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擁抱美國」,到「經營中國」?

2001.08.01 by
數位時代
由「擁抱美國」,到「經營中國」?
在7月13日統計排名發表的座談會上,《數位時代》前發行人詹宏志特別邀約旺宏電子總經理吳敏求、威盛電子副總經理李聰結、月涵投顧總經理谷月涵一起...

在7月13日統計排名發表的座談會上,《數位時代》前發行人詹宏志特別邀約旺宏電子總經理吳敏求、威盛電子副總經理李聰結、月涵投顧總經理谷月涵一起提出他們對「台灣科技業未來」的看法。本期《數位時代》特別擷取「科技公司到中國」的座談部份內容,提供讀者作為參考。

**詹宏志(PChome集團發行人):
"王永慶+李國鼎+施振榮"的台灣經驗!

**幾個星期前,有個一樣想了解產業狀況的中國媒體人問我一句話:憑什麼台灣可以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資訊產品供應者?台灣沒有資源,也沒有特別的技術,去哪裡找都好,為什麼是台灣?我覺得這個問題是有意思的,我可以舉3個人來做旁證,說明台灣為什麼能打下今天的世界地位。
這3個人是王永慶、李國鼎、還有施振榮,他們各自代表著不同的意思。王永慶是一個前輩,是台灣現代產業形成時,第一代的創業家;台塑出了名的地方在於他的管理:追求點點滴滴的合理性,這可能是台灣從早年手工藝工廠,轉到現代工廠的第一個思想:「怎麼樣『管理好』一個工廠」,就是要求取每一個環節、每一個成份的合理性。過去有一、二十年,王永慶成為每個創業家學習的對象,這個想法把台灣帶到一個全世界最會「開工廠」、「管工廠」的地步,任何一個跟製造有關的行業,台灣都可以在全世界佔有一席之地。
李國鼎所代表的,是那個時期以科技實驗為念的技術官僚,相信科技及技術是一個社會發展更有價值的途徑,不論在政治上、教育上、都讓整個社會成為可以讓技術生根發展的環境,這個概念也反映在真實社會裡頭。
台灣過去幾十年來都把優秀的男生趕去唸理工,相信唸理工才有前途,像我們這種沒有唸理工的,在當時被認為是沒有出息的男人,這樣的價值觀從人文觀點,是有它的悲劇,不過從另一個方面看,台灣因而形成一個世界少見、密度很高的成熟工程師文化,造就出非常多一流的中級工程師,物美價廉、數量又多,選擇性又高,這使得台灣在面對各種型態的科技環境時,有足夠的基礎人才可供使用。
我所提的施振榮先生,它所領導的宏碁,起起伏伏,但每次困難都打不倒他「做下去」的決心,他是一個不斷創業的創業家;他更是一個代替性的名字,可以把名字改成吳敏求先生、或是陳文琦先生,改成張忠謀先生、施崇棠先生、林百里先生,或是郭台銘先生,通通都是對的,指的是台灣在全世界透過PC的需求,所誕生出第一波眼光遠大、意志堅定的企業家,他們選擇台灣可以做到的目標,像是從代工做起,而不是從品牌做起,從小的利基點上,想辦法把自己變大,世界第一的目標來自自我要求。這樣的創業家,全世界沒台灣多,也造就台灣這麼多歷經景氣循環,卻咬牙活下來的成功科技公司。
正因為台灣孕育了王永慶、李國鼎、施振榮這三種概念的人,使台灣能在世界科技100強中佔到7家,僅次於美國,還贏過日本……。

