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光學中,磨鑽石的人

2002.03.01 by
數位時代
在光學中,磨鑽石的人
今年3月,台灣股市又有一家股王候選公司,即將上市。承銷價格僅次於廣達(承銷價375元)及聯發科(承銷價278元)的大立光電,將於3月11日以...

今年3月,台灣股市又有一家股王候選公司,即將上市。承銷價格僅次於廣達(承銷價375元)及聯發科(承銷價278元)的大立光電,將於3月11日以205元掛牌。
價高,來自它過往的高獲利,最近5年,大立光電靠著生產光學零組件(光學鏡片、光學鏡頭),維持每股盈餘10元以上水準,2000年每股稅後盈餘更高達14.39元。但引人注意的不僅於此,它做的光學鏡片,可是數位相機熱潮中的當紅炸子雞,未來3年獲利仍然看漲,才是它聚焦眾人目光的動能所在。
為什麼以製造傳統相機鏡片起家、位於台中工業區的大立,能有這番榮景?經營者「工業鑽石般」的性格,也許是最好的答案。如同鑽石的產生過程:冗長時間加上磨人壓力,才能造就出折射光華,大立光電董事長林耀英與總經理陳世卿,便是這樣的人物。

**比別人更早看到機會

**
這兩位大立的靈魂人物,一個精專行銷業務,一個是光學領域研發老手,原本是專做家用攝影機鏡頭的德商保勝光學同事,能成就今天大立規模,靠的是遠見和耐性。大立光電董事長林耀英回憶,早年台灣沒有光學技術,聚集在台中的傳統相機工廠或零組件廠以佳能(Canon)等日系公司為主,當年台灣只有一家本土鏡片廠,他認為台灣未來可能承接日本廠商技術的機會很大,衝著這個機會,22年前志同道合的林耀英與陳世卿,聯手合作開始創業第一步。
「一開始,我們根本不知道business在哪裡,」林耀英說,那時鏡片是「稀有動物」,大多數人等著看笑話。面對以前同事的質疑,林耀英勤於拜訪台中相機廠,靠著提供相機維修、替換鏡片的微薄生意糊口,而陳世卿則「看家留守」,專攻鏡片研磨與光學研發設計。
設計,是一開始便決定走的道路。「設計很容易,可是做不出來沒有用,」林耀英解釋說,台灣當時的鏡片製造技術,只能拍出中心點清楚的照片,周圍卻是模糊一片,問題在於台灣空有鏡片研磨技術,卻對鏡片設計毫無概念。靠著過去在保勝光學對鏡片製造過程的了解,林耀英與陳世卿決定自行設計鏡片。
可別小看鏡片研發,光是鏡片厚薄凹凸,便會決定光折射方向,進而影響拍照效果失真與否,而要把一含括10片以上的鏡片組合成一顆鏡頭,其間每一片如何排列,更是另一門深奧學問。
「真正能做出來的東西,才可以稱做是產品」,光學鏡頭只能容許半根頭髮的距離誤差,「投100個物料進去,一個都出不來並不是笑話,是真的,」總經理陳世卿補充說。負責研發的他,當同學畢業後紛紛進入當時主流行業如紡織、石化時,他卻堅持追求自己所好,只寄了一張履歷表給日本佳能。「我從高中時就愛攝影,」採訪過程中一直靦腆以對的陳世卿,眼睛為之一亮,「後來發現攝影需要美感,自己做不來,」陳世卿說。他對攝影的熱愛,轉化成對相機結構的好奇,一腳踏進相機光學領域就是29年,「現在只能在測試相機時,把董事長當模特兒拍照。」

