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生活我們不喜歡被貼標籤,網路卻整個簡單化了,這有一點危險。」

2007.03.01 by
數位時代
「現實生活我們不喜歡被貼標籤,網路卻整個簡單化了,這有一點危險。」
要談貼紙的意義,還是必須從瞭解它的功能開始,功能不一樣意義就不一樣。像我看六年級大會堂,那就沒有什麼訴求,在我看來,貼紙一種自我表述,一種認...

要談貼紙的意義,還是必須從瞭解它的功能開始,功能不一樣意義就不一樣。像我看六年級大會堂,那就沒有什麼訴求,在我看來,貼紙一種自我表述,一種認同,比如說我們可以說我們是龐克一族,或者是各式各樣的認同。
另外一種是有特定訴求,連署抗議,這個部份有可能是自我表述,比方說「我是綠黨」和「我投綠黨」,「我是綠黨」是自我表述,「我投綠黨」則一定是有原因的,和特定的脈絡有關。
我覺得透過貼紙來自我表述太廉價了,因為這太輕易就可以做到,尤其是很多時候又不是你自己做的,認同得太簡單,太輕易表述一種認同或者「認不同」。我認為這裡面有一個弔詭,自我表述常常是相對於主流社會有一些貼標籤的方式,像是我們不會說我是男生,我是女生。
基本上,會成為一個標籤,它不太會是一種我們已經清楚既有的社會分類,比如說我是異性戀。但是,有人會說我是同志,或者說,在網路上多數人是七年級生、八年級生,所以會有人標示六年級大會堂。這裡面其實有很強烈的弔詭,我覺得認同本身很OK,但是,透過非常簡單的貼紙,使認同過程變得粗糙。

**認同太簡單會變粗糙

**
對我來講,認同是一個很細緻的東西,但過程太粗糙時,有時候會變得太簡單,甚至是粗暴,粗暴的意思是說它使得事物太簡單的被二分。相對來講,如果沒有配套的論述,很難去精確的區分自我表述。
我不是本質性的反對自我表述,但如果只是單純看到這個東西,然後覺得它很炫,然後它在表述認同的過程也顯示了它對其他東西的不認同,這個東西如果透過貼紙的形式,反而有可能壓縮了論述的空間,甚至是表達情感的複雜性。可能很多論述都簡化成一個貼紙。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都討厭別人給我們貼標籤。我們會說:「這是一種污名化;你不要給我扣帽子等等。」這是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會感到焦慮的。但是在網路世界,透過貼紙,可以強而有力,但因為太過迅速和強而有力,反而簡化了所謂的認同。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不喜歡那樣,我們敏感那樣,但在網路上我們卻傾向讓事情簡單化,如果是表述行動就算了,這有一點危險性,簡化認同的危險。
表述我是六年級生、我是不想結婚的人,可以從中發現:任何一個網路上的標籤都還是對照現實世界的規則,中性的東西畢竟是比較好的。這些標示可能讓人們缺乏踰越某種界線的想像,就我個人來說,我不喜歡用這麼簡單的方式來標示我的認同,因為認同是很複雜的,對我來說像是光譜,都是二分、互相排擠的。
但是網路本來被預期要突破主流媒體的空間,或者是說突破我們現實生活沒有辦法串聯起來的空間。反對媒體污名化七、八年級生的時候,這個東西就是突破主流媒體的疆界,讓討論辯的可能,而且一定有人對此感到很感冒,甚至很想要藉這個機會多說什麼,就可以形成討論。
比如說現在有一個貼紙是「我是同志」和「我支持同志候選人」,對我來說我會貼後者貼紙,我覺得我是同志這件事情,貼出來就是截然二分。議題性的貼紙可以擴大討論空間,相對來說,標示身分的貼紙可能壓縮。「我是同志」就是一個均質的群體,沒有任何異質的可能性。

**部落格貼紙是雙面刃

**
對我來說,我會使用的貼紙,它必須有一個最基本的討論、情感的表達、或者行動的指向,我覺得這才是有意義。否則,沒有論述,只有貼紙貼出來說我是什麼,那個東西太過簡單,本來這個東西應該要是擴大表述的空間,或是主流媒體沒提到的,結果反而讓它封閉了。
就「自動播放對策委員會」這個例子來說,他原本的措辭自動播放撲滅委員會引起爭議,最後在討論之後妥協,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本來就應該要質疑這些東西。部落格貼紙是雙面刃,它會成就一些事情,也會傷害一些事情,因為貼紙它就是簡化,易於散播,但這樣又缺乏討論的訴求。
我認為貼紙要有一個很明確的訴求和基準,如果說貼紙標示、呼籲了某些行動,那些行動對我來說有意義,我會樂於參與。當貼紙是討論的連結,而不是沒有討論逕自宣告認同,標籤連結的討論串才有意義,沒有討論只有標籤,比沒有標籤更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