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風雨線上的.com 搏鬥歷程

2001.10.01 by
數位時代
回憶風雨線上的.com 搏鬥歷程
Q:當年你學得是技術,回台灣先後待過兩家軟體公司,為什麼後來會選擇做網路書店? A:「Internet的號角已經響起!」(笑),其實是抱著...

Q:當年你學得是技術,回台灣先後待過兩家軟體公司,為什麼後來會選擇做網路書店?
A:「Internet的號角已經響起!」(笑),其實是抱著實驗精神試試看。那時我想,網路上會有很多人,台灣的出版社又很多,一定要有人扮演出版社「portal」的角色,「content is king」再加上服務,就是網路的概念,所以我選擇出版業。雖然我不懂出版,可是就從出版同業工會買了一些雜誌像出版人、或是期刊、書展訊息等,自己研究。
一頭栽進去,才知道網路書店不是做完內容(content)就算了,後續還有物流、分類等等工作要做,消費者買完書後,後續的服務才開始。而實體書店則是把書放在那邊,消費者把書拿走,交易完成就結束,兩者操作方式完全相反,所以網路書店起頭的經營難度就很高,可是我們又跟亞馬遜(Amazon)不同,因為他們已經先從市場拿了一筆錢,然後擴張,這種方式在台灣市場很難看到。如果你要問我感覺,真的很辛苦,每一步都是從頭學起,沒有歷史教材,只有現實困難,你必須動手自己解決。

Q:在貝爾實驗室工作過4年,對你的幫助是什麼?而且你為什麼沒有選擇它最著稱的Telecom,而去做Internet?
A:正因為在貝爾實驗室待過,我很清楚和通訊有關的產業,都是資金密集和設備密集,ISP難道沒有機會?有啊!像中華電信就有賺錢,因為他夠大,有自己的線路,如果沒有經濟規模,通訊很難做,所以我不敢碰ISP,一方面也是沒有錢(笑)。
貝爾有很大的讀書館,關於技術、管理的期刊、文獻非常豐沛,台灣哪有一個公司買得起這麼大的圖書館?當時貝爾圖書館理,已經有許多文件放在網路上,十幾年前我們就常使用e-mail、FTP、telnet了。現在收到名片時,我都會先看對方有沒有e-mail address,我發現台灣很多企業連e-mail都沒有,這方面落後美國真的很多。貝爾實驗室的經驗,讓我體會軟體管理和團隊組成對做網路生意的重要性。在貝爾有一群菁英份子,有一回程式出現問題,居然有同事會從「0101」裡面找出問題,並加以修正,讓我覺得一個好公司要有一群好的團隊,才能運作良好。

Q:離開貝爾,唸完MBA後回台灣創業,萬事起頭難吧?
A:一開始沒人,我都自己來,像找出版社或跟媒體打交道,一個人撐了公司半年,你問我怎麼做到,反正就是白天打電話,收集情報,晚上回家寫合約。剛開始出版業不了解什麼是網路,也不知道誰是博客來,更有老闆一聽到博客來,就掛掉電話,給我吃閉門羹,只好不斷繞圈子,透過其他同事,找到負責人。也不是一開始就跟老闆談,而是先跟下面的執行承辦人等交涉,總是過五關斬六將,花了很大力氣,像聯經出版,我就花了4年半才談成。
印象最深刻的是,博客來成立一年多,網站已經上線,出版社也簽了40、50家,當時我們找一家大盤商談合作,我跟他們透露,博客來已經簽下皇冠等40多家出版社了,結果他們的回應是:「不錯嘛,你們才營運一年多,就簽下幾家大出版社,」接下來他們問營業額,我跟他們解釋博客來才上線半年,一天還賣不到幾本書,情況還好,對方居然說:「你不跟我講也沒關係,我隨便打幾個電話也可以幫你算出來!」,那時我覺得不太好受,他們認為,行銷(promote)是出版社的事,而非盤商的,可是現在來看,出版社都直接跟書商往來,盤商的價值正在喪失中。
不過也是因為這些小挫折,讓我學到一些事情,像跟出版社接洽過程中,總會有 人事異動,跟這個人談不成,換一個人就談成了,這很有意思吧,所以我學到隨時保持contact point,每一個環節都是。
有一次辦公室冷氣壞掉,房東又不願意修,我們的員工在地下室工作都很熱,我就去買了大冰塊用電風扇吹,你說笨不笨啊?(笑),可是經營事業就是這樣,遇到問題想辦法解決,小至殺蚊子,大至決策。

