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On-line Game,獲利大翻轉

2002.08.01 by
數位時代
借力On-line Game,獲利大翻轉
若說遊戲是台灣的當紅產業,那麼智冠科技堪稱當紅產業的當紅企業。 股市行情說明智冠的身價。從1999年第三波率先股票上櫃後,至今遊戲廠商幾乎...

若說遊戲是台灣的當紅產業,那麼智冠科技堪稱當紅產業的當紅企業。
股市行情說明智冠的身價。從1999年第三波率先股票上櫃後,至今遊戲廠商幾乎全員到齊(除華彩之外),當其他同業結束蜜月期之後,紛紛隨大盤一路下滑、跌破承銷價,只有智冠從上市的100元一路穩步攀升到135元左右,成為遊戲類股的股王 。
「智冠有通路代理,也有自製單機版和線上遊戲,產品線最完整,」聯合投信研究員石隆智分析投資人看好智冠的原因。第三波總經理周謀式也認為,智冠「最穩」,特別是線上遊戲為自製產品,而且在線人數保持在損益平衡點的兩倍。
解析智冠的利潤結構就不難發現箇中原因。智冠今年預估每股稅後盈餘為9.1元,其中轉投資62%、經營線上遊戲的中華網龍,就貢獻了7.4元。中華網龍,去年未上市公司獲利率榜首、今年每股盈餘看上30元,就是將智冠推上高峰的重要力量。
而這一切,只因智冠在3年前以2000萬元投資了4個年輕人,「真的是幸運!」智冠總經理王俊博笑著說。

**台灣做Game的老芋仔

**
從事遊戲產業19年、戲稱自己是「台灣做Game的老芋仔」的王俊博,在當時遭逢經營的一大難關,盜拷遊戲大行其道,嚴重打擊正版遊戲銷售。王俊博苦思對策不得其解,這時,智冠旗下開發單機遊戲的太極工作室的4個年輕人,向王俊博提出2000萬製作連線遊戲的想法,王俊博思考了一週,同意這個計畫。
看起來像一場豪賭,但在王俊博的算盤裡卻是輸少贏多。首先,2000萬看來不少,但也不過等同開發4套單機遊戲的成本,「開發遊戲總會有幾套不賣,」王俊博將這筆投資納入風險控管。其次,這4個年輕人不但學歷高,而且過去研發成績在智冠眾多工作室中表現最好;第三,王俊博要求他們在進行新計畫的同時,也繼續開發單機遊戲。
形容自己「用錢很摳」的王俊博,可真把控制成本的功力發揮到極致,其他同業必須花上一億元才能跨進的門檻,智冠用1/5的資源就完成了。
這當然不是王俊博第一次展現以小博大的功夫,智冠19年時時都可見這樣的案例。
1991年,智冠經營遭逢第一次的營運的困難。身為代理國外的先驅,智冠開始遭遇同業以高價搶奪代理權。對成本極其敏銳的王俊博自然不願陷入這樣的泥淖,「你沒看到那些外國人的態度,捧鈔票給他,還拿你當凱子,」王俊博決定自己開發遊戲,分散代理成本日益提高的風險。

**做一件事同時達到幾個目的

**
自己開發遊戲,一定要先成立研發單位嗎?錯!王俊博的第一個動作,先舉辦遊戲創作比賽(金磁片獎),總獎金200萬,人才和作品就自動上門,還為公司行銷帶來造勢的效果。金磁片獎舉辦3年,為智冠帶進許多套現成的遊戲產品和9個工作室的人才。
當智冠開始減少代理產品、改做自製遊戲,過渡期間產品變少,原本負責通路業務的人力就多了出來。資遣嗎?錯!王俊博將人力挪去出版雜誌(台灣最早的遊戲雜誌),宣傳自己的產品,這個行銷工具為智冠匯集大量玩家,每個月的花費僅僅20萬元(刊登報紙全版廣告,只能登一天)。
原本從事唱片業的王俊博,深諳廣告對產品銷路的重要。當自製遊戲問世,就想打電視廣告(台灣第一個打電視廣告的遊戲廠商)。廣告製作很花錢嗎?錯!0元。他借來兩尊布袋戲,用V8拍一段格鬥畫面,將遊戲畫面合成進去就完工了,100萬的預算全用來買時段。「就像很多歌根本不好聽,天天跟著連續劇一起播,也紅遍大街小巷,」王俊博比喻。
發現了嗎?王俊博的算盤裡,從來都是「做一件事,同時達到幾個目的」,投資長期、為現在造勢,同時控制風險。王俊博從前經營亞洲唱片公司,策略也如出一轍。「我用經營娛樂事業的方法經營遊戲產業,」王俊博分析:「娛樂事業最重要的成本,不在產品製作,而是行銷。」

**用小錢把菜鳥捧紅

**
《娛樂經濟大未來》(The Entertainment Economy)一書中提到:「以前,才能的成本佔影片成本的1/3。現在,這個比例倒過來了。製作人知道,他們需要叫得出名字的才子,才有機會得到市場的認可。」
而王俊博的邏輯是,經營娛樂事業要賺到最高毛利,不是花大錢簽下巨星,而是用小錢把菜鳥捧紅,賺取最大價差。
當然不能將智冠如今穩健獲利的原因,完全解讀為王俊博的「摳」。智冠總能在致命的危機來臨前,幾經嘗試失敗後(自製單機遊戲最初3年虧損,第一套網路遊戲也失敗),備妥自己的研發能力、行銷工具,全因王俊博這套「低成本起動規格」的經營哲學,才經得起多方嘗試、累積多元能力。
王俊博並不是個典型狂熱的「遊戲人」,既不像遊戲橘子總經理劉柏園,在國中時代就愛上任天堂裡留著大鬍子的馬利歐;也不是即使家計沈重、也堅持做遊戲的大宇科技總經理李永進,王俊博不懂技術,卻比其他同業更熱中自己開發遊戲(雖然原因是為了省成本),更高的經營精準度,讓智冠在產業的起落淘汰中持續得更久。
再說一則關於王俊博的故事。4年前,智冠開始在大陸經營遊戲通路事業,現在已經是大陸最大的遊戲通路商,預計今年全中國將拓展到30個據點,而且王俊博沒有任用台灣幹部,親自帶出一批大陸團隊,理由何在?答對了,薪資成本高。
「經營通路不需要技術,只需要努力,很快就可以學會,」王俊博急忙補充說明,派台灣幹部過去,很快又要調回來,台灣又沒合適的職務,「結果反而流失人才,傷感情。反正台灣還有很多事可以做。」
王俊博最近忙於開展代理韓國線上遊戲(轉投資事業遊戲新幹線科技推出〈仙境傳說〉。重拾國外遊戲代理業務,因為同業以高價搶奪代理權的情況減緩,同時智冠如今實力增加強,談判籌碼增加,「價格便宜了,可以仔細選幾個好產品來做。」
這個遊戲產業的「老先覺」,算盤上怎麼可能只盤算一件事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