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界分工看,現在是台灣的絕佳機會

2001.05.01 by
數位時代
從世界分工看,現在是台灣的絕佳機會
Q:國碁併購台灣國際標準電子土城廠的緣起? A:過去一年多來,國碁亟思跨入通訊領域,也投入研發人力,剛好遇到阿爾卡特調整全球策略,處分製造...

Q:國碁併購台灣國際標準電子土城廠的緣起?
A:過去一年多來,國碁亟思跨入通訊領域,也投入研發人力,剛好遇到阿爾卡特調整全球策略,處分製造方面的事業,因此雙方有了初步的交集。
對國碁來說,客戶關係是很重要的突破,直接承接土城廠的業務,可以在既有的客戶基礎之上發揮,阿爾卡特也承諾我們一定的訂單,縮短我們進入這個產業的時間。
對阿爾卡特而言,這樣的作法長期來看符合它專注核心事業的目標,短期上也達到穩定貨源的效果,雙方各取所需。廣義來說這是一樁M&A的案子,但其實我們不只是買賣關係,而是合作伙伴。

Q:併購過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難?
A:如何創造雙贏局面。其實這種合作關係早有先例,並不創新,但是雙方如何在取捨之間取得平衡點,並產生1+1大於2的效果,這是最困難的。我們和阿爾卡特前後談了將近一年才搞定。
我們也必須安撫土城廠的員工。許多工作近20年的資深員工,很難適應突然換東家的事實,甚至擔心國碁接手後會把他們解雇。我們不但要用誠意消除疑慮,也要鼓勵他們接受未來挑戰。
現在看起來,我覺得甚至是「三贏」,因為土城廠的員工也是贏家。我們5月買新機器,開闢2條新生產線,還要增加人手,一片活潑氣氛,員工也受到刺激。

Q:業界質疑阿爾卡特以低價搶得中華電信ADSL標案,國碁是否還有利可圖?
A:去年國碁出貨25萬台,今年預計出200萬台,我要強調,兩者經濟規模不同,生產25萬台和200萬台的成本結構也有異。只要把126.7萬門訂單做合宜調配,毛利率可以維持一樣的水平。
國碁過去在業界從來不以價格取勝,也不會犧牲利潤換取業績,但還是有很多廠商願意和我們合作,因為我們提供更多加值服務,例如高效率與高品質。

Q:國基一路走來,產品曾經有三次重大調整,過程都很順利,其中原因何在?
A:我舉個例子。國碁最早做的是筆記型電腦電源供應器模組,等客戶定義好產品,並與通路商決定上市時間,我們和客戶從談規格、做樣品、試產、量產到交貨,只要3到6個月就可以完成,而且品質沒有問題,這不是每一家業者都做得到的。
其中原因有四。一是工程師素質好,研發品管能力強;二是我們擁有專業的經營團隊,管理效率高;三是我們擁有最好的客戶,全世界Top 10筆記型電腦廠商都跟我們往來,隨時掌握產品趨勢與產業脈動。
國碁的定位一向明白清楚。我們是高附加價值的製造業者,專業的ODM廠商,不打自有品牌,也沒掛ACER的標誌,憑藉高製造效率與嚴格的成本、品質控管,和擁有通路的最佳廠商配合。
當國碁在電源供應器做出口碑,跨到筆記型電腦數據機時,廠商會願意給我們機會。通訊領域的客戶雖然和電腦產業完全不同,但因為我們過去都是服務一流大廠,多少都有不錯的credit(信用),國碁一直在這樣一個正循環裡。

Q:你對最近寬頻產業趨勢的觀察?
A:台灣大部分廠商進入這個領域的時間都不長,國碁也是去年才踏進來,但是我們對未來的看法傾向樂觀。去年全球對寬頻數據機的總需求不若預期,因為通訊大廠普遍表現較低檔,但是從世界分工的角度來看,台灣可以揮灑的空間還是很大。現在國際大廠正在調減產能,正好提供台灣廠商一個機會。
如果頻寬的問題不能解決,會限制整個電子、通訊產業的發展,後端的內容應用也會被影響,不只國碁,很多人都等著看這個產業的蓬勃成長,希望盡快促成這件事發生。

Q:國碁現階段面臨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A:內部管理。過去5年中,國碁每年以50%到100%的速度成長,在高速成長的過程中,內部的人事與管理制度需要upgrade(升級)。

Q:來自外部的競爭反而不是最大問題?
A:今年的成長大部分在計劃之中,因此業績壓力較小。生產供應面上,除了台灣的新竹與土城廠,大陸中山廠也已度過練兵階段,可以大量承接訂單,經濟規模沒問題。
財務面更是穩健。上市時市場情況好,幾次辦理增資也順利,去年年底總資產70餘億元,自有資金超過50億,負債只有20多億,大部分都是進料的貨款。如果把手上的閒置資金拿去清償,可以完全做到零負債。不景氣的時候,這樣的財務結構算是十分穩健。

Q:今年的營收比重?
A:今年和和去年差很多。去年56K數據機佔60%,電源供應器模組佔30%,寬頻產品不到5%,剩下的是手機射頻(RF)模組。
今年寬頻產品起飛,超過30%,相對壓低其他產品比重,56K數據機降到45%,電源供應器模組降到20%,手機射頻市場應該會起來,提高到5%。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