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品味,也能 成就事業王國

2002.07.01 by
數位時代
個人品味,也能 成就事業王國
6月初的東京,空氣瀰漫著一股如棉絮般的暖意,快步行走的我額頭涔涔冒出汗水,從JR新宿南口步行到西新宿超高層樓群大約要20分鐘,希望趕在打烊前...

6月初的東京,空氣瀰漫著一股如棉絮般的暖意,快步行走的我額頭涔涔冒出汗水,從JR新宿南口步行到西新宿超高層樓群大約要20分鐘,希望趕在打烊前到達,所以腳程不覺加快起來。來到大樓門口就隱約覺得不對,小貓兩、三隻的人群跟我上次來的情況差很多,一問之下,原來本日公休!晴天霹靂之餘看著鐵門深鎖的Conran Shop,實在心有不甘。
踱回飯店的路上一邊想著,這兩、三年我逛過倫敦、巴黎、紐約、東京各地的Conran Shop,每次抱著朝聖般的心情走進店內,感受國際最頂尖的家居時尚氣氛,歐美國家高級家居用品店不只這家,但Conran Shop獨特的氣質,陳列出的優質生活情境,就像大麻一樣讓人不自覺陶醉上癮。
製造這人間仙境的人物泰倫斯‧康藍爵士(Sir Terence Conran),以他名字命名的Conran Shop不過是他龐大事業集團的一部份,經過30多年的經營,他的勢力遍及建築、室內設計、家具設計、零售通路、餐飲連鎖、精品旅館、美術館、出版社和設計基金會等,影響力從基地倫敦向外幅射出,越過英吉利海峽到歐陸、飄過大西洋到紐約、甚至是地球另一端的日本。所有的事業體都有一個共同的態度;也是康藍爵士一生的主張「Good Life」。

**人人嚮往的生活情境

**
不少混得不錯的個體戶就是靠個人品味做生意,但事業規模很難做大,做大的過程往往面臨喪失個人特色的危機,以至陷入兩邊都難兼顧的窘境。以一個人的信念或生活態度做為材料建立一整座事業巨廈,康藍爵士並非唯一,美國的瑪莎‧史都華(Martha Steward),從媒體節目樹立品味權威的地位,進而跨足商品零售,快速成長為上市公司。這種商業模式無論是在傳統產業或新經濟IT領域都是罕見的例子,單憑老闆一人的風采魅力以及品味導師的身分,做為銷售的信心背書,顯然他們探勘到消費者內在某處未開發的綠洲,他們營造的生活情境讓人心嚮往之,buy it,get「Good Life」。
學美術出身的康藍爵士一開始專精於家具設計,位於倫敦西區諾丁丘(Notting Hill)一個地下室的工作室,專接商業客戶訂單。康藍設計的家具走摩登洗練風格,大受好評之下業務順利成長。但他並不滿足當下的成就,訂作家具的市場規模有一定的局限,而且難以接觸到普羅大眾,康藍希望他的設計美學理念可以推銷給更多人,首先必須克服通路和價位的問題。
60年代的英國,大戰的餘燼消失無蹤,大量興起的中產階級和專業人士對生活品質愈來愈講究,但是市場上盡是父母輩風格的老掉牙家具,當時在美國、北歐和義大利風起雲湧的現代設計家具很少在英國看到,就算有也因為數量的關係,昂貴的價格讓一般大眾難以負擔。

**60年代倫敦的符號之一

**
康藍爵士嗅聞到這股趨勢,1964年在倫敦市中心開了Habitat這間店,一網打盡所有居家生活用品,從沙發、床組到杯盤鍋碗一應俱全,以商品種類來看,是間道地的百貨公司,但Habitat的賣點不僅是價位平實、一次購足貨色齊全,更重要的是康藍爵士用一件件大大小小的商品拼貼出他心目中的「Good Life」藍圖。
強烈風格與生活主張是Habitat數十年不變的特質,即使它在1995年賣給IKEA,Habitat在居家領域的角色依舊是輪廓鮮明、時髦摩登。康藍爵士對於時尚的敏銳眼光,讓Habitat成為60年代倫敦的符號之一,被稱為搖擺倫敦(Swing London)的推手之一。回顧當時Habitat的商品,確實和之前暮氣沉沉畫清界線,迷幻的圖案和簡約的線條,忠實地反映出那個時代的美學口味。
Habitat風暴很快地吹襲世界各地,康藍的「Good Life」主張從抽象名詞變成琳琅滿目的商品,而他也不再安於家具設計師的角色,家具不過是生活美學其中一個螺絲釘,市場對Habitat的熱烈反應讓他窺見個人品味有可能發展成巨大的事業王國,於是康藍爵士將他熱愛的現代風格延伸到其它生活領域,透過他旗下的建築、商品開發、出版團隊大聲宣揚,成為20世紀現代設計最有影響力的人物。
1973年,Habitat在英國已有18個據點,同時首次跨出國內,進軍以口味挑剔著稱的巴黎,精力充沛的康藍再闢新系列Conran Shop,這個掛上他名字的店舖,商品比Habitat檔次要高,就康藍自己的說法是有些商品因為價位或風格的關係無法擺在Habitat架上,特別是設計師系列的商品,康藍不願意優秀的設計就此埋沒,於是Conran Shop成為旗下零售體系的旗艦。
康藍曾經說過:「我深信只要是價位合理、製作品質良好、設計精美的商品一定賣得出去。」即使是走普羅路線的Habitat,依然非常重視設計美學和時髦流行,不因為價格打折扣,但對消費能力和品味層次更高的客戶來說,Habitat是無法滿足他們的,Conran Shop對準他們的荷包和美學品味發射致命的一擊。