**吳敏求(旺宏電子總經理):
用10年眼光, 看科技公司表現……

**
科技公司的競爭力,要用一個長遠的眼光來看待。科技的發展並不是個短期,對台灣來說,科技公司承受的壓力和美國、日本公司是不太一樣,因為台灣以生產為主力,所以一年間的變化會很大,但是如果仔細看一個好的科技公司,應該以十年做一個跨度來看,10年的努力,才能看出今天成果。
就長期來看,站在CEO的立場,都是看一個趨勢,如果我們看到趨勢的變化,要做的就是如何針對這個趨勢,把公司內部的資源做一個很好的support,可以產生結果,所以就科技產業的未來發展,可以明顯看到是資源整合的競爭,這個整合競爭指的是如何把所有的東西放在一起,然後給我們客戶最好的服務,我想做得好的公司,就會是贏家。
後續我們將在台灣看到有些公司很努力在做這個事,把上中下游合在一起,然後最後從製造的角度整合起來,讓公司的生產更有效率、品質更好,我相信這是台灣產業接下來發展的重點。
我們常談如何把供應鏈做得很好?如何服務你的客戶?我們都在談有價值的服務,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還是回到剛剛的講法,當你談到具有高附加價值的時候,我們應該很清楚地用EPS及毛利來檢視,我一直認為如果一個企業不談毛利,那個其實是騙人的東西,所以我認為企業往後的發展,除了這次排行四項指標,還應該從毛利及研發能力的角度來看,才能真正的成為世界級公司。

**李聰結(威盛電子副總經理):
一代拳王容易, 代代拳王得更努力!

**
今後去看任何一個產業,競爭都會變成常態,PC產業的競爭已經很久了,所以要高度成長、出類拔萃或是把別人殲滅掉,我覺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這種拳王爭霸戰裡面,要成為一代拳王很容易,但要做到代代相傳卻不是件容易的事,我相信在速度的競爭下,只靠一個成功的產品活下去是不太可能的,我們認為往後會是一個全面式的對戰,公司要不斷保有創業家的精神,讓每一個產品線能夠接續,才有機會成為代代拳王,同時在這個產業裡面,雖然各方競爭好手不斷加入,但有新手加入,拳王才有價值。
過去成功的模式,不代表未來用同樣的模式也能成功。詹發行人也提到,台灣過去從王永慶立下的工廠經營模式,和李國鼎對科技的長遠認知,培養了一票優秀而且便宜的科技工程師,所以我們能創造台灣對全球PC及資訊產業的影響力。但值得憂心的是,目前很多工廠在管理上動作很大、也做得很好,但在下一個世代交替的時候,我們擔心它跟不上,它過去很大的投資,可能造成它下一波的缺席。
為什麼憂慮?因為我們的人才供應不足。從台灣國家發展歷程來看,我們在數位、邏輯、PC各方面,投資了許多優秀的工程師,反觀下一波主流是什麼?Internet、無線應用、甚至是傳播(communication),但台灣有多少這方面的優秀工程師?剛剛詹發行人提到,過去一窩蜂培養理工人才,結果變成很多新的產業與基礎科學沒有辦法培養優秀人才,即使連扮演台灣科技領航角色的工研院,發展上也出現這種偏向。
這是為什麼我們現在滿憂心的,雖然威盛不在這個領域(無線與傳播),但這是我們未來勢必要進入。如果PC要和傳播整合,沒有技術,如何繼續增加你的競爭力。現在中國大陸、韓國和日本,都在不斷討論3G新行動通訊規格的制定,可是台灣不在裡面。如果雙主流或雙中心(中國vs.美國)是可能發生的,而我們不知道、也沒辦法參與規格制定的話,競爭力可能相對喪失。

**谷月涵(月涵投顧總經理):
美國清完庫存, 台灣就可喘口氣……

**
基本上我認為台灣必須要分散市場對象,一直到今天,台灣科技公司都太依賴美國的市場,以致景氣風險很高。接下來美國產業會有幾個動作,第一個是把庫存清掉,清掉的時候,會給股市滿大的壓力,因為賣的價格必須壓得很低,他的訂單也會變少,因為他是從庫存賣出去的,這也是為什麼外銷的價格也會被砍,不過賣掉之後我們會發現,經濟開始復甦,訂單就會出現,以前滿手的庫存就會開始變成滿手的現金,股票也會大漲,所以我認為不論台灣或美國,在今年第三季或是第四季應該會有機會。但是這波的修正這麼大,台灣公司應該想想,下一次還應不應該把客戶都集中在美國。
第二個問題是公司講求投資報酬率,資金必須從成長的營業額跑出來,現在是賣庫存,但這不是辦法,應該要有正常的投資標的,所以股票在一輪大漲之後,明年會開始有一波大整理,股價會再下來,台灣科技公司要增加新的營收,不能太依賴美國市場,必須要開始拓展日本或中國的市場,我覺得明年這兩個市場都很有機會,一個是因為日本的經濟在改革,10年了,很多根本的問題終於不得不面對,明年應該可以看出一些結果(例如金融機構的倒閉),而中國跟台灣一起加入WTO後,中國很可能成為台灣科技公司的Home Market(本土市場),台灣很有機會建立通路和自己的品牌,也會開放很多機會。

