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生活和台客搖滾 就是我的獲利模式

2007.01.15 by
數位時代
簡單生活和台客搖滾  就是我的獲利模式
去年十二月的寒冷夜晚,在華山藝文中心空蕩蕩的水泥空間裡,沒有華麗鋪張的菜式,但是有一群人熱情地慶祝屬於他們的成功與歡樂。 這是「簡單生活節...

去年十二月的寒冷夜晚,在華山藝文中心空蕩蕩的水泥空間裡,沒有華麗鋪張的菜式,但是有一群人熱情地慶祝屬於他們的成功與歡樂。
這是「簡單生活節」的慶功宴席,在去年十二月初的周末和周日兩天,吸引了三萬人潮,每個人高達八百元的入場門票,堪稱是近年來最為成功的活動之一。
男主人在眾人的鼓動下接下了麥克風,緩緩的開了口:「我從來沒這麼緊張過,即使是籌辦簡單生活,也都沒有像今天這麼緊張過……,」話還沒說完,台下就響起了陣陣加油聲。
面對著台上靦腆的男主人,眾人都不吝於表達對他的支持與感動:他是張培仁,大家所熟知的Landy Chang,他是許多人尊敬的音樂前輩,也是精神導師,同時也是許多人在音樂道路上忠實的好朋友。
有人說他是「先知」,提早預見了唱片業的興衰;也有人說他是時代潮流的「定義者」,總是能夠看見趨勢水流作最早的發聲。
跟過他多年的工作伙伴說,他就像電影《星際大戰》中的尤達大師一樣,具有絕對領導魅力讓人一路跟隨,合作對象滾石移動台灣區總經理劉玉蘭,對他則是景仰有加,認為只要是Landy出手,事情就會擁有不同的結果。
這是眾人眼裡的張培仁,總是一貫的神準睿智,但是對張培仁自己來說,一貫以來他的努力,都是朝著同樣的方向:每個別人眼中不可能般的嘗試,只不過是反應他天生反骨的那一面: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樣,就是要「冒險」!
今天的張培仁,擁有了另一個職稱,更是另一段冒險旅程的開展。今天的他,擔任的是中子創新執行長,換了一個跑道,但仍舊畫不開他與「音樂」的緊密關連。
簡單來說,中子創新旗下擁有包括StreetVoice.com、活動(festival)策劃、藝人經紀三個單位。看似關連性不大,但卻是張培仁推動台灣在地潮流與生活態度最重要的佈局。

**音樂產業獲利途徑
——找回潮流解讀權

**
張培仁深信音樂是生活風格(lifestyle)與文化的一環,包括搖滾、藍調、爵士等類型的音樂,除了在節奏與旋律上的不同之外,差異更是在各個音樂背後更是反映一種「潮流」,這潮流不但是態度、價值觀更是文化;聽眾在選擇音樂的依據,除了是出於個人對於旋律的偏好之外,更是在選擇一種對生活態度與潮流的信仰。
在這個音樂已經無法靠唱片銷售獲利的年代,張培仁對音樂市場的解藥藥方卻十分迂迴,他認為唯有找回音樂與生活風格的連結,讓音樂成為某種在地文化的反映,最終才能讓聽眾回到音樂市場。
「其實我要作的事情很簡單,就是跟二十年前李雙澤(歌曲《美麗島》和《少年中國》的作者)在台大演唱時摔可樂瓶,說我們要唱自己的歌一樣。我所做的就是要對我們的生活定義、找回我們對潮流的解讀權,讓我們可以過自己的生活,」張培仁說。
在過去唱片市場還能呼風喚雨的日子裡,張培仁就像大師般每年都會語出驚人喊下當年唱片銷售業績期許,而且喊多少,就果真賣多少。喊三十萬張的那年,就出了一個破紀錄的羅大佑,再喊五十萬張的時候,也就又來了個陳淑樺衝破大家的期待。
但是也就在那樣的年代裡,張培仁作了一個讓所有人跌破眼鏡的預言:「一九九○年時,我就說台灣唱片市場會在十年後crash dowm(崩解)」。
「過去的資訊封閉,作唱片就像是在金魚缸裡面釣魚,你餵消費者吃什麼,他們就吃什麼,」張培仁解釋,唱片就是一個夢想的行業,販賣的就是距離,當消費者只有二十分的時候,就算是一個只有七十分的藝人,一樣可以大受歡迎。
但「解嚴」就像支利刃,把前後兩個世代清楚而徹底地一分為二。解嚴後的資訊潮,把金魚缸瞬間打破,消費者不再是在金魚缸裡作選擇,而是在茫茫的資訊大海裡精挑細選。而這還只不過是在消費端的改變而已,因為就連創作端,也在資訊傾倒的浪潮下,有了結構性的變化。
「後解嚴時代,也就是六十五年以後生長的小孩,資訊已經是他們生長過程中的一部份。這也是華人這個民族四千年來的解嚴,他們是華人歷史上第一代的孩子,與西方分享了幾乎同步的資訊」。
張培仁認為,當這些大量的資訊灌入這新一輩的年輕人的成長過程裡,便產生一種創造力,加上創作工具廉價化也讓創作成了簡單便利的過程,當這些人面對著一個瓦解中的唱片產業,不再有虛構的產業標準束縛他們的想像時,創作的空間從此無限寬廣。
「創作從此就自由了,這在九九年的時候我就看見,我稱這個為『Street Voice』,我認為這種街頭聲音最終會取代唱片業者及編輯的選擇」。而這樣的主張,也正和多年後的Web 2.0的「使用者創造」趨勢,不謀而合。

