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grade的重要、需要和必要

2002.10.15 by
數位時代
Upgrade的重要、需要和必要
雖然台北機會較多,但他得重新學習「認路」,還「被迫」賃屋住在新店偏遠的山區,邊數落著「阿扁上台,逼得他中年離鄉背井」所付出的調整成本,他幾乎...

雖然台北機會較多,但他得重新學習「認路」,還「被迫」賃屋住在新店偏遠的山區,邊數落著「阿扁上台,逼得他中年離鄉背井」所付出的調整成本,他幾乎撞上前面的台北市公車。
運匠的處境確實堪憐,但問題是換了別人當總統,他就可以在高雄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日本在10年內換了10位首相的例子告訴我們:我們現在碰到的經濟難題,顯然已經超越政治的範疇,單憑一位國家領導人的政策和才智,已經難以左右國家的命運。
我們現在的難題,就是「40年台灣成長經驗vs.全球化新社會」產生的新徬徨,是一種歷史經驗面對新社會的進退維谷,過去的運匠一天賺2000,現在只能賺900,很可能的原因是有100萬人去了大陸,而留下來的人呢,他們所屬企業正急遽承受毛利降低的痛苦,企業再也沒有錢來編列搭計程車的預算;而員工開始恐懼所得無法增加,寧願選擇便宜的公共交通工具。一環扣一環,這纏繞式的衰退,正由高雄的街道席捲向全世界,台灣哪一個政治人物有能力解開呢?
這就是「數位時代」別具特色的痛苦,當Internet把全世界連在一起,所有東西因高效率的世界分工,都變得便宜無比,連帶所有公司的獲利、所有工作者的薪水要增加也變得困難無比。而過去國家或地區裡的領袖,個個變成了「做一事、錯一事」的跳樑小丑,因為他們奮鬥多年來的視野、能力、技術,從來沒料理過這種場面。

**販售全球獨一無二的巴黎歷史

**
什麼是救贖之道?我當然沒有答案,但上個月我造訪了荷蘭和法國,那裡生活得還不錯的人們,提供了一些思考的線索。
到過巴黎的人都知道,巴黎美則美矣,提供的服務卻十分令人不敢領教,除了巴黎人不屑於和英語客交談,購物者往往得排隊結帳看收銀員漫不經心地聊天,Louis Vuitton的店員把客人趕出店門也是奇聞。即使是巴黎失業率最高的1992年,這樣的景況也沒多大改善(台灣的運匠看到這,肯定一肚子火吧)。但為什麼巴黎人可以用這麼差勁的產出,過這麼好的日子?因為巴黎有世界第一的觀光客客戶(每年3600萬人),巴黎人靠販售「全球獨一無二的巴黎歷史」(也包括Hermes和LV的「皮件傳奇」)而取得高所得,他們無畏經濟景氣循環的驕傲,即便法國其他地方努力得多的住民,也心有不平。
荷蘭阿姆斯特丹雖然風光也明媚,但觀光客數目比起巴黎可是天差地遠了,這兒的荷蘭人,是靠運作著許多國際品牌(例如賣「多芬」的Unilever)、跨國企業(例如Heineiken啤酒)和貨物轉運而活。除了市中心區一小塊運河地帶,阿城的經濟樞紐是在市郊一棟棟玻璃鋼架的新建築裡,和巴黎人比起來,荷蘭人的效率與服務都是首屈一指,有趣的是:他們服務的對象都在數千里之外。在台灣,你除了可以喝它的啤酒、買它的刮鬍刀、用它的多芬,還有它的壽險(ING安泰)與信用卡(ABN AMRO荷蘭銀行)。荷蘭人是靠它領先群倫的「運作全球事業」能力而活,和巴黎人比起來,荷蘭的這項資產並非世界獨一無二,所以荷蘭可是兢兢業業經營著他們的富裕,隨時保持改良和增益的動機,阿城工作者一般都會說德、法、英、荷四種語言,而他們也比巴黎人好相處得多了。
巴黎和荷蘭,都在新興的全球化網絡裡佔據了一個鮮明的位置,世界的經濟缺他們不可,巴黎和阿姆斯特丹市民理所當然擁有好日子。而台灣原本在全球化網絡的位子--「製造工廠」,正被中國大陸快速取代,我們當然也順理成章地狼狽不堪。如果由國家發展角度來看,台灣如何快速找到全球化社會中另一個不可或缺的位子,恐怕才是計程車司機能安身立命的唯一解決方案。

**人民自我upgrade的學習史

**
但這個路子是什麼呢?巴黎的富庶是學不來的,台灣沒有它在地歷史的活資產,但看看荷蘭人民兢兢業業度過過去300年,我們應可找到若干啟發,那就是運用「什麼都沒有的缺憾感」(土地狹小、礦產掛零、農業貧脊),去增益自己在世界經濟中的獨特附加價值。由出海冒險開始,他們熟悉了造船、碼頭、貨運;接著由冒險而建立的貿易開始,他們學會了最早的證券金融(籌募資金)、保險(避險);從而由世界最早的貿易開始(東印度公司),他們學會了跨國品牌行銷。荷蘭的近代史,就是一部人民不斷自我能力upgrade的學習史,上述各產業,荷蘭人不是拿下世界第一,就是名列前茅,而他們人口還比台灣少800萬。
而擅長製造的台灣,下一步得增益的能力會是什麼?「工業設計」會是一個方向,因為它會增加MBT(Made By Taiwan)產品的附加價值;「區域金融」也會是個好主意,我們應該可以在中國大陸金融國際化或自由化的過程中,扮演某些角色;「媒體產業」更是好出路,雖然你未必喜歡台灣媒體的八卦和捕風捉影,但台灣的媒介在中國人社群中,還算是最好看的。當然,我們看、聽、說、寫英文的能力也不夠好,如果夠好,台灣人將會是歐美國家到中國最好的「代理人」。
台灣和世界一樣,都正由國家經濟邁向區域和全球化經濟,你可以比政府更早做好準備。如果台北和高雄都能在新全球地圖上嵌上新特色,即使國際化能力最低的計程車運匠,生活也可以大不同。關鍵就在「upgrade」這個字,你的自覺和努力,可以讓這社會裡大部分人的泛灰人生白回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