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視野與產業創新

2001.03.01 by
數位時代
文化視野與產業創新
今天舉國上下似乎對「知識經濟」充滿了憧憬與追求的熱情,但以「國家創新體系」的觀點來看,我們至少要注意台灣當前面臨了一個不可忽視的陷阱(或瓶頸...

今天舉國上下似乎對「知識經濟」充滿了憧憬與追求的熱情,但以「國家創新體系」的觀點來看,我們至少要注意台灣當前面臨了一個不可忽視的陷阱(或瓶頸):文化視野與文化認同的問題。

**日本的工業創新

**
西方工業革命以來,東方唯一在工業創新(無論是家用錄放影機等產品創新或是看板制及時生產等的流程創新)可與西方分庭抗禮甚至後來居上的只有日本。而日本也是對自我文化認同最深刻、最執著的東方國家,此間關聯豈是偶然?
筆者常帶著研究生到日本京都參訪,細細深入探索這千年古都的唐朝古風意象;也浸淫體會了傳統與創新的微妙關聯。
如果你出了京都車站,只是在烏丸通大街走上大半個鐘頭,絕不見任何想像中京都的秀美。但是走著走著,你就會發現京都那獨特的內蘊秀色。
除了著名的京都御苑、二條城、東本願寺、銀閣寺、桂離宮、三十三間堂與清水寺外,京都的巷弄裏(如花見小路通)常有乍現的小建築、小庭院與小店讓你驚豔,駐足激賞不能離去。
小庭小院裏的細沙流水、盆插陶缽,一路迤邐湧現,但見神巧,不見彫琢。尤其東山地區的法然寺、知恩院等古剎、茶畹町的清水燒陶器與二年阪、產寧阪各色美藝作坊。悠遊流灠之餘,你很容易就能感應到生活人文,簡單、細膩、精緻、優雅、虔誠、信仰--為一種屬於京都的獨特東方生活美學素養。
1月14日的「弓引初」,全國的男、女青年著古典和服到三十三間堂參加考驗是否成人的射箭比賽。研究生們觀賞之餘不免感嘆「揖讓而昇,下而飲」的古禮竟在異國重現。
東山地區特別保留了京都這千年古都的許多人物遺澤與古蹟。如戰國武將上杉謙信的別墅、足利義政的書苑、北政所(豐臣秀吉夫人)的高台寺,均保存完好。許多日本各地的學生(從小學到中學),都由老師帶來拜觀先人的土地與先人的事蹟。

**從傳統養分中滋長

**
日本人的技術創新與設計創新,在在均充分表現他們的在地特性與從傳統養分中推陳出新的創造力。例如以Sony民生電子產品系統為代表的「輕薄短小」(miniturization)工程技術,正是反應日本地狹人稠、空間緊張的在地特性與消費者需求。以豐田為代表的「精實生產」(lean production),能以更精簡的廠房空間、庫存空間與更壓縮的製造流程時間,推出組裝品的流程創新,也反應了上述的日本特性。
攸關國家競爭力發展的創新價值(Innovalue),其實植根於一國的國家創新系統(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除了產業、學校、研究機構與政府,均對國家創新系統的建構各負責無旁貸之職外,更重要的是該國社會與人民,有無強烈清晰的時空定位聚焦與自我文化認同。

**智慧開端在認識自我

**看日本人從小就在社會教育與學校教育過程中,涵養吸收本國在地的文化與典章養分,並打造清晰的時間軸線與空間座標。知道自己的所來處,知道自己現在在哪裏——這樣是不是使得他們更有信心、更篤定未來要創新到哪裏去!
認識自我除了是智慧的開端,更是創新的起點!如果我們的台北名廈取名「艾菲爾」,如果我們無論在思想與制度上,老是拿大西洋海圖在台灣海峽找航路,一點毫無歷史感與空間感的自我知覺,那麼我們的「創新價值」前景是堪憂的。
如何加緊讓我們的年輕一代克服文化落差(cultural divide),有更清晰、更聚焦的在地時空視野與文化定位,恐怕是國內「創新工程」最關緊要的一個環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