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溉台商心靈的2顆種子

2001.02.01 by
數位時代
灌溉台商心靈的2顆種子
優質生活安定員工人心對許多台灣婦女來說,企業到中國投資,似乎是一場惡夢。 也許要承受分隔二地的不安,也許必須面對陌生環境的不適應,「大家...

優質生活安定員工人心

對許多台灣婦女來說,企業到中國投資,似乎是一場惡夢。 也許要承受分隔二地的不安,也許必須面對陌生環境的不適應,「大家都有種不安定的感覺,」東莞台商育苗教育基金會執行長聶良知,原本在台北一家企管顧問公司工作,先生正是台商,看多了企業到中國所引發的社會問題,因此決定接下基金會執行長一職,從教育著手,改變東莞的生活氣氛。 基金會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協助東莞子弟學校的建校工作。找企業贊助、協調工程進行,甚至奔波與兩岸教育主管單位,討論可行的運作方式,總算在2000年10月正式開學。 然而,學校只是一個起點。 台商帶動了東莞經濟發展,但在當地,許多民眾對台商的印象不佳。暴發戶、傲慢、都是常聽見的形容詞。「台商要學著跟當地互動。」聶良知表示,畢竟台商還是立命在別人的土地,學校正好提供了一個管道,從親善訪問活動、成立家扶中心,幫助當地小朋友就學,都是互動的開始。

**優質生活的起點

** 「我們希望促進健康生活圈的形成,」聶良知說,許多台商飲酒尋歡的行為,往往是因為缺少好的「生活」環境。她指出,在中國主要城市排名裡,東莞經濟實力排第三,生活品質卻是第17名,因此基金會將以學校為中心,推動成人教育的推廣。 配合現有資源,基金會與學校推出媽媽音樂教室、插花班、電腦班等課程,也邀請專家學者演講,如政大教授鍾思嘉談「親子EQ」的話題,另外學校將逐步開放圖書館、游泳池,不定期安排藝術表演活動,種種作為的目的,就是幫助台商形成另一種生活型態。 隨著校務的穩定,從2000年底開始,基金會積極連繫東莞轄區下31個台商協會,預計2001年春天開辦企業管理課程,主題鎖定在經驗分享、新經濟及電子商務應用等管理課程。 基金會的力量也許有限,但聶良知希望,台商可以開始學習放慢腳步,認清生活的真正目的。

改善教育安定台商家庭

在東莞的台商常說,台灣幹部難找;但台灣員工也有話,不是排斥,而是無法安頓家庭,特別是小孩教育問題。 整隆電子副總經理袁光耀就有深刻的感受。1994年,袁光耀帶著家人一起過來,由於東莞幾乎都是工業廠房,外在環境不安定與文化差異,小孩只能每天待在廠裡,幾乎沒有同年紀的朋友,加上資訊落差,每當回到台灣,小孩很難跟表兄弟玩在一起,「小孩跟我抱怨,說我讓他童年消失。」袁光耀談到這段過程,難掩為人父的無奈。 袁光耀不是唯一有這樣困擾的台商。 「讓家庭能圓天倫夢。」就是這個理由,原本在中華民國童子軍協會擔任秘書長的吳燦陽,被當時東莞台商協會會長葉宏燈說服,在年近退休之時,到陌生的東莞出任台商子弟學校校長。 位在東莞中堂鎮的台商子弟學校,是第一個以台灣學生為招收主體的學校,1995年起便積極爭取成立,但因兩岸意見紛雜,直到1999年底才獲准籌建,2000年10月正式開學。

**教課也教生活

** 學校現有七百多名學生,近160名的教職員,學制由幼稚園延伸到初中,採取五天住校模式,除去政治敏感部份,課程內容跟台灣教材相同,老師也從台灣聘用;白天正常課程外,晚上還安排鋼琴、舞蹈等各種才藝課程,「我們要培養學生生活能力,」吳燦陽談著他的教育理念。 在東莞台商熱心贊助下,校內擁有200部電腦及專線,配合每周至少兩節的電腦課程,所有學生都有e-mail帳號。台商子弟學校的電腦教學,已成為廣東省許多教育單位學習的對象。 問起最辛苦部份,吳燦陽說,「忙著安頓學生情緒。」除了原來就讀學校的差異,有人長期與父母分隔,缺乏安全感,有些較早來東莞,所聽所見都是大人的世界,變得相當社會化,吳燦陽說,甚至有國三的學生會替父親代班主持經營會議。 加強與當地互動則是學校另一個重點,「讓學校變成兩岸握手的地方,」吳燦陽說,過去兩岸已有太多誤解與衝突,也許教育是在經濟交流之外另一個弭平隔閡的機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