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中國變變變

2001.02.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中國變變變
如果有年輕朋友問我,這個月有沒有精彩的文章或書籍應該推荐給他們閱讀,我想我會毫不遲疑地推薦王永慶先生1月7日於各大報登載的萬言書——《從(台...

如果有年輕朋友問我,這個月有沒有精彩的文章或書籍應該推荐給他們閱讀,我想我會毫不遲疑地推薦王永慶先生1月7日於各大報登載的萬言書——《從(台灣)當前困境談紓解之道》。因為該文對於台灣經濟早期如何起飛,中期如何避免重蹈日、韓金融風暴之覆轍,乃至於後期如何因「戒急用忍」而陷入今日之危機,均有詳細而具說服力的描述。為免讀者向隅之失,我在此先做一番重點的摘要。
台灣地狹人稠,缺乏天然資源,內需市場又小。早期因工資低廉,有賴窮苦出身的國人發揮勤勞樸實的精神,從事多樣化的加工產業,諸如紡織、塑膠、以及各種五金配件等之加工用品推銷到國際市場,形成市場經濟的經營能力,經過三十多年的努力,產業規模逐年擴充,經濟蓬勃發展,工資及生活水準不斷提升,由貧窮國家變成富裕國家。

**知識及科技差距縮小

**
但到中期階段,由於國內工資成本的大幅提升,鄰近諸國在後面加速追趕,挾其不到10%的低廉工資優勢條件,鯨吞蠶食國際市場,造成台灣經濟持續發展的重大威脅,然而台灣未步入日、韓後塵惡化成泡沫經濟的主要原因在於:因為台灣經濟發展所仰賴的中小企業,對於外在環境的反應十分靈敏,在島內工資不斷提昇的十年當中,已經有大約十萬家台商遷移到大陸各地,利用當地的廉價工資繼續經營,以其獲利維持台灣經濟繁榮。日、韓無法如此乃因台灣與大陸同文同種,風俗習慣大都相同,台灣所產各項原料,得以依存於遷移大陸的台商,形成唇齒相依的關係。
到了1990年代後期,由於資訊科技發達,知識傳播快速,後進國家得以加快拉近與先進國家的知識、科技之差距。再挾其低廉工資的優勢,已經日漸具競爭力。特別是大陸隨著經濟改革開放,當地個體戶大量興起,取代了部份台商業務,也直接影響到台灣原料出口的市場,因而威脅到台灣的經濟發展。於此同時,台灣當權者卻志得意滿、黑金治國,不思經濟改革,獨尊「戒急用忍」,造成政治粗糙、社會失序,競爭力大為削弱。幸賴電子科技業產生了重要替代作用,維持了經濟的成長。
但電子科技業並不能長期「一枝獨秀」地發展,仍需要其他產業的搭配。長遠觀之,電子科技業基於成本考量,「外移」亦在預期之中。屆時台灣將面臨「產業空洞化」之困境,絕非危言聳聽。
王永慶先生呼籲新政府從政治和解著手,就「一中」問題取得共識,加速開放「大三通」,協助指導廠商爭取有利先機,前往大陸投資,用擴張版圖的盈餘,做為台灣「產業升級、吸引外資」的活水源頭。綜觀王先生的看法,應是與李遠哲院長「地球一村、和平發展」的理念相通的。如果因為少數政治人物偏狹的意識型態,而把台灣經濟逼入萬劫不復的生存死角,又豈可謂之「順應民意,為老百姓謀福利」?
台灣羨慕美國的經濟實力,可以努力迎頭趕上。舉凡科技化、法治化、教育化等,我們都能因用心追上。但是美國廣大的內需市場,卻是我們永遠沒有辦法「製造」出來的。偏偏一個健康的內需市場又剛好是創新科技產品最重要與最方便的溫床,這也是美國維持高知識創新的重要原因。

**如何加強創新及速度?

**
台灣的數位科技、網路資訊業者要想利用創新及速度,在全球經濟競爭中成功存活,最迅速有效的做法就是充份利用大陸市場做為「實驗室」。一個60倍大(以人口比例)的市場中必然有更多的空間讓創意生存、茁長、及開花結果。因此兩岸三通與和解不只意味傳統的解套,也是網路產業重要的未來希望。蕃薯藤執行長陳正然即表示:「蕃薯藤完善的技術團隊,在台灣無法發揮影響力;但是樣樣落後、追趕神速的大陸,反而是電子商務發大芽的沃土。」
網虎中國總經理曾啟柚則更直接了當地指出:過去外商經營中國市場的策略是「全球思考,當地行動」(global think, local act)。把在世界市場已經標準化的產品「小修改、加入中文部份功能」後引進中國。但是今天的外商卻漸漸傾向「中國思考,全球行動」(Chinese think , global act)。把在中國開發的產品修改後再推到世界其他市場。這個改變的基本原因就是13億消費者的市場足以界定大部份新產品的「世界規格」。(見《數位時代》第19號<8歲中國vs.55歲台灣>一文)
位於中國北京的中關村海淀園,在100公里的直徑範圍內,擁有北大和清華等73所高等學府、200多個研究單位正在全力發展軟體及網路之腦力密集產業,吸引全國一流人才,冀圖創造一個「世界信息產業基地」。街旁有一個巨大的看板寫著:「發展知識經濟、建設中國硅谷」台灣軟體及網路業者們,冷靜地做一個SWOT分析,決定下一步怎麼走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