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陣、接班,一些人和一些事

2002.07.01 by
數位時代
叫陣、接班,一些人和一些事
我當然也碰到這樣的事。以前媒體喜歡拿我和其他企業經營者比較,最近又拿泛宏碁集團的第二代經營者和我做比較,或抓住他們一兩句和我不同的意見,問我...

我當然也碰到這樣的事。以前媒體喜歡拿我和其他企業經營者比較,最近又拿泛宏碁集團的第二代經營者和我做比較,或抓住他們一兩句和我不同的意見,問我的看法。
但你不會看到「叫陣」事在我身上發生。對這種事情,我是不會「應」的。
對這個事情我有兩個想法:一個關於接班,一個關於相信。

**接班與分家

**
無論那個時期,我們都會看到企業集團有的在合併、有的在分家,主要是為了因應環境變動的策略。但去年宏碁集團分家,不是策略,是為了接班。
早在10年前我就對外宣布要交棒,這不是說說而已,是有計畫在做的。1998年分成5個次集團(宏電、宏科、明電、宏碁國際和半導體),就是為了接班。但那一次的分家並沒有成功,主要的原因是結構不對、資源分配不等。例如宏電,自有品牌和代工不應該在一起,而宏科的資源太少、舞台太小,網路事業又遭逢不景氣,所以整個布局就發生問題。
在媒體的解讀,有問題是危機、是壞事;但對宏碁集團來說,有問題反而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原因何在?
第一次的分家,我們是就著原來的組織架構來分,因為這樣最理所當然,也比較容易,如果當時就像這次打破架構,內部的阻力可能會很大。但因為遭遇困難,逼著大家必須下定決心朝一個合理架構去分,於是,這次就水到渠成了。
我怎麼看我的接班人呢?
先說我自己吧。我對於尋找機會、掌握機會的能力相對較強,例如,當年我成立明碁(現在改名明基)、國碁,現在看起來時機和方向都是對的。但是,在創造機會之後,將這個組織的效益「擠」到最高,我的能力比較不足。但有些人的確可以做得很好,例如,先後領導明碁的陳正堂和李焜耀,由他們來發揮當然是比較適當的。
宏碁現在是分家了,但我們是很多年一起辛苦過來的。1990年初期,因為宏碁狀況不好,讓明基、宏科延後股票上市的時間,這讓李焜耀和王振堂(宏碁公司總經理)那段時間都非常辛苦。有一個清明節春假,李焜耀和我為了海外釋股的事情出國,他原本答應家人要趕回家,但我們在香港機場候補、就是上不了飛機,他打電話回家,他太太非常傷心,他也很難過。
我一直記得這個事情,明基今天表現這麼好,是因為李焜耀,他犧牲很多、花很大的心血在這個企業,所以這個成績當然是他的、而不是我的。對於宏碁其他的經營者來說,情況也相同,我的心情也是如此。
我很清楚我擅長和不擅長的,所以我喜歡掌握機會、創造舞台,一旦組織順了,我就退出,讓可以發揮最高效益的人接手。所以大家會看到我在主導的事業狀況都比較辛苦,績效沒有其他事業好。至於人家要說、要比,這有什麼關係?走自己的路是我的興趣,創造機會是我喜歡做的事。

**叫陣?還是炒作?

**
回到「叫陣」這件事。為什麼我不會回應各種「較勁」的話題,一部份是個性,另外,10幾年前的一件事,讓我從此更小心這個狀況。
那是一件小事。當時宏碁計劃幫微軟進行程式中文化,有一回我跟記者提起這件事,記者求證當時電腦公會的理事長,他只回答:他不記得有這件事,隔天報上就登了好大一篇,揣測我們之間有什麼不合。
看的報紙後,我馬上就產生很大的警惕,這麼小的一件事,居然會變成這樣。從此,只要有可能發生類似誤會的話題,我連被動回應都不做,更別提主動評論別人,讓外界產生較勁的聯想。
別看這麼一件小事,在我經營事業這些年,影響我最深的,都是像這樣的小事。我們必須能從小事就學到一些經驗,碰到大麻煩的機會才會變少,就算碰到了,也都可以從點點滴滴學會的教訓找到對應的方法。
一些人、一些事
泛宏碁集團分家以後,每一個事業的舞台都變大了,大家先看到的是,今年明基起飛了(其實照計畫,去年就該起飛,是不景氣延後了這件事情的發生),明年開始,大家也會看到緯創和宏碁起飛。緯創專心經營代工之後,一直在成長;宏碁要到全世界打品牌,過去只有自己集團的資源,現在是聯合仁寶、廣達等供應商,一起打這場仗,力量大很多。
如果把泛宏碁集團整個加起來,去年應該是台灣第二大民營企業集團,但是外界不看這本帳,拆開來看的結果,每個事業排名都掉到後面。因為分家,現在外界都用宏碁一家來評價我的成績,但我從來都是泛宏碁的思考和布局,而不是單一一個事業。
我在不在乎呢?我想,總會有人願意用泛宏碁這本帳來評價我的努力,如果都沒有,那也沒有關係,重要的是結果。既然每個事業現在拆開來看都還不大,就從這裡開始開始成長,有一天,每一個單獨的集團也都會變成大個子,大家一起跑到排名的前面,這樣不是更好?這一點,我對我的同事是非常有信心的。
我總是相信,一個經營者應該盡力而為,也要安排接班、圓滿功成身退,我也相信人與人相處應該互信,社會應該少一點對立、多一點寬容。總有一些事情是我們覺得「應該」的事,我們也會希望這個社會有一些人也跟我們有同樣的相信,既然這樣,自己就更應該這樣做,如果自己都不加入,怎麼會形成「一些人」?你覺得「應該」的「一些事」又怎麼會存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