Q:經營到現在,你覺得最大的改變是……
A:和統一超商合作吧。電子商務始終存在金流、物流問題,4、5年前我就請朋友幫忙,發一個傳真給統一超商,希望可以有合作機會,那時我已經有「到點取貨」(在網頁購買,到實體店頭取貨)的構想,可是還沒有配套措施,所以後來沒有合作成功,可是2年前才又開始談,我發現很多事情都不是一蹴可幾,要等時機成熟,很多事情要不斷調整演變。

Q:2年前在和統一超商談,是因為博客來面臨什麼營運困難嗎?
A:沒錯,資金不足。當初我們也有找創投,不過創投也不喜歡我們,因為Amazon開始被新聞媒體議論,像是花太多錢,公司債發得太多,於是台灣創投就去算我們的獲利能力,我們也不敢吹牛,不敢保證我們的未來成長模式,創投當然會怕,他們希望看到比較好的投資計畫吧。這個世界很好玩,現在想想,當初我們沒有找創投來投資,反而是對的。創投一旦投了,就想辦法讓你上市上櫃,現金就大量投入,因為急著上市上櫃,所有目標都朝著這個方向走,格局就會做得太大。可能我們也不在這兒了。
那時不止找錢是個大壓力,還有員工離開和家人擔心的壓力。但這總得克服,支持我做下去的是網路上具體跑出來的數字,我真得看到博客來還在持續成長,像今年4月份流量至今,已經增加3了倍,表示有多人來用我們的系統,吃我們的頻寬,代表我們在進步、在長大,但是我不會因為這些壓力放棄,或是把博客來收起來。

Q:這段日子,許多Internet CEO都很難平撫挫折感,你怎麼料理情緒?你很樂觀嗎?
A:聽音樂吧,我有400多張CD。很幸運的,我從幼稚園,甚至年紀更小,還不會說話時,我父親就常讓我聽古典音樂,像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等,從小聽到大。還沒念幼稚園時,我父親問我喜歡哪一首,我就選了「Maxio Lanza」,後來長大買到它時,我好高興,我也買了很多張送朋友(起身找出CD播放……)像我的孩子也是,不跟他講什麼音樂理論,給他聽就是了。所以,不爽的時候,就唱唱歌,聽聽音樂。
我是一個樂觀的人,曾經看到英國經濟學家凱因斯說的一段話:「In the long run ,everybody dies.」一個人能看多遠?我常想因為就是這個社會有太多的麻煩和問題,我們才有存在價值,還有,我母親也是一個樂觀的人,從她身上我看到,沒有事情會一成不變。

Q:你覺得是把博客來的一部份賣給統一超商,心中是否有不捨?
A:不是賣,是他們來幫我們忙。因為網路書店,說真的,太難搞了,難到絕對超過你的想像;你要考慮到技術、資料庫,還要有書才能銷售,由實體到虛擬,行行都是學問,這麼大的工程,單憑博客來很難做到,當然,也有媒體說博客來被購併了,對我來說,人生很長,還要去計較股權多少,太辛苦了,只想要把博客來救起來。
加入統一超商,就像一個大家族(family)吧,統一超商給我們很多資源,比如說這次颱風,負責物流的大智通和統一資訊都投入幫助。像去年8月香港博學堂倒掉,我們連帶遭殃,市場上就傳出台灣博客來也要倒了,因此廠商就要我們壓票款,真是氣死人了,現在跟統一超商合作,已經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了。
當時跟統一超商談,我非常surprise,因為它們的主管的態度平易近人,完全沒有架子,不像Internet這一行,有些人還沒成功就忘了自己;我覺得人愈高愈謙卑,比如說初次見到徐重仁董事長,他居然叫我「天立兄」,我一看到他,心目中就浮現,「啊,他是我的老師」,這樣一個專業經理人,要管理這麼龐大組織,從他身上我可以學習到許多。
在跟徐董事長接觸前,我對他沒有什麼了解,後來他告訴我:他的父親開了一家台南書店,現在還在,我想也許是徐董事長了解書店吧,所以一下就決定這個案子,回來後我跟幹部說,大家都很高興。事實上,統一超商對訊息收集很完善,像e-shop等,情報掌握很準確,包括來客量如何、每家店如何調整,它們老早就擁有零售業的強力知識,這些對博客來都有幫助。