**困難每天都在發生

**
台灣創業家早期老在跌撞間,找到穩健道路,大立也不例外。「創業初期,沒有一件事順利,」林耀英回想,他在外跑業務,看家的事交給陳世卿,學機械出身的陳世卿在一旁苦笑說,連水塔要放在哪裡,水怎麼流,配電要配多少,都要自己一手包辦,後來施工到一半,負責的建築師居然不做了,再不然就是和客戶在交貨上產生問題……面對創業初期的種種挫折,林耀英只是淡淡地說:「倒也沒什麼,困難每天都在發生,現在也不例外。」
大立拿到的第一筆大訂單,是來自全友電腦掃描器所用的光學鏡頭。「負責跟我們談的是陳令(現任虹光精密董事長),他對光學很有概念,一談就成功了,」總經理陳世卿說,原本合作模式是設計由全友負責,大立負責生產製造,後來全友很滿意大立所設計的光學鏡頭,進而連設計都委託大立負責。
1987年,普立爾董事長黃震智建議國內業者發展塑膠鏡片,以應付相機輕薄短小的趨勢,結果只有大立一家認同,並順利生產。也因此,大立順利拉開與競爭者的距離。林耀英說,早期相機太輕,裡頭還要放鉛增加重量,以顯示相機質感,現在反過來要做得輕巧。林耀英分析,「普立爾在第一線打戰,對於客群需求敏感度高,」長期沈浸於行銷業務的他,相信市場的自然引導,便投入塑膠鏡片生產。

**領先,是非走不可的路

**
只要願意學習,沒有難事,林耀英最常掛在嘴邊的比喻是,「大學裡沒有『總統系』,還是有人可以選上總統,端看你願不願做!」這正反映出林耀英一旦決定要做,便會義無反顧的性格。像10年前,為了降低鏡頭製造成本(比如從10片鏡片降低到8片鏡片),大立光電引進一台超高精密非球面加工機,那時國內只有工研院有一台,「那時候我們的資本額只有7000萬,這台機器就花掉3000萬,」林耀英笑著說,這筆錢可以再蓋一座廠房了。
陳世卿在一旁補充說道,這台機器可以製造出巡弋飛彈、火箭的鏡頭,所以還要跟美國國防部簽約表示絕不會製造武器,每年賣機器的老外設備廠,還會派人到台灣看大立到底把機器拿來做什麼,即使耗費去泰半資本額,還有跟國防部斡旋的麻煩,林耀英認為,為了保持領先同業,「這是非走不可的路」。
正因為這樣的堅持,多半時間,兩人都把工作當成樂趣,獅子座的林耀英和陳世卿(因為晚報戶口,所以不知道是什麼星座)在員工眼中是十足工作狂。「你相信嗎?今年過年期間,他們還去日本跑客戶,」在大立光電工作10年的董事長室高級專員高芳真笑著說。
除了重視研發,著重動態管理,更是大立光電另一個勝出的關鍵因素。向來不喜歡開會的林耀英和陳世卿,常常親自巡視廠房,「一有事情發生,我會馬上到現場,把幾個重要人事找來討論完,然後解散,」林耀英強調,為要能隨時掌握公司動態,大立幾年前也導入鼎新的ERP(企業資源管理)系統,急性子的他說,等到月底才看到會計報表太慢了,要能隨時調整,「免得公司倒了,都不知道!」
這種隨時注意內在與外在變化的特性,也反映在林耀英與陳世卿對自身學習的要求。「每次打電腦時,我都很怕總經理站在我旁邊看,」董事長特別助理邱東泉笑著說,別小看他們一個年近70,一個年逾半百,對電腦知識的涉獵豐富,不下於一般年輕人,像他每回用Excel試算表時,陳世卿就會在一旁教導他用哪些功能會更便捷。
2月份的台中,氣候彷如夏日,因為擴廠需要,大立光電的員工暫時委屈在貨櫃屋裡,林耀英和陳世卿健步如飛地走在廠房裡,向訪客一一介紹各個機器的來龍去脈,「這一台機器一天只能製造出8顆DVD讀取頭的模仁(模仁是更精細的鋼模),」林耀英一面從櫃內裡取出筆尖大小的模仁,一面說:「這一顆要一萬多元,」令人咋舌的高價,儼然可和鑽石媲美。
鑽石除了硬度高,需要時間來細細磨,而打造工業鑽石則更要高明的知識與耐久的內力,一片片鏡片後的林耀英與陳世卿,現正準備收穫眾人欣羨的眼光,雖然他們一點都不在意……。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