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與榮耀

2002.04.01 by
數位時代
相信與榮耀
打開窗,燕子飛來了。 晶圓代工的訂單回籠,DRAM需求拉升,TFT-LCD面板價格回升。 真的必須慶幸,這樣的政治惡鬥、這樣的人心迷惘,...

打開窗,燕子飛來了。
晶圓代工的訂單回籠,DRAM需求拉升,TFT-LCD面板價格回升。
真的必須慶幸,這樣的政治惡鬥、這樣的人心迷惘,台灣企業一面對付著景氣的逆轉,一面還能繼續栽出許多茁壯的科技產業樹,IC設計、光學元件、手機代工。
這成果,從何而來?許多人會說:正確的時機,正確的策略。
策略的確是台灣所看重而且擅長的。競爭太烈、時間有限,策略最能讓組織用最少資源創出最大效益。然而,正是競爭太烈、時間有限,此刻成功的策略,常會在明天一夕反轉。在氣溫驟降、強風襲入的瞬間,那個引領我們穿越風暴的力量,又將是什麼?
在低盪的時點上,我們看到的,多半不是策略,而是意志。

**總有一口氣撐著

**
和宏碁分家的時候,林憲銘幾乎被所有媒體形容成績效不彰、被逐出家門的經營者,他無暇理會這些嘲訕,要裁員、要打氣、要搶訂單、還要整組織。半年之後,緯創資通「訂單多到接不完」。
沒有人像陳文琦這樣敢與英特爾為敵,他告訴同仁:「在強敵面前要謙虛,但絕不能軟弱。」面對對手在市場的封殺行動,威盛往下游產品延伸,產品變得更加開闊。
1998年台灣人壽民營化,不想失去鐵飯碗的公務員紛紛請調,總公司一下子走了八成的員工,結果,1999年~2001連續三年,台灣人壽囊括保險股獲利冠軍。
如果,他們在面臨困局時,不精簡重整、不研發創新,而像政治人物一樣,忙著找一百個對手抹黑的藉口,忙著各種動員、表態與缺乏真相的記者會,也就會像政治生態一樣,充滿分裂與泡沫化的殘破碎片。即便全球景氣復甦,窗外飛來的,也將是沙塵暴而不是燕子。
總有一些東西,是超越策略之上的。它能讓我們在困頓時,總有用不完的一口氣撐著;在身心俱疲時,寬容伙伴的口不擇言;在全世界都提前宣判你的失敗時,仍能在孤寂的暗路中修正、探索,直到我們的策略為這個世界點燃一盞光明。
那是「相信」。
「要讓同仁相信,這是個有前景的行業。」林憲銘說。
「使用者更需要功能足夠但價格合理的產品。」陳文琦說。
翻開中外傑出企業的歷史,每一本都充斥著危機、重整、裁員、變賣祖產、替換領導人,愈是能痛下決心面對困難的企業,越能鍛鍊出對抗波動的企業體質與文化。
我們不能期待,策略一定成功,情況總是順遂,但我們卻可以期待一個勇於面對困難的人,因為他可以一再一再地將事情做對、讓情況好轉。而相信讓人勇敢。相信,讓人願意為多數人更好的未來,放棄一些固執,表達更多善意,做出無私的選擇。
相信,讓我們可以期待下一個榮耀的到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