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瘋創意產業

2007.01.15 by
數位時代
上海瘋創意產業
在先進國家,創意産業對GDP的貢獻居各行業之首,更被視為現代服務業中最具發展潛力的産業。 英國是第一個提出發展創意産業的國家。一九九七年,...

在先進國家,創意産業對GDP的貢獻居各行業之首,更被視為現代服務業中最具發展潛力的産業。
英國是第一個提出發展創意産業的國家。一九九七年,英國創意産業産值僅爲六億英鎊,約九.六萬名從業人員。今天,英國已經有十二.二萬個不同類型的創意産業公司,創意産業就業人口爲一九五萬,位居各産業之首。
創意産業也是當今美國最紅的産業。在美國,著作權是排名第一的出口項目,超過服飾、化學製品、汽車、電腦和汽車等。
在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欽點下,創意產業成為當前政策積極「照顧」下的當紅炸子雞,上海一些由舊廠房、倉庫所改建而成的創意聚落,也被轉移到聚光燈下,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
其中尤以蘇州河沿岸的「藝術倉庫」、泰康路的「田子坊」、建國路「八號橋」、以及上海著名藝術師陳逸飛生前一手策劃設計的「逸飛街」,最受矚目。

**上海創意園區遍地開花

**
當「自主創新」成為像商品一樣可以消費的概念時,一窩蜂的現象也就不足為奇了。幾年前當溫州商人丁向東買下泰康路舊廠房數年使用權時,看中的只是周圍原汁原味的石庫門房子,但隨後藝術家、創意工作室蜂擁而至,要求他把廠房分割出租,目前日租金已經超過六元/平方米,供不應求的局面讓他始料未及。
正是這股熱潮帶動了上海「創意園區」遍地開花。
根據統計,上海目前已經掛牌的創意産業聚集區有五十家。至二○○七年底,還會擴充到八十家,計畫吸引三千至五千家創意企業。
然而,正在萌芽初期的創意產業也遇到了瓶頸,單位租金不斷上升,使得小型工作室和SOHO族無以為繼;中國政府對於知識產權的保護,力有未逮,更是創新型產業最大的夢魘。
可以想見,從「中國製造」到「中國創造」,其間道路並不平坦。在廢棄的廠房中,誰能脫穎而出登上國際舞臺,需要的不只是創新思維,還需要克服挫折的堅強意志。

**中外藝術家
齊聚泰康路「田子坊」

**
泰康路位於上海市中心的盧灣區,1999年初盧灣區政府與街道辦事處將泰康路定位爲工藝術品特色街,通過舊廠房、舊倉庫和舊民宅的轉讓和置換,吸引了國內外從事創意設計的藝術家進駐。1999年,陳逸飛利用泰康路的廢舊倉庫建起了工作室。很快,泰康路從一條默默無聞的小街變成藝術街,和蘇州河的藝術家倉庫相比,不遑多讓。
位於泰康路「田子坊」內的一座五層廠房已改建成都市工業樓房。來自10個國家與地區的藝術人群,在這裏設立了設計室、工作室。廠門前有10根旗杆上飄著10面不同國家的旗子,就像一個小型的國際藝術博覽會,東西文化在這裏交融。

**浦東「逸飛創意街」
吸引奢華品牌進駐

**
由已故上海著名藝術家陳逸飛親自參與建築設計外觀的「逸飛創意街」,位於上海浦東世紀公園,全長800公尺,分爲地上與地下兩部份,總建築面積2萬平方米,打造出嶄新的創意産業園地。
逸飛街由三大盒型建築組成,分別命名爲飛來石、天堂火、琉璃水坊,流動於各個地段的綠色雙層小建築,單體面積在200平方米左右。按照陳逸飛的原始想法,這裡興建完成之後將密布現代、時尚的頂級創意工作室和藝術創作工作室。
目前商業街只租不售,日租金均價5元/平方米,軒尼詩、勞斯萊斯、香格納畫廊等全球奢侈藝術品牌都已經表示了強烈的入駐願望。

**藝術家偏愛老廠房
炒熱蘇州河邊倉庫

**
自1998年臺灣設計師登琨豔率先入住上海蘇州河邊的倉庫,成功詮釋工業舊倉庫的重生價值,許多藝術家紛紛跟進,在西蘇州河路1131號、1133號倉庫等地落戶,成立工作室,這些藝術家的自主行為使得蘇州河岸的老廠房,一夜之間聲名大噪。蘇州河北岸的四行倉庫,也搖身一變,成為身價百倍的「藝術倉庫」。
隨著愈來愈多藝術家進駐,莫干山路50號春明工業園區開始崛起,這塊園區原的前身是上海春明毛紡織廠,1999年工廠資産重組,空出了四萬餘平方米的廠房出租,僅僅兩年光景,莫干山路50號就崛起成爲上海最大的藝術倉庫群。

**創意工作室
進駐建國路8號橋

**
8號橋,位於上海市中心城區盧灣區建國中路8-10號,占地7000多平方公尺,總建築面積12000平方公尺。園區由20世紀70年代所建造的上海汽車制動器廠的老廠房改造而成。
昔日12000平方公尺的7幢舊廠房,如今已改建成辦公樓,厚重的磚牆、斑駁的地面,帶有鏽斑的鐵板斜梯,訴說了這棟建築獨特的歷史意義。在辦公樓的2樓,設計師以綠色「門字」造型的天橋連接了7棟房子,。
如今的「8號橋」已成了創意産業集聚區的時尚地標,不但吸引設計金茂大廈的SOM公司、吳思遠工作室等51家知名創意企業入駐;英國創意大師設計外灘新地標「上海之吻」的藍圖也是在這裏誕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