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i之東京體驗

2007.03.01 by
數位時代
Wii之東京體驗
過年時分,趁著長假到東京一遊,順道拜訪過去《數位時代雙週》專欄作家、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鄭陸霖,他因為研究計劃之便,滯留日本將近一年,想必對...

過年時分,趁著長假到東京一遊,順道拜訪過去《數位時代雙週》專欄作家、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鄭陸霖,他因為研究計劃之便,滯留日本將近一年,想必對這個變遷社會體察良多才是。
坐上地下鐵電車,換了兩個站,在新宿線的右邊尾端一個叫作「本八幡」的青葉郊城,遇上小鄭夫婦,於車站邊一家蕎麥涼麵老店用完晚餐後,我們信步走回他們在東京的臨時住所。依台灣的尺度看,這出租公寓真是迷你,但東京就是這樣,你僅能在極小的空間內竭力安排入所有必要的機能,帶點委屈也帶點幸福,說著說著,我們很快就在電視機前就位,不是看節目,而是準備玩任天堂去年底剛上市的遊戲機Wii。
就著兩根模擬感應與操控搖桿,我和小鄭打了好幾局網球、棒球與高爾夫,接著兩家夫婦再打了場保齡球配對賽,離開他們家回池袋旅館時,我清楚感覺到整個身體都已濕透了,雙臂隱隱作痛,這才發覺,我們沒運動真的也夠久了。
和新力的PS3與微軟的Xbox 360比較,Wii的特色不是霹靂的畫質與立體聲音效,而是更傳真的互動性,搖桿裡的感應晶片可以察覺你出手時的角度和力道,再加上隱藏其中的迷你喇叭與震動裝置,打球類遊戲時便真的像是打球一般,可感受到球的回彈與微妙調整造成的不同。鄭陸霖以另一個「釣魚」的遊戲舉例,你可以左手拿一支遙控器當釣竿,右手拿另一支遙控器當捲輪,要釣上魚就必須雙手並用,因而玩Wii的人每每大汗淋漓,和玩PS3與Xbox360時的單純手指痠痛,有著天壤之別。
既然當初遊戲時的研發路數捨「聲光音效」而取「互動」,Wii的某些遊戲原創意味十足,例如任天堂屢獲遊戲大獎的「外科手術房」,讓你藉著搖桿當手術刀,一邊在認識外科醫學常識的同時,一邊體驗「動手」時的驚心動魄,而另一種「烹飪」的遊戲,則是必須把搖桿當成菜刀與炒菜鏟來用,當然,舉凡搏擊與打鬥的遊戲,更是它的長處,只不過你必須把搖桿好好綁妥在手上,否則電視螢幕往往便在激動脫手之際就此報銷。
去年12月2日初上市,Wii便一路賣到斷貨,非正式統計,全球大概已經賣掉600萬台,果真,我們隔天遍走東京各大電器賣場,全都掛出「售完」的看板,後來勉強在秋葉原的一家小舖用現金搶著一部。
抱著Wii,一路心滿意足地坐電車回旅館,心想:是什麼樣的現代人心靈,這麼的渴望Wii呢?看著車窗外挑燈夜戰的東京大樓櫛比滑過,看著車窗內一顆顆疲累的面容(一上車就慣性地打開他們的手機,機械式地玩起遊戲或看簡訊故事)打起盹來,想起8成以上的東京人必須為一棟10坪大的房子奮鬥一生,但卻少有時間自己詰問自己:我,是自己這一生的主人嗎?這時,忽然覺得:擁有一部Wii,你透過自己的感官體驗當上了自己的主人,即便仍是那麼虛幻,但那體驗的存在感,卻是無比真實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