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因為我不夠出色,所以我還活著!」

2001.01.01 by
數位時代
「就因為我不夠出色,所以我還活著!」
.com的泡沫化,讓許多網路公司關門大吉,他卻在眾人狐疑眼神中走得愈來愈穩,客戶由PChome Online、聯電做到華航和遠傳,今年靠著大...

.com的泡沫化,讓許多網路公司關門大吉,他卻在眾人狐疑眼神中走得愈來愈穩,客戶由PChome Online、聯電做到華航和遠傳,今年靠著大陸標案的大成長,損益兩平在望。
「我是科技公司,不是網路公司,」10月剛入伍服國民兵役的他,說出不摔跤的關鍵之處。然而回首前程,他指出:笨鳥慢飛的人生際遇,才是真正幫大忙的貴人……

Q:很多經歷過網路熱潮的年輕人,都形容這兩年時光有如洗三溫暖,你的感受呢?
A:也是啊!但是還好。我們主要提供技術和產品,由早期賣資料庫搜尋引擎,到現在賣企業內知識管理的檢索產品,我們並不直接經營網站,所以受到影響比較間接,但因為我們客戶群同時包含portal(像PChome Online等入口網站)和一般企業,還是可以感受由高到低的俯衝落差。
還好的是,1999年網路很熱時,我們就在想未來會怎麼樣,做了些準備,讓整個衝擊降到最低。那時有好些公司並沒有經營能力,卻被捧得很高,讓人覺得並不尋常,再加上常跑一些國外研討會的心得,我下意識大概感覺2000年年中前,網路熱應該會下來,因此決定趕在前年年底辦第二次募資,順利在2000年3、4月close掉,所帶進來的資金,剛好維持現在運作。另一個幸運是,我判斷總統大選後經濟情況可能不會變好,就把增資的錢換成美金存在國外避險,去年新台幣貶值,光中間的匯差、利息,居然還貢獻了一筆業外收入。

Q:龍捲風是怎麼躲開.com風暴的,你們最熱的時候是……
A:一般網路公司最熱的時候,也是我們最熱的時候。因為我們被常定位成.com,可能是因為成立時機及我的背景,但事實上我們是軟體公司,從第一天到現在都沒變,所以公司當初取名就叫龍捲風科技,沒叫龍捲風.com,創立過程中有人誘惑我們改名叫龍捲風.com,可是我們沒改,包括網路最熱時候,我們同事都來跟我說:現在portal多值錢,而portal都用我們的搜尋引擎,為什麼我們不自己來做portal?
倒也不是我先知先覺,而是我會先問自己的核心能力是什麼?假如我的能力是網路技術,我去做portal、去做賣東西的網站,就是用自己最低知識的能力去開公司,這多危險?當時我覺得這種網路熱度不是常態,所以我也很早把市場由portal分散到企業用戶,後來.com風暴一來,portal與B2C網站受到大衝擊,我們因為有企業e化這塊,生意絲毫不受影響,而且還成長。我們做的搜尋引擎用在企業內部的知識管理系統,按照企業個別需要,做訂製型的規劃,這和Google(Yahoo!採用的搜尋引擎)對一般用戶設計的搜尋引擎有很大不同,像科學園區的聯電、世界先進、還有證券櫃檯買賣中心、寶來證券、遠傳、華航都是我們客戶,市場一分散,讓我們受到的影響就比較小,另外,我也很早覺得台灣企業市場不夠大,一開始就定位自己走國際型的路,所以比別人早去中國。這兩個策略,是我們今天還滿健康的理由。有趣的是,沒想到,後來許多網路公司也把自己名字改回成科技公司。
當然,我們選擇股東謹慎也是關鍵,因為股東會影響董事會,董事會又會影響到公司決策,如果雙方想法不同,經營公司會陷入兩難,所以一直到現在,我們只有4個法人股東,它們都了解我們的技術實力,而且沒有快速要變現的壓力,使我們不會心急做出躁進的事。

Q:看起來,你做的判斷和選擇超過你的年紀,你從哪裡學得這些經營技術?
A:你這麼講,是我看起來比較蒼老(笑)。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成長過程吧。我從小就不是一個很突出的人,是到大學後有網路可以發揮,才感覺有自己的舞台。這種成長過程讓我對事情有一種想法:那就是我要成功,是要靠很多後天努力,沒辦法一出場就金光閃閃。
我是標準的南部小孩,長在屏東,小時候不是特別顯眼,體育不行,腦筋也不是太靈光,功課也只能說還好,長得又很醜,上高中時,我考上的也不是台南一中,而是台南二中。有一次看到同學跟女朋友吵架,他在一邊哭,我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要交女朋友,一直到大學才清楚女朋友是怎麼一回事,回想起來,我做任何事,大概都是笨鳥慢飛那一型的人。
正因為我比別人不突出,所以想的事比較踏實周到,找我能做的事做,反而做出一些成績來。
活到30歲,我覺得「厚積而薄發」這句話,最能描述我的人生心得。像高三第一次模擬考,數學只考5分,最後考試卻考到全校第七名,原因是我按部就班,去做一些規劃。首先,我排好讀書計畫表,把該念的書分進度排,一路排到聯考前,每一段都要求自己達成進度;另一方面我想考試會慌會緊張,我就想辦法改變考場作答方式,考卷一下來,先把整份掃描一遍,把會的勾起來,先作答,等到基本分拿到,心安了以後,再做其他需要挑戰性的題目。所以,厚積而薄發,在很多時候都可以感受到。