**街頭聲音取代產業標準
——透過網路機制找明星

**
「StreetVoice就是要從根本解決音樂創作端的問題,找出who is true talent(誰才擁有真正的才華),」因為資訊流通後,消費者不再只有二十分,反而各個都擁有八十分的水準,這時候市場就需要真正的一百分才華,才能滿足。
「現在的問題是,消費者覺不覺得他自己應該為音樂付錢?」,正當唱片業對MP3與網路發出怒吼,認為一九九八年MP3的出現,是造成台灣唱片工業由盛轉衰的兇手的同時,張培仁卻認為,MP3不過是加速了金魚缸碎裂的時程,並加速自由創作的年代來臨。
在資訊繁盛暢通的當下,現今的唱片業已經無法靠著複製海外的潮流換取成功,而唯有發掘真正在地的聲音並形成潮流,代表了在地生活態度與想像的音樂,才能獲得認同。
張培仁指出,StreetVoice.com就是要提供一個讓年輕創作人才直接可以與終端消費者進行互動與溝通的平台,並透過網路的機制,用重複不斷的互動、票選,甚至是實體活動的方式一再進行篩選,讓真正的才華得以脫穎而出。未來張培仁更期許StreetVoice可藉著諸如與KKbox、滾石移動所合作的線上內容整合供應服務,為網站帶來財源。
一位業界朋友是這樣看張培仁的,他說:「Landy就是一個可以把形而上的事物清楚定義的下標者」,的確,對許多人來說,張培仁就是可以提前看到潮流與趨勢,精準的為潮流下定義與實體化,而這樣的能力,也讓張培仁無論走到哪裡,都擁有十分死忠的一群工作伙伴。
「Landy的夢就是把華人的流行文化與創意,帶到全世界,可以跟他一起為著這樣的夢想而努力,非常過癮,」一路跟隨張培仁的工作伙伴如是說。事實上,像他這樣一路相挺的支持者,還不在少數;劉玉蘭就指出,即使張培仁一度離開產業,但大家都仍然對他念念不忘,只要登高一呼,就絕對不缺人陪他一同冒險。
這些點點滴滴,其實張培仁比任何人都清楚,採訪時他還不停謙稱自己真的沒什麼,一切都是身邊伙伴一同努力的成果。
「真的得要感謝身邊的這群伙伴,」張培仁回想起當初離開滾石,又遭遇父喪、每天蹲坐家中寫商業企畫案的灰暗日子,他感觸更是深切,「要不是當時阿岳(張震岳)來我家敲門,搬了一台腳踏車告訴我:『去騎車』,……,要不是他我可能現在都還孤伶伶地蹲在家裡寫BP(business plan,商業企畫案)」。
或許,所有的光環與成就都不是張培仁努力的原因,因為所謂的先知、預言家、大師等頭銜,對他來說,其實都不若「冒險家」來得真切,包括「台客搖滾」、「簡單生活」,都是市場上從未有人嘗試的大冒險。
「我最喜歡的就是,當所有的人都覺得你會失敗,當所有人都覺得你在冒險,所有人都覺得你作的事情另類,大家看不懂,而我就最喜歡在這樣的情況下慢慢理出頭緒,反而是事情作完了以後都很煩」,他說。
面對記者的採訪時,張培仁更是不諱言:「我真的不喜歡採訪,很無謂,本來就是大家一起作的結果,」也或許就是這樣的反骨個性,讓張培仁總是可以勇於嘗試。而當被問到為何敢於作不同常人的事時,他更是灑脫的表示,因為「服從」的那一套,他一向作不好。
張培仁說,高中時當他被父親責罵為什麼不跟其他人一樣時,他就回以:「那是因為他們都錯了,大家都在做一樣的事情怎麼會對?」簡單的故事,除了表現出他的「就愛與眾不同」的那一套時,更是證明了他從小深植心中「多元文化」價值觀。
或許,與其說「每個人作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是「簡單生活」系列活動的號召,還不如說這是張培仁一生的信仰吧。從今爾後,我們還是會不停地看到他在市場上一次次將他信仰與價值觀,透過他最愛的文化創意產業,持續發光發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