Q:回頭來看成長歲月,你覺得到目前為止,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A:因為數學考壞,所以考上台大數學系(笑)。我從小數學都一直很好,才敢填數學系,沒想到就真的考上了,不過也是數學考太差,所以才考上數學系,大學時代真是「慘澹經營」,因為數學系實在太難念了,基本上我課外活動很多,常去合唱團唱歌和打球。但是,數學系最講究的邏輯,對我現在做決策分析有很大影響,立即看到結果,那是很棒的感覺,就像寫一個程式,看它work、串連,感覺很有趣,透過工程師工作,是一個很好的access,讓我對流程管理比較有經驗。怎麼溝通,也是另一個獲得,因為很多問題都是從這邊延伸,在美國我學到很多,因為我們不是native English,所以在談話過程中,就會有一些差錯,英文的wording,是非常精準,所以我學會聽話,也學會說話……

Q:這次納莉颱風好像對博客來造成一些影響,會是挫折之一嗎?
A:是啊,博客來的物流幾乎要重新開始。因為早期出版社要自己配送,控制不良,常有書晚送到的情況,甚至有書已經絕版也沒跟我們說,幾次服務下來,消費者扣分的是博客來的客戶服務,真的是很糟糕,2年前我們決定自己開始做物流,好不容易建置好了,卻因為系統放在地下室,颱風一來,整個都毀了。
颱風真的把資產變垃圾,我們負責物流的地下室淹水,一樓辦公室也淹,四樓辦公室一個星期沒水沒電,損失很嚴重。不只是硬體,還有過去客戶資料、幾千萬的賠償金額、程式等。
只好把一些人拉來這裡(家裡)臨時辦公,現在散落在好幾個地方,包括大智通、統一資訊,連我媽媽家也變成臨時辦公室,通訊成本提高,誰來轉嫁?
我們不是事先沒有預防,而是水來的太快,搶救不及。由於地下室負責物流,有幾千萬的書,一部份由保險支付,但是桌椅什麼都沒有保險,只有保電子設備,現在不可能一一造冊、列清單。正面來看,這是一個好的考驗,讓我學到緊急應變能力,比如說,星期一淹水,星期二水一退,臨時辦公室就成立,星期二晚上人進來架系統,把四樓辦公室可以用的設備搬來,物流緊急放在大智通,星期三買了一部大主機就進來,希望一個星期之內,人員可以陸續回去,現在幾乎是一切重來。
其實台北市淹水好幾次,4年前颱風來時,那時博客來在新生北路上,雖然沒有淹水,可是停電,我怕主機有問題,自己一個人去救機器,後來,因為風雨太大,回不了家,只是這一次真的太嚴重了。
我記得這一個禮拜淹水時,完全不知道停電停水到什麼時候,好在現在慢慢恢復了,目前比較困難的是,怎麼樣把資料備份救出來,那畢竟是博客來很重要的資產。

Q:在沒做博客來之前,你的夢想是什麼?
A:以前沒什麼夢想,一直到大學才想要成為一個社會人(改善社會的人),因為那時候我看《天下》雜誌,裡面分成幾類有社會人、經濟人、宗教人、政治人等等,我想,我只能做社會人,盡力去改善社會不好的事情。半年多前,我還寫過建議書給經建會主委陳博志,他不但不聞不問,連一個感謝函都沒有,我很生氣,難道要我是台北市長你才跟我說話嗎?如果你能教育優秀的下一代,就會比較有社會正義,1985年我在美國唸書時,看到打菜的老婆婆,我想為什麼同樣是打菜的,美國的生活就比較富裕,台灣的就比較差,那是因為國家強,是因為有菁英份子來領導。
你說我有正義感?還好吧!我覺得自己很有耐力吧,這跟小時候釣魚有關吧。我爸爸每個星期六都帶我去基隆北海、桃園釣魚,所謂的耐力不只是等待魚上鉤的那一剎那,而是有時候釣魚線纏在一起,要花上很多時間解開,明明就看到魚群在那游來游去,可是就要在岸邊解線,這也反映在我後來經營上學會忍耐,像客服方面,要忍耐一些客戶抱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