**詹宏志(PChome集團發行人):
10個新上海, 就等於一個老日本……

**中國從改革開放以來,對全世界帶來的影響,是做為一個「生產要素」被考量的,中國有各種便宜的人力、便宜的土地,只要跟土地、人力有重要關係的所有產業,就變成一個有很大吸引力的磁場。
不過在過去的3年裡,中國愈來愈明顯地展現出它不僅是一個生產要素的提供者,也是一個消費市場,如果中國產生10個像上海一樣的城市,它帶來的影響,就相當於世界消費市場出現了一個「新的日本」,如果有25個城市生活水準跟世界相當,就會出現一個跟美國相當的市場,所以這件事當然會引發世界品牌爭先恐後到中國,因為這個市場會為企業帶來成長的想像力。
這次我們在美國《商業週刊》的排名中可以看到中國移動進入世界前10強,已經是一個新的表徵,在這之前中國大陸沒有一個企業能進榜,如果未來要從這個名單看出更多中國企業,我覺得也不令人意外。
台灣科技公司會扮演什麼角色?作為一個企業,它會以製造方式出現;還是製造管理的模式出現,成為供應鏈中一環;或者是走品牌路線,都有可能。要在成長的中國掌握機會,台灣公司有很多角色都能扮演,也許再5年的時間,台灣會變成「雙中心的消費交易市場」,不僅做全球運籌,另一個考驗是能否做中國運籌, 台灣過去的發展是依附美國的消費力量,透過為它服務,而得到自己的力量,透過世界最強大的服務,來得到自己的成長。如果中國能成為第二個重要的消費市場,僅次於美國,就一定就會成為全球各公司爭相服務的對象,台灣也是一樣,不可能不在裡面扮演一些角色。

**吳敏求(旺宏電子總經理):
等中國Get Ready, 台灣就失去機會!

**
旺宏最大的市場在日本,80%市場集中在台灣以外的地區,所以這10年來,跟台灣的公司合作並不頻繁。原因是我們一直認為「誰能創造系統,誰就是合作對象」,換句話說,如果將來中國能創造自己的系統、品牌,那麼無可避免它一定會是旺宏合作的對象,我們過去做的,已經反映將來我們會怎麼做。
很多人不管做不做得到,都要到中國去創造第一個品牌,或是讓中國變成佔有公司營收很大百分比的市場。這個事實已經存在,只是中國現在還沒有這個能力,市場呈現真空的狀態,如果我們不進去佔據位置,等中國ready了,台灣的機會會不見。
中國展現的是一個機會,因為如果你是真正做研發的,你會發覺你現在在台灣的後端生產能力一樣可以在大陸實現。我有很多朋友在大陸設廠,它的生產力已經不輸於台灣;第二個,他現在不需要帶自己的管理師到那邊去了,過去我們一直很驕傲台灣有很棒的管理師,但現在中國愈來愈多的local管理師,他們更便宜,可以做一樣的事。這樣的訊息代表什麼?如果真的朝雙中心發展,美國和中國的模式不同,如果是要經營中國市場,台灣必須投資長期的研究發展,創造新的模式,來造成對中國新的影響力,如果我們不能及早提出來的話,中國市場對台灣的機會就會消失。

