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女孩轉戰網路CEO

2001.02.01 by
數位時代
叛逆女孩轉戰網路CEO
大學聯考那年落榜,來自家裡的壓力,讓她更加反叛,拒絕重考,靠著打5年零工,用所掙得的錢,到美國半工半讀,後來到英國完成碩士學位,回台灣後進入...

大學聯考那年落榜,來自家裡的壓力,讓她更加反叛,拒絕重考,靠著打5年零工,用所掙得的錢,到美國半工半讀,後來到英國完成碩士學位,回台灣後進入新竹園區工作,等到網路崛起,她看到新的機會,驟然放棄年薪百萬的工作,投入新事業。
「只要夠努力,dream will come true.」留著一頭短髮,作風豪爽的黃瓊賢,雖然沒有順遂升學,卻靠著自我信念的堅持,一步步達成目標。

**看透了世態炎涼

**
見慣世態炎涼,即使背負名校落榜,親友指點的壓力,黃瓊賢還是堅持走自己的路。她說父親一生從醫,自有記憶以來,家中就熱絡異常,她常有一群佣人呵護,後來父親投資失敗,賠上大筆金錢,旁人冷嘲熱諷,讓黃瓊賢不識滋味,當時讀北一女的她,是父親最大期望,殷切希望她能繼承父業,一舉考上醫學系。
面臨家道中落,黃瓊賢一心只想趕緊賺錢養家。沒考上大學的她,開過計程車、當過油漆工、餐廳裡洗盤子、也曾經在高速公路上的分隔島拔草,只想為家裡盡點棉薄。
「必須要成為something,才能夠幫助家裡。」黃瓊賢拿著五年來省吃儉用,儲蓄下來的十幾萬元,本來想創業好幫助家裡渡過難關,但一個高中畢業生,訓練或經驗都不夠,要怎麼開始?
「好歹也要大學畢業」,受到家人鼓勵,黃瓊賢就把出國讀書,當作自我投資。 「相信自己做的到」,從苦學英文的態度,可看出黃瓊賢強悍的堅持。她笑著說,當她隻身前往紐約讀書時,頭兩個星期連一句英文都不會說,更何況修得是難懂的管理科學系(Management Science)。
於是她狠下心來,強迫自己不說中文,用英文寫日記、用英文思考、甚至喃喃自語的時候,也用英文,整整持續兩年,不曾間斷。 不是只有強硬堅持,黃瓊賢也常易地而處。
從英國唸完碩士後,她回到台灣的第一份工作是做終端機的台灣慧智,然後又轉到做網路卡的致福,雖然行銷原理一致,面試前,黃瓊賢還要先下功夫收集資料,研究各公司產品特性,才敢去面試,但為避免新東家與舊東家,產品對打,當她換工作時,特地選擇不同性質的公司。
美國不設限的自由,讓求學時的她,學會接納他人看法。當她辭去令人稱羨的高薪工作,成立土豆網時,很多人質疑她為什麼放棄高薪,或是懷疑她的創業方式,她都仔細凝聽,做為行動參考。
她說,解嚴時期的台灣,每個人都有一條軌道,出了軌道才能自由,但是美國連「軌道」都不存在,這讓她在思考事情時,能更加包容。 不過,黃瓊賢也曾為放任的社會價值感到不適。
她回憶剛到美國在路上親眼目睹真槍實戰,路人在躲藏後就若無其事走開。美國社會司空見慣的事情,讓黃瓊賢感到不可思議,也讓她決定完成學業後,就回台灣就業。
過去在園區做行銷時,面對外國顧客時,只需要語言表達能力,但今天扮演經營者角色,黃瓊賢面臨許多新的問題,頭號大敵是人脈不足。「如果當年在國內念大學,人際拓展上會比較容易」,黃瓊賢感慨地說,國內大學雖然學風保守,但是畢業後,學長學弟間有一種特別的親切感,職場上容易相互扶持,對人際關係的延展,有相當大的裨益。所幸,過去在園區所累積的部分關係,可稍免除黃瓊賢從零做起的徬徨。
另一個新課題,便是財務管理。曾經不看報表,不管財務的網路公司開始泡沫後,黃瓊賢警惕自己要學著成本控管,除了依賴求學時代所學的概念外,她自己也私下不斷向會計界的朋友討教,做好學習工作。 控制脾氣、與工程人員溝通程式內容、懂得放手等等,也都是黃瓊賢現在必須努力的範圍。
「以前當人家的部屬時,下班還可以罵老闆,」現在所有的壓力都在她身上,而員工間融洽氣氛,卻是她工作愉快的最佳動力。 擺脫老闆架勢,黃瓊賢不計形象與員工同樂,因為「員工才是真正的老闆。」
土豆網的尾牙上,員工男男女女都在水杯上留下口紅印,要黃瓊賢猜唇印主人,結果她一個也沒猜中,被員工以拿椅子半蹲在餐廳內做為處罰,口中還必須高喊著「對不起,我太笨了!」
黃瓊賢非但沒生氣,反而爽快接受,「只不過好幾個月都不敢再上那家餐廳了」她開懷地笑著。 B2C市場在台灣猶待開拓,再加上蕭條氣氛濃厚,網路經營之路更加艱困。黃瓊賢以求學態度的毅力,和不斷學習社交等新課題,來因應不景氣的一年,她始終認為,「Nothing is impossible.」。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