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人作嫁,不如幫自己公司的股票加值

2001.09.01 by
數位時代
幫人作嫁,不如幫自己公司的股票加值
前幾年網路一片欣欣向榮之際,許多20來歲的CEO意興風發地顛覆傳統創業模式,從美國唸電腦科學回來的崔用德也投入這領域中。當時在智邦生活館做了...

前幾年網路一片欣欣向榮之際,許多20來歲的CEO意興風發地顛覆傳統創業模式,從美國唸電腦科學回來的崔用德也投入這領域中。當時在智邦生活館做了好幾個轟動一時的大案子,但他隱約覺得網路這到處是夢想的世界,距離賺錢進口袋的現實地面相當遙遠,看不清獲利模式使他採取較保守的步伐。
崔用德操作的業務部份是和行動電話系統業者合作,接觸到無線通訊這新興的科技時,引起他莫大的興趣,更重要的是他發現行動通訊是無可抵擋的潮流,從舊時代類比電話一路走來的數位電信,擁有穩定的收費系統和實際的龐大需求量,比起網路顯然來得更真實。
崔用德正準備開始拓展無線通訊的業務時,母公司忽然決定將整個網路事業脫手,而接手的新老闆只要電子郵件用戶群,其它業務則是可有可無,崔用德意識到新公司不會有機會做到他想做的事,原公司也鼓勵他自己開公司,在沒有預期的情況下,崔用德走出創業的第一步。

**受到主流大品牌的眷顧

**
電信世界到處是百億資本的大集團,創業門檻相當高,沒有強大金錢背景的人,想要平地一聲雷開家公司可說是天方夜譚,崔用德很慶幸在智邦生活館易主前,幫和信做了一個「發e-mail到手機上」的案子,後來和信把基地台賣給諾基亞(Nokia),Nokia對這案子十分欣賞,就把他找來談合作。
一間新成立的公司,受到主流大品牌的眷顧,使得路途平坦許多,幾年合作下來,崔用德和Nokia建立起深厚商場關係和個人情誼,成為一起打拼的夥伴,「我和台灣Nokia總經理變成非常好的朋友,一起打高爾夫,一起打麻將,我們不像是在談生意,而是為了共同的目標一起努力,」崔用德說。
Nokia的賞識使得數位網紀很快地在無線通訊領域中打響名號,比其它人早幾步進入市場,讓他們具備超強的競爭優勢,「目前跟我們一樣的都是國際分公司,本土公司只有我們一家,而且他們大多選擇和我們合作,」崔用德得意地說。
許多人羨慕當老闆的人,吃自己的頭路不用看人家的臉色,崔用德走上這條非預期的路,才發現當老闆的壓力遠超過吃人家的頭路。從20、30人發展到百人的規模,一間公司擴張成兩間,崔用德身兼公司營運、業績、募集資金、業務發展和人際關係等既多且雜的工作,更要負起養活幾十名員工的責任,特別是新科技領域變動速度超快,風險性較高,肩上的壓力就更沉重了。
崔用德一手主導的數位網紀安然度過網路崩盤的危機,主要是一開始他對網路獲利模式抱持懷疑的態度,倒是依附著行動電話系統的無線通訊讓他感到龐大的潛力。「不可替代性是建立個人事業的第一要素,」崔用德說:「無論是自己創業或是走專業經理人路線,若是輕易可被取代,代表你的價值不高。」崔用德的心得對比台灣人慣有的一窩蜂特性,說明了為什麼大多數創業的人只是在市場汪洋中載浮載沉,創造不出真正的財富。

**認清自己的能耐界線

**
公司業務不斷成長,崔用德意識到自己必須慢慢轉變,初期的角色是全方位,什麼事都要幹,等到公司上軌道,規模不斷擴張時,創業者一定要非常誠實的認清自己的能耐界線,「我很清楚知道自己不擅長管理大編制的公司,200人是極限,當公司超越那個規模時,應該找可以管理這種類型的專業經理人,而不是自己一個人硬幹,反而拖垮整個團隊。」崔用德說。
「這是個變化極快的行業,充滿了冒險和變數,心臟不好的人很難玩下去。」崔用德說,雖然不乏賭博的成份在裡面,但是無線通訊加值服務的市場絕對不是海巿蜃樓,中國大陸龐大的用戶人口吸引所有電信大廠競逐,這是資本家的戰爭,憑藉著獨特專業,赤手空拳的年輕創業家有機會周旋其間,創造事業王國。
當初從智邦生活館獨立出來的數位網紀,因應行動通訊業務成長又成立了無線數網,崔用德目前專心管理後者,6000萬資本,60名員工,是該領域中唯一的台灣公司。即使在大環境不景氣的情況下,所有電信業者依然不敢停下投資的腳步,證明當初崔用德看好行動通訊的眼光是正確的。
如果當年沒有選擇走自己的路,發展一定不如現在好,崔用德這樣認為。實現了某些理想,而不是為他人作嫁,每一分努力都有價值存在,為公司股票加值,為個人和同仁的身價一起加值。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