**李聰結(威盛電子副總經理):
不悲觀前途, 但憂慮關鍵人才……

**
大家雖然擔心兩岸的發展,但北京辦2008奧運已經確定,未來8年兩岸間和平的互動是可預期的,多數人擔心台灣公司投資中國,會對台灣本土企業的投資產生資金排擠的效果,但我不悲觀。假如我們能真正掌握「台灣設計接單、大陸製造、全球布局」的模式,對整個台灣經濟來說會比較樂觀,其實不需要太悲觀,我們絕對相信台灣是一個很好的設計研發重鎮。
舉例來說,我們到美國去拜訪客戶,有些在德州、有些在加州等等,分散在各地,以出差一星期的時間,能拜訪的客戶有限,到中國也是一樣,地廣、公司距離遠,從北京、上海到深圳,能夠真正接觸的客戶很有限,台灣的好處就是從新竹以北的地方,客戶幾乎在一小時之內就能拜訪完,很多國外通訊或製造廠商其實都會來check台灣的動作,以掌握市場訊息,所以台灣其實具備很好的天時地利的條件,只有人才無慮,台灣其實有很好的競爭力。
台灣現在最強的競爭優勢是什麼?是半導體業,中國大陸最需要台灣的也是半導體業,現階段如何吸引外資、再加強,是最重要的。未來發展,人才結構性的問題必須有效解決。
新竹科學園區有將近10萬名人才,但這是經過長時間累積的,或許現在需要的只是關鍵性比較欠缺的那1萬人,但現有機制卻讓它無法往前推演。
台灣公司和全世界任一家公司都會競爭,也有可能合作,競爭、合作這個態勢對產業、國家來講,都會是常態,所以與其競爭不如合作,但如何在合作中掌握自己的優勢,不斷持有,才能確保這個競爭是個良性的競爭。

**谷月涵(月涵投顧總經理):
你要「大中華」, 我選「大台灣」……

**
以前我就說過,不要看「大中華」的經濟,而是看「大台灣」的經濟,因為經濟的走勢並不是台灣、香港加中國,而是台灣做為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協調角色。
因為台灣在製造上的能力很細緻,本身已經有很多的優勢,而且美國企業也清楚要由他們自己力量進中國市場,是很困難的事情,不過台商早就學會做中國市場,就是把工廠都集中在一起,像東莞、昆山這些地方,台商都聚集在一起,不論進口原料,或是跟中國本地業者資源的取得,他們都已經形成不錯的上下游關係,效率高、品質好,所以要做大量的產品,只有台灣有辦法承接下來,這是台灣比較樂觀的地方。
「大台灣」的另一個概念是,台灣可以主動出擊,擺脫純代工的模式,來經營中國市場。過去,為什麼台灣只能做代工的生意,為什麼想要做品牌都做得很辛苦,首先是台灣沒有自己的Home Market,因為地理和文化的隔閡,台灣沒有辦法控制的行銷通路,也缺乏美國、歐洲、日本市場敏感度。所以只能訂單下來就照做,靠Dell、Compaq等其他公司管行銷通路、品牌,但中國就不一樣了,大陸讓我們擁有Home Market,又有可控制的通路。要達到那步田地,台灣最缺的就是做自己品牌的人才,我們比較需要像詹發行人這樣「沒有出息的男人」(指文法商人才),做出很強的市場品牌、行銷通路。
統一企業在大陸學到的教訓是,它發現它做速食麵、飲料,無法符合當地人口味,南京口味和蘇州口味完全不一樣,和上海的又不一樣,企業要如何快速反映市場,便成為經營中國市場的竅門。但今天像歐美公司要進去,它們吃的苦頭會比統一更多;就像吳總經理剛說的,研發能力很重要。大陸現在還是一塊空白的市場,在那裡可以重新建立起一個市場,建立自己的品牌和通路。
舉另一個例子,大陸稅法、公司法有嚴格省籍限制,上海公司到北京設廠,繳的稅還是繳到上海去,省政府對外地的公司有很多限制,所以大陸很少有全國的品牌。但是外來的公司就不受限制,它是境外的控股公司,像是威盛可以成立威盛上海、威盛廣州、威盛北京,各地的威盛都像是一個地方總公司,把它做成全國性的品牌,這就是台灣公司的優勢,也是台灣的機會。
台灣如果能發現自己在中國市場的潛在優勢,台灣也許就能更擺脫經濟循環的動盪,台灣公司競爭力將今非昔比……。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