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芽中的以色列‧台灣‧矽谷三角戀情

2002.02.01 by
數位時代
萌芽中的以色列‧台灣‧矽谷三角戀情
以色列、台灣和矽谷這三個各擅勝場的科技業區塊,成名時間不同,卻恰巧分散在歐、亞、美三洲,兩兩間直線距離相等,隱然有三分天下之勢。這三地如何競...

以色列、台灣和矽谷這三個各擅勝場的科技業區塊,成名時間不同,卻恰巧分散在歐、亞、美三洲,兩兩間直線距離相等,隱然有三分天下之勢。這三地如何競爭、合作、串連,左右了全球科技業走勢。
資格最老的矽谷,好比武林正宗少林寺,刀劍拳腳功夫都俊,後起之秀台灣和以色列則是武當和崆峒,身上都有一部份少林的影子,卻有青出於藍之處。矽谷和台灣、矽谷和以色列之間的雙邊關係,都相當密切,但是台灣和以色列的關係一向平淡,如同武當和崆峒之間對不上盤。
從產業來看,以色列強在通訊、軟體和生物科技,台灣強在PC相關產業和半導體,矽谷則涵蓋這些領域,導致三地關係就像水分子(H2O)結構,1個氧原子連結兩個氫原子,兩個氫原子彼此不連結。「以色列公司主要看美國市場,他們產品的競爭對手或客戶大多在那邊,」以色列SFKT創投集團駐台代表楊瑞臨觀察。
台灣的情況也類似,電子業不管是承接訂單或引進技術,來源通常是美國。「我們未來轉型發展,要走向矽谷以腦力知識為主的模式,」英業達集團總裁李詩欽在一場面對WTO衝擊的演講中,不經意就提到矽谷。

**從質變到彼此產生連結

**
台灣不認識以色列,以色列也不認識台灣。聽到以色列,台灣人的制式印象是以、巴(巴勒斯坦)又生衝突,到處都是自殺炸彈和機槍掃射。聽到台灣,以色列人覺得更危險,好像第二天中共就會射飛彈把台灣炸沈。「我來報到前,家人和朋友一再叮嚀我要多小心,來了之後發現這裡其實很安全,以色列那裡也是一樣,」台北以色列文化辦事處處長特維多說。
以色列和台灣的關係正在質變,彼此產生連結。
從價值鏈分工來看,把產品發展過程從頭至尾分為「制定規格」、「研究開發」、「工業設計」、「生產製造」、「運籌物流」和「通路行銷」6部份,台灣強在「生產製造」和「運籌物流」,矽谷強在另外4項,剛好和台灣互補,以色列則主攻「研究開發」,成為矽谷的競爭對手或收購對象。
至於台灣和以色列合作,雖然無法構成完整價值鏈,但以色列有技術,台灣有量產能力,彼此仍有獲益空間。
台灣在電子業生產累積多年經驗,不再只靠壓低成本競爭,而是結合下游的模具、系統和零組件業者串成供應鏈、加上本身技術,有本事短期內將新產品量產。任何想要快速搶佔市場的業者,都希望借重台灣的能力。康柏、戴爾把PC訂單交給廣達、諾基亞把手機訂單交給鴻海、新力把遊戲機訂單交給華碩,與其說是押寶個別公司,不如說押寶台灣的產業聚落(cluster)。
來自耶路撒冷、研發特殊晶片封裝技術的ShellCase公司,正是因此來到台灣投資。隨著各種電子產品(如手機和PDA)的體積愈做愈小,裡頭用到的晶片也要跟著縮小,整套晶片封裝技術跟著改,不能再像過去接上兩排導線架,用黑色塑膠殼封裝。ShellCase研發出用玻璃做封裝材料的技術,專門針對小型晶片。
以色列的專長不在量產,加上局勢時而動盪,ShellCase的客戶希望它到海外設廠,以分散風險。1999年,ShellCase到封裝業最密集的亞洲考察,原本想找日本合作,後來發現台灣雖然不大,卻有34座8吋晶圓廠和9座6吋晶圓廠,且下游封裝業完整,於是決定落腳台灣,投資位於內壢工業區做晶片封裝的精材科技(資本額5.5億台幣),取得13.5%股權,並移轉技術給精材。目前精材一個月可封裝4000片晶圓。
「以色列做研發很好,做生產則不利,台灣可以和它互相支援,」精材科技總經理盧桐秋觀察。ShellCase投資精材的金額不多(約200萬美元),卻是帶頭來台投資的以色列公司之一,有指標意義。或許是還不習慣對方做事方式,兩邊光是談合約,盧桐秋就跑了好幾趟耶路撒冷,「前後談4個月,我的頭髮也白了幾百根,」盧桐秋指著自己鬢間的灰髮說。
經常往來台灣和以色列的楊瑞臨預期,以色列公司到台灣尋求產能支援的例子會更多,「因為以色列半導體業雖強,但基礎建設不完整,」而台灣從晶片到多種電子產品,已是世界生產中心,像台積電、聯電、鴻海、華碩和廣達,已是市值達100億美元的企業。不過,楊瑞臨也擔心,以色列人習慣「有好價錢就把公司賣掉」,而不是跟著公司成長,但是台灣廠商在挑選客戶時,偏好可以長期合作的客戶。
另一方面,台灣積極投資在工業設計、研發以及行銷通路等更高附加價值的活動,向老大哥矽谷看齊。繼宏碁之後,明碁電通去年12月在中國推出自有品牌BenQ,就做了示範。而專攻快閃記憶體的旺宏,也遠赴以色列取經,與擁有先進快閃記憶體技術的Tower半導體公司,商談合作計畫。

**各有所長相互支援

**
台灣的創投業過去幾年在矽谷布局,現在也進軍以色列。中華開發就成立專門基金投資以色列,國泰人壽也投資以色列的創投基金,瞄準以色列在通訊和生物科技的爆發力。
以色列Infinity創投公司合夥人艾米爾.蓋歐(Amir Gal-Or)分析,以擁有同等技術的團隊比較,在以色列成立公司的成本比矽谷低,但是將來都是到那斯達克上市,創造的價值相同,投資報酬率更高。以薪資成本算,一個剛取得碩士學位到矽谷工作的工程師,不含股票選擇權,年薪是5.5萬美元,在以色列是3.5萬美元。為了鼓勵外資進來,以色列政府去年中宣布,投資科技業的資本利得不課稅。
過去,以色列總是跳過亞洲,直接看美國,台灣也很少注意到地球另一邊。這種情況隨著雙方的認識而改變。2月底,多家以色列生技公司執行長,就會來台探路,了解台灣本地的生技業狀況,以及可能的合作機會。蓋歐解讀:以色列業者很想進中國市場,而透過台灣,是他們認為理想的方式,因為台灣有產業基礎,又懂商業操作和中國。
當台灣政府為企業蜂擁到大陸投資所苦惱,好像不設限就會全部跑光一樣,以色列人卻在台灣看到機會。正如同許多外資因以色列局勢而猶豫,台灣人卻大膽跑去加碼。台灣、以色列加上矽谷,即將劃分全球科技業新勢力的鐵三角,正在形成。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