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相機NBA中的「歐布連線」

2002.03.01 by
數位時代
數位相機NBA中的「歐布連線」
數位相機風潮來了! 根據Info Trend調查指出,2001年數位相機佔全球相機市場比重21%,預估2006年比重將大幅提高至63%,這...

數位相機風潮來了!
根據Info Trend調查指出,2001年數位相機佔全球相機市場比重21%,預估2006年比重將大幅提高至63%,這個成長曲線,吸引國內至少二十多家廠商投入數位相機製造,當中有傳統相機製造廠商如:普立爾,也有掃描器製造廠如:全友電腦、鴻友等,另外筆記型製造商、家電業者也試著從本身由電源控制或品牌通路等利基,切進數位相機領域。
如此多業者紛紛投入數位相機產業,到底誰最有看頭?台灣工銀證券研究部專業副理簡國裕認為,目前數位相機製造商全是日系品牌天下,但再細看這些日系公司,除了排名第一的新力外,其餘無一不是傳統相機大廠,「顯然傳統相機公司,相機結構與光學影像處理比較有心得,」對應到台灣,簡國裕表示,傳統相機製造廠勝出機會大於其他廠商。負責開發數位相機晶片組的凌陽科技也持相同看法。「傳統相機製造商對於什麼是相機,比較有概念,」凌陽科技影像事業中心協理陳熾成表示。
既然如此,很難不提到傳統相機全球生產龍頭──普立爾。依照日本寫真機工業會調查指出,普立爾的傳統相機全球市佔率達到有15%,堪稱全球第一。挾帶著原有光學技術,普立爾於1990年代末期也正式跨入數位相機組裝,去年出貨約70萬台,今年預計出貨100萬台,雖然有同業表示,目前跨進數位相機組裝的傳統相機廠,還是處於虧損狀態,必須靠原本業務衝營收,但數位相機價格一旦進入殺戮,台灣廠商善於成本控制及彈性製造的優勢,應可有所發揮。

**價格,台灣廠商的機會

**
「今年200萬畫素相機價格將down到99美元到149美元之間,」凌陽科技影像事業中心產品企畫部經理莊振添表示,只要售價低於200美元,日本廠商因為製造成本無法下降,委外比例與速度都會增加,台灣廠商的機會就來了。「普立爾已經具備規模經濟,」資策會分析師陳依凡說,只要國外大廠下單量夠大,普立爾的優勢可立即發揮。
為什麼普立爾能做到全球第一大?當中的秘訣是什麼?完整的相機代工經驗,掌握核心光學技術元件,與日本關鍵零組件公司深厚的交誼,都是關鍵。
「相機組裝廠最重要的工作,不是製造,是組裝後的測試,」台灣柯達行銷經理金玉珍說,相機組裝算是低階工作,最重要的是包括溫度、色彩調整等最後測試,但光是調整色差的測試機器,一台就要10幾萬美金,這些機械設備投資與品管技術,才是組裝廠的核心能力。
普立爾深知相機組裝的命運與規則,在普立爾品管室裡,有20度到50度的環境控制室,也有重物撞擊實驗區,「我們先把相機放到冰庫裡冰一下,再拿出來拍照,看看相機有無異狀,」普立爾總經理劉燈桂一面解釋,一面打開冰櫃,「每一台至少要測試500次!」確保送到客戶手中的每一台相機都沒有問題。
去年9月在大陸佛山完工的普立華科技新廠,更是把普立爾推向世界的頭號功臣。「在這個相機城裡,包括4幢相機組裝線、一幢相機噴漆塗裝線,25條一貫作業生產線,還有郵局、餐廳……,」董事長黃震智拿著新廠藍圖解說著,掩不住興奮神情。在這座廠裡,平均每秒生產出2台相機,每年約可生產出1200萬台相機,今年預估出貨1500萬台相機,也因為佛山廠的完工,足足幫普立爾降下15%的成本。

**關鍵零組件掌握在日商手中

**
當然,要從全球最大傳統相機廠,躍身為全球最大數位相機製造廠,光靠目前資源,尚有一段距離,特別是數位相機的關鍵零組件,像是CCD(Charged Coupled Device電荷耦合元件,具有感光作用,如同傳統相機的底片)、鏡頭、晶片組等還是掌握在日商手中,為免受制於人,普立爾在零件設計本土化及採購本土化上,下了極大功夫,希望能把外購比例從89年的50%,下降到40%。
專門生產鏡片等光學零組件的大立光電,在這時空下成為普立爾的重要戰友。因為台灣相機組裝廠的最大隱憂是:關鍵零組件主控在日商手中取得不易,價格偏高。普立爾董事長黃震智也坦言,和大立光電的合作,主要著眼於零組件供貨穩定,而普立爾也以實際入股,表達對大立光電的重視。
與普立爾成立時間相差四年的大立光電,不但毛利率是同業2倍,在塑膠鏡片方面月產量高達1200萬片,堪稱全球第一大,超越目前上櫃股王──亞洲光學。
「光學設計和精密模具是大立的核心能力,」董事長特別助理邱東泉舉例,鏡片厚薄、凹凸或排列方式的不同,都會影響影像失真與否,以掃描器的鏡頭來說,大立光電一年可以設計出100種,「每一種都是重新設計!」

**掌握市場的敏感度

**
資策會分析師陳伊凡比較,台灣的優勢就是開模技術,結合光學設計和精密模具這兩種能力的大立光電,在鏡片技術上確實數一數二。連亞光陣營裡的華晶科技,也名列大立光電的十大客戶內。「低階鏡片華晶用亞光製造的,高階就買大立生產的,」鑽研光電產業的太祥證券研究員李健偉指出。難怪普立爾董事長黃震智一提到大立光電,都忍不住說:「台灣鏡頭廠中,就屬大立光電最強!」
而兩家公司合作,對大立光電來說,消費性電子商品週期短,透過組裝廠了解客戶需求,可提早研發出下一代新產品。「生產塑膠鏡片是大立光電的重要轉折,」大立光電董事長林耀英回憶,民國76年普立爾建議台灣鏡片廠投入生產塑膠鏡片,打破玻璃鏡片為主流的原則,「後來證明塑膠鏡片才是趨勢,」為此,林耀英為黃震智對市場的敏感度相當佩服。
一個具備規模經濟,一個是光學領域翹楚,前大眾金融集團總監呂宗耀就相當看好這個組合,他認為兩家公司的經營者都很腳踏實地,「投資這些公司當然安全。」呂宗耀舉例,普立爾都是一個部門站穩後,才會再投資新部門,「如果這個部門2年不行,老闆就把它砍掉,絕不手軟,」呂宗耀形容。
在數位相機成長大躍進的時代,全球最大相機組裝廠,與全球最大塑膠鏡片廠的組合,就像NBA洛杉磯湖人隊中鋒歐尼爾加前鋒布萊恩的「歐布連線」,未來將有連場好球可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