Q:雖然你自認不出色,但你在大學時代就累積了一些程式設計上的名氣,你的電腦啟蒙是怎麼來的?
A:說來湊巧,高一時,教育部開始推廣電腦教學,由於學校電腦教室不夠,因此規定只能有一半人去上課,另一半人自修,我是屬於自修的那一群,後來有同學不想去,跟我交換,才有機會接觸電腦。碰到電腦,讓我有一種興奮感,因為你腦海中的一個抽象的概念,或是一種function,居然你寫幾個程式後,這些都會變成真的。那時的電腦,被當寶一樣鎖在教室裡面,還裝有警報器,時間到了一感應到有人,就會響,每次我都玩到警報器響,還偷偷躲到感應不到的地方,希望瞞混過去繼續玩,那時候很瘋寫程式,對我而言,可以把心裡想像的東西,實際在螢幕上做出來,簡直高興得不得了。我那時就用DOS程式,寫出一個把每秒走動軌跡能劃出來的電子時鐘,還記得那時「閉俗」,沒有人跟我玩1A2B(一種高中生互玩的數字猜謎遊戲),我就寫一個程式陪我玩,當時同學很驚訝我怎麼會這些,受到鼓勵後我產生極大興趣,就想讓自己做出更多東西。那時偷借電腦書,半夜躲在被子裡用手電筒看,因為我爸是軍人,他說大學聯考又不考電腦,你學電腦做什麼,要學,等到考完大學再說,所以我在學校做得這些東西,我爸都不知道。
大學我先讀機械系,原因是我分數不夠到資訊工程系,那時候不知道機械要讀什麼,還跟我妹說我會做一個機械人,每天背她上下學。讀到大二時,我一天到晚跑系上電腦機房,機械系課程反而愈念愈勉強,開始認真想轉系。其實我大一修過資管系的課,同學老師都覺得我修得不錯,資管系主任還問我要不要轉系,那時我覺得管理學院是社會組,加上年少輕狂,覺得理化和數學不好的人,才去讀社會組,我就說:「我才不要念『管理』那個垃圾!」直到大二讀完,覺得興趣和讀書還是同一個方向比較好,所以自願降轉二年級,雖然老師說我可以不用降轉,我覺得只讀兩年太可惜了,很多人轉系後急著畢業不想耽誤時間,但我覺得有沒有耽誤不重要,而是那段時間學到什麼比較重要。不急,但要求完整的收穫,這種個性一直到現在。

Q:大學時代怎麼對網路產生了興趣?
A:當年Internet雖然在美國出現,但那時全國只有台灣學術網路(TANet)那麼一條線,也就是從台灣大學拉了一條14.4K的專線到日本,再接到美國普林斯頓。你要看國外網站的內容,哪有甚麼瀏覽器?先寫一封mail跟美國網管中心要dir(根目錄),隔5分鐘,遠方把目錄寄給你,接著你再寫信跟他說要看哪一個,過10分鐘人家才把資料傳來。14.4K耶,現在這種頻寬給人上網,人家都不要用了,但即使這樣,我們當時已經覺得神奇得不得了。
由於中山大學是南部區域網路中心,也就是其他學校的線都會連到這裡,所以我就爭取去做系統管理員,別人都當這是苦差事,因為工讀費比教家教還少,但我樂此不疲,因為在那個機房裡,有一整間的大系統、小系統可以玩,我每天在機房玩到3、4點,因為宿舍在山上,玩完網路後覺得很累,常倒在機房睡,一直到隔天阿桑來開門,才把我叫醒,她說我工讀那段時間,她從來不擔心機房會遭竊,因為我都在。

Q:學技術的人,不一定開得好公司,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想開公司?
A:1996年開始做搜尋引擎,那時是博士班一年級時,經過學弟介紹,剛好某大報需要一個搜尋引擎,預算大概是20萬元,一個暑假可以賺20萬,很好啊,我只花了3個星期做出來,後來因為種種因素所以沒有用,但前一個公司老闆覺得這產品不錯,就在台北設立一個研發中心,讓我來帶,後來愈做愈不可自拔。我從沒想過要開公司,是後來這家公司要收掉了,我只是要讓這個team繼續生存,成立龍捲風後,人家問我為什麼要創業,我才知道這叫做創業。

