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歲將公司送上Nasdaq的台灣囝仔

2002.08.01 by
數位時代
22歲將公司送上Nasdaq的台灣囝仔
下班後到地下1樓的喜滿克戲院看場MIBⅡ,散場後轉到11樓的Plush喝杯Martini,或是在1樓剛下6折的Moschino裡閒晃,這個解...

下班後到地下1樓的喜滿克戲院看場MIBⅡ,散場後轉到11樓的Plush喝杯Martini,或是在1樓剛下6折的Moschino裡閒晃,這個解決城市人無聊恐慌症的京華城,在納莉颱風造成全台大淹水時,曾經被懷疑是否能準時開幕。
威京集團主席沈慶京的憂慮不只是天災,「12年前,我就買下京華城這塊地了,一年利息就要50億,」沈慶京說,京華城越早開幕,營運收入可以減輕利息的壓力。後來經過朋友介紹,沈慶京採用了維時科技的建築軟體,重新安排施工流程,7個月後,即便歷經納莉颱風威脅,京華城開幕時間還比預定時間還早。
沈慶京的那位朋友,正是維時科技董事長江明昌(當時,江明昌只以個人名義投資維時科技,2002年5月才正式接任維時科技董事長一職)。如同台灣其他創業家,總是善於把「趨勢」和「機會」做最好的結合,34歲6度創業的江明昌,身上流竄著「不安於現狀」的血液,他創業的公司曾被購併,也曾經因為被小股東檢舉虛報假帳黯然離開公司,不過,他還是覺得,「創立新事業,真的很有趣,」江明昌說。
「19歲那年,我就自己開公司了,」江明昌說,還在美國念醫學院時,看到台灣通訊市場開始起來,便和同學湊足資金,背著家人進口手機賣到台灣,「那時候真的太天真了,」一心想賺錢的他們沒把17.5﹪的進口關稅計算在內,結果「價錢太高,貨賣不出去,」江明昌搔著頭說,後來只好低價出清,總共賠掉400萬。
江明昌回憶,「公司裡有90個人等著我發薪水,」除了回家跟父親下跪借錢外,還跟同學父母親伸手借錢,「找錢真的太難過了,」每回跟同學父母一起出遊,就彷如跟「債主」同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江明昌對那段「親友債」的日子相當感慨。
為了早日還清債務,江明昌還到拉斯維加斯試賭運,結果竟然意外贏得一筆為數不小的金額,幫他解決了債務之苦。這種看準機會奮力一搏的賭徒性格,有可能全盤皆輸,但是,也才可能在下一次機會迎面而來時,全面翻身。

**繳400萬學費, 賺回2億美元

**
22歲那年,另一個翻身的機會來了。當時檢測愛滋病需要一個星期,江明昌心裡想,如果可以縮短測試劑檢驗時間,也是一個大商機。首次創業的挫敗讓他學會不躁進,這回跟父親仔細商討後,找來幾位生物科技界朋友合資,開始穩扎穩打的做實驗。
江明昌回憶當時的實驗,「每天把酵素注射到老鼠身上,看看有沒有反應,」卻意外研發出大腸癌檢測劑,「雷根當年用的大腸癌檢測劑,就是我們家的產品,」江明昌得意地說,後來公司在Nasdaq掛牌上市,最後被美國某藥廠收購,買單出場的他淨賺了2億美元。
江明昌的父親深怕他志得意滿,沒收他所有錢財,只給他3000元美元,要他到中國大陸設廠,「一下子到海南島設摩托車工廠,後來又去南京做火腿……,」江明昌說,1980年代中國大陸物資還很貧乏,適應不良的他,週末一放假就直飛香港大吃一頓。直到1993年,江明昌的表舅想做通訊相關業務,江明昌自告奮勇去推業務,「我幾乎是逃回台灣,」他笑著形容。
後來江明昌也做過ISP(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網路服務供應商)和網路電話設備,在創業路上,有風有雨,最後席捲他的風暴,是他擔任冠遠科技(網路電話供應商,由美籍華人張邵堯所創立)亞太區總裁時,當時他被小股東指控虛報假帳、利益輸送,因而黯然離開冠遠科技,「我整整休息半年,反省自己犯錯的原因。」
在創業的路程上,江明昌瞭解資金運作的流程,摸清中國大陸的通路,還有業務銷售的技能……,然而這次跌倒,他又學到了另一課:「人」才是組織裡最重要的資產,「再好的公司,都可能被人毀掉,」江明昌說出他的心得。
當維時科技創業團隊資金用罄,而找上了江明昌時,這個有15年創業經驗的年輕老手,為什麼決定伸出援手,「下海」協助維時科技?
「這個團隊來找我之前,已經3個月沒領薪水了,」問他們為什麼不早點求援?現任總經理邱怡樹笑著回答:「我們非要戰到最後一秒為止。」這些人的堅持,重新點燃江明昌對新創事業的熱情,鼓舞他重新回到戰場。
才34歲的年紀,卻已在15年間6度創業,這就是台灣典型的創業家,即使駛在險灘急流,也總能掌穩船舵,在下一次的驚濤駭浪中,從容以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