範,最終中國政府總是達成目的。
以軟體霸主微軟為例,在全球個人電腦作業系統佔有率超過9成,但是進到中國,一直面臨中國官方扶植中文作業系統及Linux軟體做為抗衡。為了表達微軟對中國的善意,比爾.蓋茲多次拜訪中國,並於1998年編列6年8千萬美元預算,在北京成立微軟中國研究院,去年10月更升格為亞洲研究院,是微軟在美國西雅圖和英國劍橋以外的第3大研究中心。
用14.4K窄頻就可在PDA上做同步視訊會議、電腦視覺辨識(像人的眼睛可以看東西辨別)和3D影像(可隨使用者視角轉變而立刻變換畫面)等微軟重押的下一波技術,都在亞洲研究院的實驗室中開發。最近,微軟再宣布加碼中國7.5億美金,準備做更大規模研究和人員訓練。
「微軟在台灣的營收是在中國的10倍,但是微軟在中國的投資是在台灣的100倍,」一位不願具名的資深外商資訊業經理人感嘆,「中國政府真是談判高手。」相較之下,11月初,台灣公交會調查微軟案以行政和解收場,就被部份立委高分貝炮轟是「喪權辱國」。
「師夷之技以制夷」是清末遭逢列強割據時,學到的皮毛;五四運動後,「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的主張,開始觸及根本;而中國近年高倡的「科教興國」和「發展新高產業」,則是提出行動綱領。

**中國將成為規格制定者?

**
對比過去10年外資搶進中國圈地蓋廠,猶如當年八國聯軍各劃租界,只是這一回,遊戲規則完全由中國所定。它的企圖明顯,在引進技術後,要改良創新,成為制定下一波標準的發號施令者。
當紅的第三代行通訊業中,目前有美規的CDMA2000和歐規的WCDMA兩種,中國硬是自己提出第三種規格TD-SCDMA,而且堅決不讓步。中國已是全球最大手機使用國,人數達1.89億,未來還有大幅成長空間。「就它的市場規模而言,的確有本事自定規格,而且別人還得採納,」德州儀器首席院士方進(Gene A. Frantz)說。
今年2月28日,以德州儀器、諾基亞、韓國LG、普天、大唐和一家台灣手機業者為主的6家公司,共投資2800萬美金,在上海成立合資公司凱明,專門開發TD-SCDMA規格的手機內用晶片組和整機設計。這個組合有點突兀,因為諾基亞本身是WCDMA頭號擁護者,在全球已簽下30多套WCDMA設備合約。「加入聯盟(凱明),投資不大,就當買個保險,說不定它(TD-SCDMA)真有機會,」德州儀器亞洲區總裁程天縱解釋。
而西門子更直接和中國政府合作,開發TD-SCDMA規格的基地台設備,目標市場再清楚不過。如果這項規格真成為業界標準,掌握源頭技術的大唐電信,將有機會坐收龐大權利金,成為中國第一家靠智財權獲利的企業。當然,這件事的確定性還太低,但中國政府的決心卻很高。
《華爾街日報》報導,10月底,國務院副總理吳邦國才帶頭召開會議,邀集電信公司、設備公司和金融機構代表出席,商討成立TD-SCDMA產業聯盟事宜。

**基因研究,中國人真行

**
中國要在先進技術掌握發言權,除了行動通訊,當紅生物科技的基因體(genome)研究是另一重點項目。美國的塞雷拉公司在2000年完成人類30億對基因體定序,這項浩大工程是各國齊力合作的結果,華大基因研究中心是中國代表,負責其中1%(3千萬對基因體)的定序工作。
今年,華大自行100%完成稻米的基因體定序,是全球第一個同類計畫研究成果,震驚全球,知名專業雜誌《科學》(Science)特別在今年5月以封面故事大幅報導。「研究經驗是靠不斷累積的,沒有先前的1%(人類基因體計畫),就沒有現在的100%(稻米基因體計畫),」在北京郊外順義空港工業區的華大基因研究中心接受《數位時代雙週》專訪時,中心主任楊煥明博士強調。
走進華大,研究室裡四處可見睡袋和床墊,好像在裡頭紮營,目前400多位研究員的平均年齡僅25歲,以規模而言,是亞洲第一大基因體研究機構,全世界排第6。
就是這群年輕有衝勁的專業工作者,給了中國與世界平起平坐的機會。中國一年培養的大學理工科畢業生達46萬,與美國相距不遠。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Week)分析,中國由於走菁英教育制度,所訓練出來的大學生,整體素質不輸先進國家,但以從事同樣工作的工程師比較,年薪只有矽谷的1/10。
也就是說,中國可以用極低的成本取得腦力資源,而且由於量大,可以同時投入發展多項尖端技術,這是它做為後進國家的優勢,也是吸引外資到中國從事研發工作的另一個理由。「中國科技業會成為矽谷的威脅嗎?」《商業週刊》在封面大膽提出全球關心焦點。

**中國做莊,全世界一起下注

**
即使所得水準不如先進國家,但由於中國機會多,特別是抓準定位、發展飛快的在地企業,對畢業生深具吸引力。
1988年成立於深圳的華為,去年營收24億美元,被國內外同業公認是中國當前技術最強的公司,員工有2.2萬名,其中1萬名是研發人員(在數位時代《中國科技100強特刊》誤植為2.5萬名研發人員)。
從固網到無線,華為的通訊產品線完整,主打中階和低階市場,同等級產品價格比國際大廠低1/3,不景氣時更受客戶青睞,最近才剛分別拿到來自英國和德國的合約,並在6月份進軍矽谷成立分公司,直接向科技業大本營叫陣,使得華為成為眾多一流大學生的就業首選。被問到華為如何在中國與外資競爭人才時,一位華為主管反問記者:「你該去問他們怎麼和華為競爭人才。」
經濟學人信息部(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大中華區高級分析師蓋保羅(Paul Cavey)斷言,中國的上一波成長,是政府策略性引進外資,「而下一波的成長引擎,將來自民營企業的發展,有能力競逐國內外市場,是中國維持8%年成長率的關鍵。」不過,他也提醒,呆帳、不良放款和貪污仍是中國的大問題,如未及早處理,勢必拖累甚至破壞經濟成長。
進入第二回合,中國面對的機會與挑戰都更多。可以確定的是,這是一場無可回頭的賭局,中國自己做莊也下場賭,全世界的資金跟著一起下注。而且,他們只能押中國贏,沒人能承受賭輸的代價。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