Q:這幾年經營下來,你有覺得「沒辦法掌握」的時候嗎?
A:有啊,不管是第一次募資或第二次的增資,當中拿捏很困難。你對投資人太好,他可能以為你不好;你對他不好,他又可能覺得你很好,像男女朋友交往一般,還有什麼時間點、什麼價錢,每一個決定都很困難。例如每一次募資對象不只一家,你怎麼確定之前口頭承諾或意向書是真的,時候到了資金會不會到位?這時我就覺得再去念台大商研所博士班的決定真是對的,以前覺得「管理」是文謅謅的、沒人要的,後來覺得那才是經營企業的核心,光有技術是不夠的……。

Q:所以「開一家公司」和「會一樣技術」,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專業?
A:喔,有很大不同,不管格局、能力上。像我一開始待的公司發生財務危機,無法繼續維持,這一來就代表許多願景無法達成,你有再好的技術也沒用。那時候為了要把team帶出來開龍捲風,能借的錢都借完了,之前開的支票也快到期了,時間到了,手上還沒有錢,那種壓力之大難以想像。為了募資,我大概有一、兩個月都在桌上睡覺,跟團隊趕營運計畫書(business plan),去跟投資者談到天亮,那時候大概有6個團隊有興趣,除了現在的宏碁、建邦外,還有一個來自矽谷的創投者,我們就常徹夜長談。
營運一個公司最大的不同是,當其他同事還在忙自己的事時,就要先看到其他關鍵點。像龍捲風科技1月成立,6月開幕,9月時我就帶主管去跑大陸,因為我已經發覺台灣市場規模不夠應付將來的成長,當下決定做國際市場,並且從大中華區開始發展,當別人都派二軍半推半就去大陸探路,我硬生生從團隊中,挑出最優秀的人去大陸,花一年半時間,從頭到腳摸清大陸銷售方式,雖然我們北京分公司今年4月才成立,卻已經開始獲利,明年獲利可能會有3倍以上的成長,這都是要很早開始看,現在去就太晚了。
新事業發展,很痛苦,因為技術觀點和管理是很衝突的,技術背景只要有一定強處,就會認為自己最好。如果你對自己很著迷,你可能就會忽略財務、忽略產品上市時點,而且很不容易爭取到客戶。
譬如說,兩年前開公司後,我一直覺得我們是最棒的,跟客戶互動我都是很直接的,就是準備一份簡報,一股腦說完,結果面對面談完,客戶也不知道怎麼辦,雙方都覺得很乾。幾個釘子後我慢慢學習到:要談生意,應該要互相了解,建立信任,先迂迴熟悉彼此,才談合作機會,例如企業客戶要買我們的產品,它一定會考慮「是不是公司內需求一更改,產品也能跟著改」;如果你不先從他的角度想,光急著push或賣東西給他,這生意一定不會成交。所以我後來很認真學「跟別人聊天」的方法,一方面讓客戶能信任你,另方面發覺客戶真正的需要。
我最大的感受是:open mind,敞開心胸面對自己的不足,才能虛心接受外界建議。

Q:現在一個年輕老闆,怎麼樣提升員工生產力?
A:基本功夫,是公司要訂出工作流程,但其實重要的是態度。把公司比喻成接力賽好了,這一棒交給下一棒,工作才會完成,但一旦有人球丟不準,下一棒的人仍然要想辦法接住,這時標準化流程只是參考,每個人願意調整自己去接的那個態度才是決勝點。在公司經營上,本來變數就很多,重要的是大家都能有積極的工作態度。所以我要求除了要把專業做到最好,每個人的責任範圍也要擴大到最大,這樣就不會漏接,像我們公司很重視教育訓練,例如談判、銷售等課程,把他接球的本領提到最大,再鼓勵他去接可能漏接的球。

Q:作為最早的台灣Internet工作者,又創業開了公司,你觀察現在的Internet發展到了哪一個階段?
A:當初網路會很熱,其實是從C2C(customer to customer,「個人」對「個人」)開始,大家在BBS站上talk,分享同樣的情緒,這時最容易滾出人氣,當C2C的場子裡聚集了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人後,企業開始進來,想賺C的錢,於是B2C開始熱,接下來portal就誕生了,後來portal提供的已經不能滿足C的需求,比如說賣書,後端書商能不能順暢供應?否則C端就會失望,因此B2B的網路零售商開始起來,可是這一部份已經很難單靠.com創業家建置,最少要花3到5年,才能將上下游串連,於是當前面C2C、B2C已經很熱,要往更深部分走時,開始面臨失望、失望、失望,才會有這一波cool down。雖然網路股掉下來,但是我們也看到Internet對於提升企業效能這件事並沒有改變,只是效果還沒反映到end user身上,我們想整個網路服務還是會再興起來,只是未必以web base(電腦上網頁)呈現,可能變成手機、冰箱等有聯網功能,未來出口不一定是PC。

Q:你覺得這十年來最大的挫折是什麼?
A:博士班資格考沒過(笑),那當然是一個挫折吧。平常我就有很多挫折,過得還滿不順的,可能總是不太滿意自己做出來的成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