**經營重心逐漸轉移

**
Habitat在1981年成為上市公司,隔年康藍買下世界最大的嬰兒用品連鎖店Mothercare與Habitat合併。這個集團陸續進軍男女裝市場,並入主法國FNAC,成為大股東,整個80年代快速發展下來為康藍累積雄厚的資本。90年代初,康藍卸下總裁的職位,沒多久Habitat就賣給IKEA,這時康藍的重心逐漸移轉到Conran Shop和餐飲事業上。
康藍花了350萬英磅從米其林集團買回Conran Shop,開始進行展店計畫,在8、9年之內開了巴黎兩家、東京和福岡各一家、紐約一家、倫敦增至4家,今年下半預計在東京丸之內再添一間。每一間Conran Shop雖然商品內容大同小異,但依所在地方略有調整。就像Habitat一樣,Conran Shop現在也是一次購足型的賣場,巴黎、倫敦和紐約的店舖每間都是佔地廣大,從客廳、臥室、廚房到庭園,涵蓋所有家居生活機能。
康藍爵士的「Good Life」品味在Conran Shop毫無保留地呈現,他所選擇的商品包括著名設計師的經典作品、年輕新銳的前衛之作、以及獨家專屬的設計,在店內逛一趟下來,當今國際在流行什麼,哪些是不被歲月淘汰的經典,這一季最in的居家風格,大致在腦中成型。

**英倫餐館征服花都人

**
餐飲是康藍另一項重要的事業,早在1953年,他就開了一間Soup Kitchen輕食店,只賣湯、法國麵包和義式咖啡,以低價供應基本水準的飲食。接下來30年,康藍斷斷續續開了幾間餐廳,不過都沒有80年代末那麼認真,卸下Habitat的重擔後,康藍以他的大本營;泰晤士河畔的Butlers Wharf為出發點,一家接一家愈開愈入戲。Butlers Wharf這塊區域以康藍投資的Design Museum為中心,各種風格的餐廳、酒吧結合花市和Conran Shop成為倫敦市民週末消磨時間的逛街地點。
康藍爵士開的不是那種老氣橫秋的正統餐館,結合加州和澳洲的無國藉融合料理、新派法國菜、亞洲菜都是他勇於嘗試的種類。可以看出他對於美食潮流的重視,就像每一間餐廳摩登洗練的裝潢一樣,光鮮時髦的都會風貌,深受專業雅痞階級的喜愛,與Conran Shop的客層不謀而合。
英國食物向來以難吃聞名,鮮少聽說英國餐館跨出國門可以存活的例子,康藍卻斗膽將館子開到巴黎去,成天嘲笑英國佬廚藝有多爛的法國人,竟然無法抗拒開在左岸的Alcazar,這間被康藍收購重建的俱樂部,以超級時髦的面目重返花都,立刻成為城內最熱門的話題,康藍即使征服不了法國人的胃,至少他所塑造的氣氛情境,巴黎人是徹底折服。
如果這樣說下來,你對康藍的「Good Life」仍然滿頭問號,看幾本Conran Octopus出版的書應該可以盡窺全貌。這間80年代創立隸屬Habitat集團的出版社,將康藍個人生活品味盡錄書頁之間,IKEA收購Habitat,Conran Octopus被其它財團接手,但是整個出版方向與康藍仍是關係密切,在室內家居、花藝庭園到飲食生活這類軟性書領域佔有屬一屬二的地位,專攻摩登現代的美學風格。
康藍爵士本人掛名的書也不少,談他喜愛的家居風格、開餐廳的經驗、眼中的倫敦,至頭至尾的簡約現代氣味,從他開設第一間Habitat以來沒變過。很難去解釋什麼是「Good Life」,但沒有人懷疑康藍提出的生活情境不是「Good Life」,他把自己畢生的最愛、信仰和生意結合在一起,這種強烈個人色彩的商業模式很難模仿,卻帶給我們一個重要的啟示:風格不是一天造成的。

**有趣的購物戰利品展覽

**
培養風格需要無比的耐心,康藍集團底下有個基金會(Conran Foundation),每年固定舉辦一個有趣的展覽,就是找一位時尚設計領域的名人,給他1萬英磅去買東西,最後把購物戰利品擺在倫敦Design Museum展示,《Wallpaper》總編輯、當紅設計師Marc Newson都被邀請過。這個展覽所費不多,每年一定會引發話題,愛買的時髦人士無不好奇他們究竟買了什麼。康藍藉由這些意見領袖傳達採購優質設計良品的訊息,雖然不是直接替旗下事業促銷,卻隱約地把設計、時尚、購物和Conran的形象串連在一起。
年過70喜歡叼根雪茄吞雲吐霧的康藍爵士,追求「Good Life」的熱情絲毫不減,為了採買Conran Shop新闢的亞洲設計雜貨區,親自遠征越南、印尼、泰國、日本,遇見漂亮的設計雜貨,歡喜得就跟小孩子沒兩樣。有這樣充沛的原始動力和精神,才有可能建立個人品味的事業王國吧。
一面想著,一面心裡在盤算明天去機場前有沒有時間再跑一趟Conran Shop。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