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過後,是否仍有西南氣流?

2000.09.01 by
數位時代
颱風過後,是否仍有西南氣流?
全球沒有一個股票市場,只會上漲,不會下跌。但是即使一個下跌的股市中,也會有抗跌,甚至上漲的企業。一個上漲的股市中,也會有逆勢走跌的公司。 ...

全球沒有一個股票市場,只會上漲,不會下跌。但是即使一個下跌的股市中,也會有抗跌,甚至上漲的企業。一個上漲的股市中,也會有逆勢走跌的公司。
關鍵點,在於這個企業所在的產業位置,是否仍處於世界性景氣的上升趨勢中;而這家企業的經營團隊與策略,是否仍跟您買這家公司股票時一樣。如果基本面沒有任何改變,您甚至可以選擇加碼買進股票。
3個月的下跌,其來有自。因為政權轉移,造成了國內大額投資者憂慮「被整肅」的「資產重分配」;因為網路股的買氣耗竭,造成全球法人對「TMT」(科技、媒體、電訊)投資組合的快速減碼;因為台灣科技類股上漲時間、幅度皆大,獲利者逢高了結;新內閣上台,該整合的財經政,出現荒腔走板的各說各話,都是原因。股市的大幅度回檔,說明是「中長線獲利了結賣盤」與「短線搶反彈買盤」的對決,反映的是「基本面不確定」的「共識」,3000點的跌幅並不意外。重點是:經過5個月的下跌,它還會不會下跌?

**是否仍跌跌不休

**要求得答案,仍然必須回到基本面!如果基本經濟環境檢定,仍然海闊天晴,賣掉的買盤仍會重新回到股市;但如果是經濟惡化已成定局,反彈後,長線賣盤仍會紛杳而來,畢竟持股2年以上的科技股持有人,仍是倍數獲利者。
檢視大盤,台灣基本面惡化的公司愈來愈多。很重要的原因是:相較龐大的傳統產業股本(營建業動輒上百億),台灣的內需市場規模太小,無法承載企業成長需求。過去這些企業泰半靠土地與營建的週轉獲利,如今時移事往,房屋求不應供(台灣),企業面臨的是轉型、合併亦或破產的終極命運。
可惜的是,除了華新麗華、遠紡、裕隆、新光等集團,嘗試多方轉型,台灣大多數傳統公司仍然固守本業,更糟的是:仍然想運用既有的經營老路——「政商關係」與財務操作,來延續企業生命,工商三大老要求總統動用3000億資金「護盤」傳統產業公司,就是極其荒唐的例子。根據財政部8月資料統計,銀行整體不良放款高達8500億台幣,逾放比例5.93%,雙雙創歷史新高,相較電子業手中滿滿賺來的現金(台積電、聯電、華碩、仁寶都超過百億),這些高負債比的企業,以及放款給他們的銀行,長期都將陷於日本式的惡性循環中。

**不連續競爭的創業模式

**

傳統產業發愁,科技業卻是士飽馬壯。台灣的科技產業,已經孕育了一種「不連續性競爭」的創業模式。他們的前仆後繼,使台灣在90年代後,每次都能抓住世界市場的科技突破機會,衝浪單一產業3~5年的高成長期。在「不連續性競爭」的小型戰役中,台灣能掌握利基市場的爆發力;在大的典範戰役中,台灣也出現了引領風潮的明星,例如「晶圓代工」的台積電,以及「標準整合」的威盛電子。
根據Dataquest預估,晶圓代工的景氣,將直到2002年全球12吋晶圓廠順利投產,才能產銷平衡,相較DRAM附屬於PC景氣的大起大落,代工範圍散布於汽車、通訊、家電、電腦的台積電,迎接的是更長、更穩定的繁榮;而且即使新產能開出,領先設廠的台積電也是最大得利者。目前台積電的「代工」,已成為台灣最具競爭力的商業模型;而它成長的盡頭,要放到10年以後。
威盛則是另一條路線的代表。在電腦工業成熟的末期,它巧妙運用「整合方案」(既升級、又能降價)的產品,自己建立了主流「派系」,將身陷於「創新兩難」(innovation dilemma,是要追求過去成功的「效能至上」?還是投入曾反對的低價主流?)的Intel擺脫在後。這種洞悉產業趨勢,加上科技實力與財務規劃,使威盛居然在產品生命週期末端的PC工業,賺得大筆現金。有了金牛,它的下一步策略,則是發展資訊家電(IA)的CPU。威盛企業成長佈局一環接一環,呼應著每月創新高的營收數字,難怪台股大跌3000點,它的股價幾乎毫髮無傷。
台積電與威盛,它們的基本面,都剛走到世界認可的窗口。而由它們的發展,您大概也可以發現,資訊家電,將是台灣下一個「不連續性競爭」的機會點。華碩、台達電、仁寶、鴻海能否轉型?將是決定它們能否有二次成長曲線的關鍵。
唯一待觀察的,就是陳水扁政府能否儘快打造他的第一次「成長曲線」,統合財經政策、揚棄「大有為」主導心態,因為這是台灣鑲嵌入「全球化經濟」的唯一障礙。至於傳統產業公司,除非它們決心「斷指自救」——像大多數美國道瓊指數的大公司一樣,我們不必多做期望。
9月份,是您該用心選股的月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